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风云》第八集 吴越争霸(1)

纵横舌上鼓风雷 谈笑胸中换星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旁白)公元前496年,吴王阖闾伐越兵败身死。夫差即位后,经过三年的准备,终于打败越国,报仇雪耻。越王勾践与大夫范蠡在吴国养马三年,被赦回国。勾践于是卧薪尝胆,苦心深谋,为灭亡吴国做军事准备。他贿赂太宰伯噽麻痹吴王的警惕;贡献大木为吴王做宫殿,耗尽吴国的财富;献上美女西施,迷惑吴王的心智,在国内则积财练兵,等待着灭吴的时机。然而在勾践训练军队的时候,终于引起了吴王的疑心。就在吴王准备征伐越国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吴国的北面就是齐国,都城在临淄,就是现在山东省淄博市附近。齐国的西南面就是鲁国,都城在曲阜,就是现在孔子的家乡。公元前485年,吴国曾经和鲁国一块联军伐齐,因此在公元前484年,齐国就准备征伐鲁国。当然报复前一年吴国和鲁国联军伐齐,只是一个借口,更重要的原因是,在齐国有一家大夫叫做田常,久擅齐国之政。国内还有其他几家大夫,实力也很强盛,比如说高家、国家、鲍家、晏家,于是大夫田常就想趁伐鲁之机,削弱另外几家大夫的实力。

大军已经从齐国出发了,这个时候孔子刚刚周游列国,回到鲁国。他听说父母之邦被伐,一定要救,于是就问座下的弟子中谁愿意岀使齐国,阻止这场战争。当时子路、子张、子石都站起来请求前去,但是孔子都不许。这个时候子贡站了起来,问孔子说“夫子,赐可以去吗?”子贡的名字叫端木赐,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说我可不可以去。孔子同意了。

子贡是孔子七十二高足之一,他的事迹纪录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里。在《史记》这一章里,给子贡的篇幅是最长的。孔子评价子贡说,子贡这个人非常善于游说。

子贡大概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儒商,他不但是一个儒生,同时他也经营商道。他做的相当于期货交易,很快就积攒了千金的产业,非常富有。于是子贡经常高车驷马在列国之间周游,跟列国的国君交往。很多列国的国君对子贡非常的尊敬。

如果我们要把子贡跟颜回做一个相比,我们就会看到,颜回跟子贡是正好相反的。颜回非常穷,《论语》中孔子有一句话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孔子的意思是,一碗饭一碗水,居住在贫民区,一般的人都受不了这样的忧虑,可是颜回却总是快乐。孔子说,颜回真是一个贤明的人啊,这就叫君子安贫乐道。

但是子贡不是这样,在《论语‧先进》中记载孔子之言说:“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臆则屡中。”说颜回这个人经常吃不上饭,“屡空”就是经常吃不上饭,但是子贡呢,他猜测市场行情非常准,每猜必中。我们知道,如果要把市场行情猜得很准,需要有一个先决的条件,就是他要懂得大众的心理,也就是说他的心理学要非常好。那么这样一个懂得人物心理学的人,在孔子的教导之下,言词又非常地犀利,那么当然在游说方面,子贡就非常突出。

于是,子贡就带着夫子的命令从鲁国前往齐国。田常听说子贡从鲁国来,就摆出一副很傲慢的样子,问子贡说,你是为鲁国来做游说的吧?

子贡说非也,这次来我是为了齐国,而不是为了鲁国。大夫想要进攻鲁国,我想告诉你鲁国很难打。为什么呢?因为鲁国的城墙又矮又薄、大臣暗弱、国君无能、士卒不习战,武器不精良、护城河又浅又窄,所以很难打;我建议你不如去攻打吴国,吴国的城墙又高又厚、国君善于打仗、武器精良、士卒习战、护城河又宽又深,所以吴国很好打。

田常说,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因为子贡所说的难,在一般人看来是容易,他所说的容易,在一般人看来是难。子贡就用这样一个方法,立刻就抓住了田常的好奇心。

