【热点互动】美国政府关门持续 边境墙争议如何解?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1月19日讯】【热点互动】美国政府关门持续 边境墙争议如何解?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1月18日,星期五。

美国联邦政府部分的政府关门已经进入到第28天了,创了历史记录。川普民主党人在边境建墙问题上一直僵持不下,双方都没有退让的迹象。这影响到80万名联邦雇员拿不到薪水。川普已经表示,不排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而另一方面,中国网民看到的是,美国政府要动用预算的0.1%都如此困难,而中共的领导人却可以不受限制地大笔撒钱。

如果双方一直拒绝让步,美国政府关门是否会持续下去,边境墙争议的背后折射出什么样的价值观分歧?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此问题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夏小强先生,夏小强先生您好!

夏小强: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两党在政府关门议题上最新有一些博弈,我们来看新闻。

川普周四向佩洛西致信,告知她访问比利时、埃及和阿富汗的七天出访行程已经被推迟。

川普在信中说:“由于政府停摆,我遗憾地通知你,前往布鲁塞尔、埃及和阿富汗的行程已被推迟。我们会在停摆结束后,重新安排这七天的出访行程。鉴于80万美国劳工仍无法拿到薪水,我确认你会同意,推迟这一公关活动是完全合理的。”

川普说,他认为佩洛西在此期间更应留在华府,与他磋商如何解决停摆问题。

川普发出信件后,载着佩洛西出访团队的空军巴士回到国会大厦前,有工作人员被拍到从车上下来。

川普发信前,佩洛西这次出访的消息并未对外界公布。按照传统,众议院议长对外访问通常是乘坐美国军机。而总统作为美国三军总司令,有权向任何一架军机下达禁飞命令。

川普在信中表示,佩洛西有权选择商用航班,继续执行出访计划。

就在周三,佩洛西向川普致信,建议川普把原定于本月29日的国情咨文演讲,推迟到政府停摆危机结束后。目前,美国政府部分停摆已经进入第28天。

周五早上,川普再发推文说:“南希•佩洛西和其他民主党人为什么要出游七天,而80万伟大的民众却拿不到钱。”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这个问题上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观看我们的直播,我们也希望听到您对美国政府停摆的看法。

田园博士,我想第一个问题先问问您,我想很多人现在都有一个问题,如果双方一直不退让,川普坚持要边境墙的拨款,而民主党坚持不给,美国政府停摆难道会无限期持续下去吗?到底有什么摆脱僵局的办法呢?

田园:就像您刚才提到的,这一次美国的政府部分关门已经是历史上最久的,已经达28天,虽然目前大多数的美国人对政府关门其实没有任何的感受,可是已经有一些经济部门还有一些个人都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程度,其中影响最大的当然就是联邦雇员,据说联邦雇员有80万人处于待在家中,没有工资;政府的合同工也是很大的一部分,有很多的公司都是跟政府做生意,他们的员工其实就为政府工作,这部分人也受到很大的影响;还有一部分受到影响很大的就是贫困人口、领取粮食券的人,虽然目前为止粮食券并没有不给这些贫困人口,但是如果再继续拖下去,真有可能出现这个情况;最后一种是美国政府联邦机构有小企业局,小企业局给美国小企业贷款,小企业局现在也处于停摆状态,这些企业拿不到贷款很有可能会触发欠债还不了,出现倒闭的情况。这些人对政府关门,他们的感受会越来越难拖下去。

所以我个人认为,政府停摆的话,真的是对于双方来说,不管是总统还是左派都是很大的考验,我个人认为可能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因为政府的合同工、领取粮食券的人口和联邦雇员等,这些人都是民主党的忠实支持者,估计他们会给民主党施加压力,让民主党回到谈判桌前和川普总统谈判。

在这种情况下,川普总统的要求非常清楚,他要将近60亿美元来兴建边境墙,民主党如果能够和总统谈判,大家可以商洽出来一个数字,大家都可以同意,比如分成若干期来建墙,而不是一次建成。这是一种可能性,但是我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大家可以看到现在左派团结一致,口径一致,就是一定要反对川普,所以第一个谈判的可能性比较低。

第二种情况就是川普总统可能会走出一着棋来,今天下午大家也看到川普总统曾经发推文说,明天将在下午3点钟的发表一项主要讲话。我个人猜测,觉得川普总统可能下一步棋就是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接壤的这些州宣布紧急状态。宣布紧急状态其实是一种破局的大举动,一方面可能会使民主党有更多的动力回到谈判桌进行谈判;另外一方面,如果民主党坚决不跟总统合作,川普总统确实可以动用紧急拨款来兴建边境墙。

