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正一:从洗脑班头到区政法委副书记到猝亡

──中共体制内人员被利诱后的结局

中共依靠暴力谎言夺取政权,又依赖暴力谎言维持政权。在对信仰法轮功民众的残酷迫害中,中共暴力机器中许多人的刚开始只是被裹挟参与,一些人良知尚存者并不愿参与迫害,但在服从组织安排的高压下和升职提薪的利诱中,部分利令智昏者由被动参与到逐步放弃人性良知到最后残暴成性,最终由因果报应而遭判重刑或灾祸伤身猝亡从而堕入地狱。武汉市硚口区政法委副书记李为遭恶报死亡就是生动一例。

在2002年以前,曾参与过六四屠杀的复转军人李为仅仅只是硚口区的一般干部,当时硚口区内干部谁也不愿到区洗脑班当负责人整法轮功学员,于是“上面”就以提职为诱,将李为提升挂职任硚口区宝丰街副主任,由一般干部提成了部门副职。实际主管硚口区洗脑班负责高压迫害,即所谓的“转化”工作。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李为任职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三年中,仅仅从明慧网报导出的不完全记录,先后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最后都是由家人从洗脑班或医院抬回家,许多人留下了终身残疾,如余祖洪一条腿被逼摔成残疾、颜克俭几乎被整成植物人、彭卫东全身器官损伤衰竭、女学员孙泽荣被恶毒打昏死、黄咏梅双手被吊残、徐金荣牙齿全部被撬松,前牙掉了三颗等等……

2003年11月时年55岁的黄咏梅遭受连续十天十夜不让睡觉,其中五天六夜将其四肢用铁铐子分开吊铐在两张铁架子床四个上下铺上,打手们如同五马分尸一样用力将铁架子床朝两边推,黄咏梅的两臂骨头被拉脱节似的“咯、咯”直响,双臂被拉伤致残,铁铐子深深拷进手腕里,疼痛难忍,五天六夜中连小便拉在裤子里也不松吊铐。

2003年11月,71岁彭正秀婆婆被吊铐了2天2夜仍坚决不放弃信仰,丧心病狂的李为竟然在几天内三次拖着与他母亲同龄的彭婆婆穷凶极恶的往墙上撞,妄图制造法轮功学员自己撞墙自杀的惨剧,李为恶毒叫嚣:就是要你的骨头散架!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等你们不行了,往外一扔,就说你们是炼功有病不治才死的。

李为、谢小凤等人在二零零五年还将法轮功学员闸远清活活逼死。当年法轮功学员也经常劝心狠手辣的李为:迫害佛法的修炼人会有因果报应的。李本人心内惶然表面却顾作镇定的答非所问:你们说有报应,我现在比以前吃饭还吃得多些。

2005年李为因迫害整人“政绩”显著,升任硚口区政务中心主任,由部门副职提为部门正职,调出了政法口。此时的李为稍有清醒,因自己与家人连遭灾祸有些悔意和后怕。但几年后又被安排调入政法口,任综治办主任(与专司迫害的610为同一部门)当然仍是以升职为饵──可调任区政法委副书记。

善恶有报是天理,报应只争早与迟。晚到的报应也许是上天慈悲,一再给行恶者以醒悟的机会,不作悔改一意孤行只会沦为中共的殉葬品。在2016年12月还能工作的李为,最终在区政法委副书记的任上死去。终年五十余岁,给自己与家人带来了深重的悲哀。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望那些还在进行策划、执行迫害法轮功的体制内人员能汲取教训,凡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给人以生路就是给自己宽路。因为推崇无神论的中共虽然许给你金钱和官职,但决保不了你和家人的平安。三思一而慎行!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