子贡对田常说,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如果你可以摒退左右,让我详细地为你解释。田常也知道子贡是孔子的高足,心想他肯定有什么特殊的说法,于是就摒退左右,前席请教。我们知道,过去古人都是跪在地上的,跪在席子上面的,中国实际上从宋朝以后才开始有了家俱,有了凳子、椅子,在那之前人们都是跪在席子上面的。也就是说,田常把自己的席子往前挪了挪,靠近子贡,请子贡给他详细地说一说。

子贡说,我听说一个国家如果有内忧,就应该找一个强国作战;如果一个国家有外患,对外作战就要找一个弱国。现在鲁国非常弱,如果你让另外几家大夫去攻打鲁国,很快战争就打完了,而且这几家大夫会因此立下战功。他们一定会打胜,他们的声望就会起来,而我看大夫你是不想跟那几家大夫一起共事的。而吴国非常强大,那几个大夫如果去攻打吴国,他们肯定是打不胜的,即使能够打胜,他们的实力也会损失很多。这样,大夫你自己在齐国的实力就会不断地增强,那几家大夫就等于是被削弱了。他这个话一说,马上田常就明白过来了。

田常就问子贡说,如果我现在要想攻打吴国,没有借口怎么办呢?子贡说没关系,现在请你按兵不动,我现在去游说吴国,让他们去救鲁国,这样你攻打吴国不就有借口了吗?

于是子贡离开了齐国,星夜到吴国去见夫差。他利用夫差争霸之心游说夫差说,现在齐国在攻打鲁国,打完鲁国之后就要来打吴国,为什么不趁著齐国还没有派军过来的时候去营救鲁国呢?这样大王您打败了一个万乘的齐国,又收服了一个千乘的鲁国,这样的功业即使是晋国也做不到的,大王就可以在中原称霸了。

夫差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一直很痛恨齐国,正要打它,但是我有一个顾虑,就是越国在我的后面,如果我去营救鲁国,越国去袭击我的后方,我的情势就比较麻烦了。所以,我现在想先去把越国灭掉,然后翻回来再去攻打齐国。

子贡说如果你担心越国,问题很好解决,我现在就到越国去,让越王勾践带着他们国家全部的兵力,包括越王勾践本人亲自牵着马、扛着弓箭来做您的先锋,这样您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吧?吴王说,如果越王能够派兵跟着我一块儿攻打齐国,我当然就放心了。

于是子贡又离开吴国到了越国,越王勾践听说子贡来了,走出很远的地方迎接他。勾践问,先生到我们国家来,对我有什么指教?子贡说,如果你没有攻打吴国的心,却被吴王怀疑,是你做事太愚蠢了;如果你有攻打吴国的心,却被吴国知道,说明你做事不小心。无论怎样,对越国都很危险。我刚刚从吴国来,吴王现在要攻打齐国,但他非常担心你从后面抄他的后路,所以我向他提建议说,希望越国派兵跟他一块儿联军作战,吴王已经答应了。

越王聼了子贡的话,也很担心夫差来攻打他,就同意了子贡的建议。子贡得到越王首肯后,又回来见吴王夫差说,越王已经同意亲自带兵来做您的先锋。

夫差问,这样做合适吗?子贡说,用他们的军队,已经是很过分了,不能再用他们的国君,请把他们的军队带过来,但是勾践就不要来了。夫差于是听从了子贡的建议。

子贡离开吴国又去了晋国。他对晋国国君说,现在齐国马上就要和吴国发生战争了。吴国一旦打胜了齐国之后,是一定要和晋国争霸的,希望晋国作好准备。然后子贡就回到了鲁国。

子贡这一次游说,改变了五个国家的命运。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说“故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彊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也就是说,子贡这一次出使,保全了鲁国,扰乱了齐国,灭亡了吴国,强大了晋国,又使越国称霸。子贡这一次出使,使得五国在十年之间的政治形势和军事实力都发生了变化。如果我们用《三国演义》中的一句话来描述子贡这一次出使和他的游说技巧,可以说他“纵横舌上鼓风雷,谈笑胸中换星斗。”(待续)#

(《笑谈风云》是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版中国通史,目前已出版《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两宋繁华》将于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点播节目视频和音频,请访问《笑谈风云》官方网站 https://xtfy.ntdtv.com )

点阅【章天亮笑谈风云】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