主持人:谢谢田园博士。我想既然谈到紧急状态,问一下夏小强先生。我们看到川普在推特上说,明天下午3点钟有重大宣布。川普的重大宣布,您是否同意田园博士的猜测?如果您也认为是紧急状态,那么到底国家紧急状态是什么意思,他宣布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状态或者后果?请跟我们谈一谈。

夏小强:我同意田园博士的看法。我觉得明天下午很有可能川普总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因为现在我们看不到解决这种危机的另外一种方式。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1976年当时任总统的福特签署的,在全国紧急状态下,总统拥有136项的权力法案,包括没收财产、发布戒严令、控制通讯和交通,甚至派兵、驻兵,向国外派兵,还有控制企业的生产等等权力。1976年发布《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之后,迄今为止在美国历史上已经有超过50次的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所以并不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可以说是常态,比方在“911”发生之后,当时小布希总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到现在还维持,因为欧巴马仍然延续这种紧急状态,作为反恐战争的法律依据。所以紧急状态是很有可能发生,很有可能川普利用紧急状态抽调军费来建墙。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既然夏小强先生谈到紧急状态,他说抽调军费。我想问一下,如果川普宣布全国紧急状态,到底这个举动如何能够帮助他达到要建边境墙的目的,民主党会作出什么回应呢?

田园:如果总统在边境州宣布紧急状态,一方面确实可以直接达到总统想做的这件事情,比如调动军队,调动国民警卫部队,他还可以支配用于紧急状态的资金来兴建边境墙,这一点他是可以直接做到的。

第二方面,我刚才提到如果他真的宣布紧急状态,民主党如果看到这种情况,边境墙真有可能建成的时候,可能会有非常多的反对举动,举动之一就是要在这些受影响的州提起法律诉讼,针对总统的《紧急状态法》提起诉讼,极有可能提起诉讼的州是加州、亚利桑那州、德州和新墨西哥州,这些州都有可能。

加州是左派非常集中的地方,发起针对川普的诉讼概率是很高的,可以说100%他们一定会这么做。提起诉讼之后,因为是联邦的案子联邦法庭要审理,如果案件审理之后,联邦法官发出禁止令,那么川普建墙的行动可能就会受到阻止。

还有一种情况,如果这个案子在德州或者亚利桑纳州审理,这两州的法官相较于加州的法官来说还是比较公正的,这样,川普在这两州如果提起诉讼的话,川普也有获胜的可能性,那么边境墙也许可以接着建下去;还有另外一方面可能提起诉讼的是针对川普动用资金来建墙,这也可以是民主党发起反对行动的口实之一。

主持人:就是说,至少川普这样做是破局的举动,有可能部分达到他的目的,但是或许也有一些政治后果。是这样吗?

田园:肯定是这样的。如果民主党愿意和川普总统回到谈判桌前来谈判,大家把事情都摆清楚,在西南部边境的问题上究竟现在有什么严重的情况,非法移民到底对美国的经济带来什么样的损害?然后是帮派犯罪的问题,这些事情都要拿出来讨论,然后大家要权衡利弊,最后决定是不是要妥协,然后决定是不是要在美国边境建墙。这是美国政治体制的基本做法。如果左派不是出于对川普总统毫无理由、毫无目的地仇恨而反对川普的话,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大家回到谈判桌前把事实讲清楚,然后通过谈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如果民主党不愿意和川普总统坐下来谈判,那么川普总统就只能采取单方面行动,那就是动用美国的陆军、动用美国各州的国民警卫队,还有用于紧急状态的资金来修建边境墙,这也完全是在总统的职权之内。

主持人:谢谢。夏小强先生,刚才田园博士也谈到,大家应该坐下来讨论到底建墙的必要性等等。在您看来,到底川普一定要建边境墙有没有道理呢?

夏小强:这个问题在1月8日川普向全国发布的电视讲话中已经作出清晰的回答,川普说,这关乎人道主义和国家安全的危机。川普其实讲出的是常识,川普说,为什么那些有钱的政治家在家园门外建造围墙、栅栏和门呢?他们不是因为仇恨门外的人;是因为爱他们墙内的家人。同样道理,建墙并不是像民主党所指责的仇视墙外的移民,而是为了保护和爱护墙内的美国人民。所以建墙在川普看来是必要的。这其实是边境危机的问题。

共和党的参议员近日在推特上发布一段视频,视频中有关于边境危机的一些内容,主要有三项。第一,每年有大量的走私毒品通过边境进入美国,逐年递升;第二,是关于人道主义危机,2018年,有6万名孤儿和16万个家庭停留在美墨边境之间,这些孤儿和家庭都是暴力和人口贩卖的受害者;第三,每年有大量的犯罪份子通过边境进入美国,给美国居民的安全带来极大的隐患。

川普在讲话中还举了一些因为边境危机所造成的美国居民的家庭悲剧。加利福尼亚州一名美国军人被非法进入的移民杀害;加州的一名空军退役士兵遭到非法移民的强奸和杀害,包括一些例子。川普还讲了一些他和这些失去亲人的家庭的一些互动和他们的悲伤,这是人道主义的危机。

包括费用上,我们知道现在美国的非法移民大概有1,000万到2,000万之间,不同媒体有不同的数字;每年遣返一名非法移民的费用就是10,800美元;维持一个没有技术的非法移民的费用达到70,000美元;每年美国维持一个非法移民的整个家庭所有的开支达到1,500万美元,费用相当巨大。相对来讲,川普向国会申请的建墙费用仅仅是57亿美元,和美国每年的毒品走私费用5,000万美元相比也是十分巨大的。从种种条件看来建墙十分必要。

主持人:田园博士,刚才夏小强先生从不同的角度谈到,为什么边境危机真实存在。但是对于民主党来讲,他们有他们的说法,他们一直都说,建墙是不实际而且浪费钱的做法。比如像南希•佩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还说,90%的毒品是通过入境口岸被带入美国的,一堵墙是挡不住的。您怎么看民主党的这些说法呢?

田园:这种说法完全是为了掩盖边境墙其实是很有效的办法,把非法移民挡在门外、把毒品挡在国门之外的一种做法。川普总统在前几天也发出推文:现在国际上有非常多的国家都有边境墙,有很多的国家有边境墙,我们可以举出很简单的例子,在以色列和埃及之间以前是没有边境墙的,2013年建了一座边境墙。在2013年之前,非法越境人数1年都在10,000人以上,建成了边境墙了以后,到2017年的时候,以色列和埃及边界的非法越境人数降到了0,再没有人越境了,因为实在是没有办法越过高墙到以色列这边来。

还有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的时候,在匈牙利和塞尔维亚之间建了一堵墙,匈牙利不想让非法移民进入本国。匈牙利每2天会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非法移民被捕;在建了墙之后也就是几天的时间,非法移民的数量从每2天逮捕将近6,000人降到了0。边境墙不但对非法移民是很好的解决方案;对于毒品走私也是非常强有力的阻挡。

据说目前从墨西哥走私到美国的各种各样毒品,从安非他命一直到可卡因(古柯碱)、一直到海洛因再到其它如芬太尼等毒品的产业总量大概是200亿到300亿美元。佩洛西说,90%的毒品是通过入境口岸带入美国的。这不包括通过非法越境手段,比如从德州;德州有一部分边境就隔了一条河,从墨西哥走私毒品到美国很简单,用一条船在黑夜里就可以运到美国来。她说的90%的毒品是被发现的,而没有被发现的也有可能是很大的一部分。所以她的说法完全就是为了掩饰,她是想要捍卫民主党的立场,但是她的说法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现在很多国家、将近一百多个国家的实践已经证实,边境墙是解决这些危机非常好、非常成功的办法。

主持人:是。夏小强先生,边境墙有没有用或者是花多少钱?我觉得都是表面的原因,深层反映似乎是一种价值观的差异,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美国左派经常宣扬“开放边境、随便出入”。但是川普说,没有边境就没有国家。您更同意哪一种说法?

夏小强:当然我同意川普的说法。因为这牵扯到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问题。1月16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国务院发表讲话,他重申川普总统“美国优先”的政策;他就说了,我们现在绝对不会再以牺牲美国人的利益去追求所谓大的、不切实际的观念。我觉得他提到“不切实际的观念”指的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这些年流行的“政治正确”。

所谓“政治正确”最早来源于共产国家的术语,就是说一切的行为和思想都要符合意识形态和党的规定。在上个世纪60年代,“政治正确”被西方的左派拿到了西方,经过包装之后,现在成为了一种美国政治和社会的禁忌;你不能够冒犯少数族裔、同性恋团体包括非基督教团体,不能冒犯这些团体。一旦你冒犯就被扣上“歧视”和“仇恨”的帽子。左派用“政治正确”的招牌、打着“保护弱势群体”的旗号,其实起到的效果是摧毁了传统的美国保守主义价值观。

从根本上来讲,左派是没有祖国的。左派的理论基础和来源其实都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共产主义革命。因为《共产党宣言》开宗明义就说“工人阶级没有祖国”。这个观点,上个世纪60年代西方的新左派把它拿来包装一下,包装成什么呢?现在它改头换面成为什么呢?人权、女权、同性恋权利还有全球化、气候变暖,它用这个包装起来,其实它的根本目的还是打碎枷锁、解放全人类,只是采取的方式过去是用暴力手段革命;现在用全球化的包装方式来进行渗透。现在所谓开放边境就是政治正确下的一种反应。

主持人:田园博士,您是否也同意夏小强先生的观点?国家主权现在是不是越来越被淡漠,您认为背后是不是有意识形态或者价值观的分歧?

田园:其实国家主权观念并不是在过去多年前就已经不受欢迎了,而是在左派的宣传里面刻意要把国家主权概念淡化。因为什么呢?川普总统的竞选口号就是要把美国放在第一位、要把美国人放在第一位。这正是政府的首要职能,它的首要职能是什么呢,就是维护国家和平和安宁,给这个国家的国民一个和平和安宁的环境,这是政府的首要职能,否则我们要政府干什么?这其实就是国家主权。可是在过去二三十年,在“全球化”泛滥全球的情况下,左派就宣传:我们现在就要把主权的概念彻底打碎,边界也不要了,什么人都可以进来,进来之后,我们就给他福利、给他免费的住房等等。

但是这样下去,就从大家在自己家庭里的经验来讲,根本是不可能。因为家庭的资源毕竟有限,不可能把自家的所有东西都分给大家然后共产,共产之后的结局就是大家都过不好。这就是左派在概念上采取淡化国家主权的概念,但实质上是根本行不通的。

左派的另外一个做法,他们拚命要把移民和非法移民的概念混同起来。川普总统讲,我们要在边境建墙,我们要把非法移民挡在门外。然后左派就大肆宣传:川普总统其实是反移民。这一点也是完全不正确的。我们很多的华人在美国都是合法的移民,我们通过很多年的等待,最后能够成为美国的公民。可是非法移民只要穿越边境之后,左派的观点是他立刻就成为了美国人,立刻要和合法的移民享受同样待遇。完全是对合法移民不公平的做法,而且也是对美国法治精神的践踏。

如果你认为美国的移民法不合理,你可以通过美国的制度比如在国会通过移民改革法案,然后由总统来签署,通过这种办法来改变你认为不正确的移民法。可是左派的做法完全跟法治精神相悖,它要把非法移民等同于合法移民,把非法移民要改名换姓叫做“无证移民”,这都是一些左派非常荒谬的做法。

我想补充一下刚才夏先生提到非法移民的危害。大家知道,很多华人尤其是亚裔,对子女的教育是非常重视的,那么这些非法移民,从墨西哥来的、从宏都拉斯等中美洲国家来的移民,他们的后代都是要享受所谓的《平权法案》;他们在教育上可能不太跟得上,就需要所谓的平权法案,否则他们难以和亚裔的学生竞争。

这种事情已经在加州发生了,大家过去两年听说加州参议院宪法修正案第五条。什么意思呢?过去加州以肤色判据大学入学的依据已经废除了,不允许这种所谓的《平权法案》,可是加州的第五号宪法修正案就是要把《平权法案》再重新贯彻,意思是以后大学招生要考虑肤色,那么谁最受益?就是黑人和拉丁裔。提出这项修正案的参议员本身就是墨西哥人的后裔。

我对加州的未来是比较悲观的,随着加州的拉丁裔人口越来越多,最后将占到绝大多数的时候,《平权法案》的回归可以说是百分之百。对于我们重视教育的亚裔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甚至是一种种族歧视的做法。

主持人:说到非法移民问题,夏小强先生,我记得在川普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之后,民主党的舒默和南希•佩洛西也出来发表演讲驳斥,舒默有一句话说,美国的象征是自由女神像而不是一堵墙。他的讲话中提到自由女神像,因为自由女神像是移民的象征,在他来看,现在似乎也包括所有这些入境的非法移民。我不知道您怎么看他说的这句话?

夏小强:说的话有些可笑了!我没有看见自由像在那里能够解决边境的所有危机;它只是一种象征。其实这个话题很有意思。从美国政府到美国民众,对非法移民总体来讲相对是比较宽容的。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大量的古巴和海地的难民涌入美国造成非法移民的泛滥,当时里根总统解决的方案是公布了《移民改革和控制法案》(IRCA),采取的方式是对内疏导、对外控制;已经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给予合法渠道获得身份;在边境上严格控制。当时获得两党认同。

仅仅在10年之前,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对非法移民的态度是基本一致的,当时民主党一些著名的作家在媒体和报刊上发表文章,批评美国非法移民泛滥对美国社会造成危害;基本上是一致的。就是这10年,现在变成开放边境。

希拉里在2016年总统竞选承诺中说,一旦当选总统,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放边境。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对立呢?其实就是一种政治正确下的族群政治,就是选举。因为拉丁裔的人口不断增长,民主党看中了这个最大的票仓,比如在2008年选举的时候,民主党和欧巴马在新墨西哥州大获全胜,当时民主党说,拉丁裔就是未来。就是这种政治选举造成的极端对立,在这些方面,我觉得民主党已经把政治考量超越了国家利益。

主持人:为了政治考量而罔顾国家受到的伤害,可以这么说。所以我觉得就是说像边境问题,它其实背后有很多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折射,那无独有偶,对于这个美国政府关门,中国网民也看到了一些对比。田园博士我想问问您,就是像现在我们看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对比,有网民说这个美国总统要动用预算中的0.1%都这么困难,但是中共的领导人却可以不受限制的大撒币。那您觉得您怎么看这样一个观察它反映出来的是什么样的问题?

田园:这很简单,因为美国是民主政体,而中共是一个极权政体,那比如说美国就会发生这种政府停摆这种情况,但是只是部分停摆,而且在这种部分停摆的背景下,大家看到美国的社会其实是没有发生任何的动荡,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危机,那么大家都在,尤其是私营企业这部分,这部分大家都还在按部就班的来生活,根本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可是在中国这种地方,这种事情根本是不可思议的,因为连罢工的权利都没有。在这个中国是你想罢工就会被当局镇压,然后会被说成是反中国共产党。那么所谓还有中共的官媒上说,所谓的停摆折射出是美国政治制度失灵。

主持人:民主制度的失灵。

田园:对,其实是恰恰的相反,这就是民主制度运行的一个小小的后果。那么就是因为美国的政治理念就是三权分立,然后互相制衡。那么大家知道在《宪法》里面规定了,美国的众议院是管政府的钱包,那么如果众议院决定说政府你的花销或者太大,或者超过众议院的预期,众议院有权不给你这个权力。当然目前这个众议院和白宫的对立完全是,刚才夏先生已经提到了,是因为政治的原因,他们已经把党派的利益放在了国家利益上面,所以这个事我们撇开不谈。但是就是说这个众议院对白宫的这种制衡、这种机制是完全存在,这也是完全合法的。

那么当然另外一方面,如果川普总统明天宣布,说我们边境要进入紧急状态的话,这也是完全是制衡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说在这种紧急状况下,在这种发生人道危机的状况下,总统有这个权力、也有这个能力调动军队,调动国民警卫队,也有权力运用他的这个紧急状态赋予他的权力,来把这个边境墙建起来。所以这恰恰相反,它不但不是美国这个政治制度失灵那种表现,而是美国政治制度正常运行的一种表现。

那么在中国那当然就是一党独裁,中共领导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前一阵子在委内瑞拉已经发生了很严重的经济危机,在以前的贷款面临马上就要不能还贷的这种情况下,中共又非常慷慨的向委内瑞拉提供了将近500亿美元的贷款,可以说是世界唯一的一个国家向委内瑞拉这种独裁政权提供贷款,其实无形中去延长了委内瑞拉这种独裁政权的生命,那对委内瑞拉的人民来说是一种非常不公平,可以说是一种犯罪的行为。

那么这是这个中美两国的对比,这么鲜明,那么这种解读到中共那儿也是反过来的,我们当然能够看出这个中共的解读其实是多么的荒谬。

主持人:是,所以它其实花500亿给委内瑞拉也是对中国人民的犯罪,因为这都是人民的纳税钱。所以这个问题上夏小强先生您怎么看,特别是中共官媒说这个政府的关门反映出民主制度的失灵?

夏小强:其实美国自从建国之后,他的主流的运作一直是小政府、低税收,传统的这种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制度,之所以现在政府越做越大,就是上个世纪共产主义在全球扩张和泛滥一个结果,特别是二战之后,美国整个的高福利、大政府越来越严重,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所以说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美国伟大的总统里根上任之后,他开始拨乱反正,他在就职演说中就提到关于限制政府的一个说法,他说我们目前面临的危机,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法,恰恰相反,政府正是问题所在。他就代表了一个共和党对政府的一个看法。

其实这个问题和中国相联系起来也很有意思,因为中共长年的对民众的这种教育宣传、洗脑教育,造成一种党和政府就是民众恩人的一种错误的观念,在中国,因为党和政府一体嘛。我们经常看到中国的运动员在国外国际上获奖的时候,他要发表感言,他第一句就是感谢党和政府。其实恰恰相反,中共政府恰恰是中国危机和问题的所在。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看一看,在没有共产党领导下的时候,中国是什么样子。

在1989年“六四”屠杀之前,基本上全体北京民众在阻止军队入城,当时有一段时间是共产党失去对北京控制的一个阶段。

主持人:大概多长?几天?

夏小强:大概持续了有一个多月了,大概,当时因为他们整个都失控了,当时北京的全体民众自发的组织成纠察队,维护秩序,人们互相之间十分团结、十分友善,甚至连小偷都停止了工作,这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

还有一个例子是2011年的时候,当时国际媒体都报导了广东乌坎村维权事件,当时乌坎村把共产党的党委给赶出去了,农民成立了自发的委员会,他们在维持秩序,他们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个在没有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农民的高素质和和睦。

人们惊奇的发现,没有了共产党,我们的生活十分的安定和美好。所以说一旦共产党失去控制,中国不会乱,中国人会发生很大的一种变化。

主持人:是,现在我们线上有一些观众,我们讲一下观众的一些反馈,那么这位观众反馈说:“主持、嘉宾你们好,美国面临众多非法移民压境,在人力不足又要严格执法的情况下,围墙是最好的防护选择了,像中国的万里长城已经数个朝代而不倒,至今还是旅游胜地,相信在美国的每个住家及工作场所都有围墙,如果反对者先核查其住处有没有围墙,如果有,让他先拆了墙,再发表反对意见。美国政府为此关门,这是天大的笑话。”

那么另外一位线上观众说:“田先生讲得很好,原来他们一直想把移民跟非法移民混为一谈,怪不得我跟一些人讲建高墙,他们一直说我们国家需要劳工啊,尽管我一直告诉他们,川普说我们需要合法的移民,但他们都故意漠视。”

还有另外一位观众说:“加州已经成为非法移民的天堂,与10年前已经今非昔比,西班牙文已经成为官方语言,白人已经是少数民族,建边境墙是完全必要的。”

田园博士,一个,请您回复一下我们刚才线上观众的一些看法;另外一个,刚才夏小强先生谈到很有意思的,从政府的这个角度去比较中美的不同,那我也想请您谈一谈,就是说在今天这个美国政府部分关门的情况下,似乎这个社会的正常运转并不受影响,那这是不是说明其实政府的职能和他的功能其实还是应该有限呢?

田园:没错,美国政府美国立国的理念之一就是小政府,然后里根总统曾经讲过,政府叫做“必要之恶”,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不能没有这个政府,因为政府毕竟要提供一个是对内要维护国内的和平和安宁,要给国民提供一种这样的环境;对外要执行维护自己主权这样的功能,这是政府对内对外的两大职能,我们不能没有这个政府。但是政府对经济和社会、还有其它方面的过多干预,我们都已经看到了例子,最大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中共。

中共建政之后,在宗教方面几乎是把所有的宗教全部铲除,然后把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几乎是连根铲除;然后在经济方面,就是执行了完全反市场,然后用各种各样的这种计划式的经济要来规范市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就是灾难!这种小社会的理念就是说政府只应该制订规则,那么尽量不要去干扰这种社会、经济还有其它方面的运转,这样的政府才是真正最好的政府。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田园博士和夏小强先生给我们的分析,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在线活跃的参与,希望下次节目和您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