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川金会无果而终 川习会命运如何?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3月02日讯】【热点互动】川金会无果而终 川习会命运如何?

第二次美朝峰会无果而终,外界对于破局的原因有种种不同的解释。不过都普遍认为,这次川金会的结果对接下来的中美贸易谈判和可能的川习会会有很大的影响。川普本人也表示,如果他不能得到让他满意的协议,他也会对于中国随时走开。那么,为什么这次川金会意外搁浅,川金会的结果对于川习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在三月底之前,中美有多大的可能能够达成一个贸易协议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3月1日星期五。

第二次美朝峰会无果而终,外界对于破局的原因有种种不同的解释,不过都普遍认为,这次川金会的结果对于接下来的中美贸易谈判和可能的川习会,会有很大的影响。川普本人也表示,如果他不能得到让他满意的协议,他也会对于中国随时走开。

那么,为什么这次川金会意外搁浅?川金会的结果对于川习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在3月底之前,中美有多大的可能能够达成一个贸易协议
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个这些热点的问题来做一些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网络杂志《纵览中国》的主编,陈奎德先生,陈奎德先生您好。

陈奎德:你好,各位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在节目开始,我们还是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川金会28日进入第二天,川普(特朗普)与金正恩9点举行了一对一会谈,9点45分举行扩大会谈,当时双方面带笑容,短暂会见记者。
但中午时分,白宫突然宣布,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取消原订的工作午餐与下午的签约仪式。

蓬佩奥:“我们要求(金正恩)做更多,他还没有准备好。”

下午2点,美方单独召开记者会。川普表示,双方分歧主要在于,金正恩希望以拆除宁边核设施来换取美国撤销制裁;但美国认为,只拆除宁边核设施远远不够,因为美国发现,朝鲜还有其它不为人知的核设施。

川普:“他们愿意按我们的要求大范围弃核,但我们不能取消所有制裁。”

记者:“他们愿意放弃宁边核设施,而你要求的更多?”

川普:“是的,我们要求的更多。因为我们发现了一个你们从未讨论过的设施。”

美方表示,美朝存在分歧,但谈判没有破裂,双方将继续接触。

川普表示,如果朝鲜弃核,美日韩中都会帮助朝鲜发展经济;他对朝鲜无核化的前景表示乐观;只要朝鲜不继续进行核导实验,他可以保持耐心。

川普还表示,目前没有举行第三次川金会的计划,不会考虑加重制裁,也暂时不会恢复美韩大型联合军演。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短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唐靖远先生,我想第一个问题先问问您,我们看到这次的川金会其实在之前,不管从他们两个人的言语、姿态,还有整体的造势来讲,大家都觉得好像这个协议是非常非常有可能达成的;结果突然之间发生这样一个逆转。您能不能跟我们谈一下,在您看来,到底这中间可能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这样一个谈判意外搁浅呢?

唐靖远:我们都知道一般来说,这种高端的双方政府首脑的峰会,都会在事先其实已经有各个级别的官员进行非常充分的沟通,就是说协议其实已经基本上是写好了,首脑见面只不过是完成一个仪式而已。

但是这次川金会的突然破局,我觉得确实出人意料的,我觉得可能只有两种情况可以来解释。第一种情况就是,其实川普对金正恩的情况、立场,他事先已经知道的,只不过他抱有一种希望,想要通过当面的交流去说服金正恩,改变他的立场,所以他还是去了越南。但是这种说服、这种劝说没有成功。这是一种可能。

第二种情况,在双方谈判的过程中可能出现了其中有出尔反尔的情况,或者是出现了计划外的一种新情况,然后双方无法能够达成一致,最后就只能是不欢而散。

就我个人来看,我倾向于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更高。因为川普自己在接触以后,川普自己谈到一个重要的细节,就是他当时有当面指出来,朝鲜除了宁边核设施以外,他还有其它的核设施,所以当时在场的所有朝鲜人员都表现出一种惊讶的神色,他自己这么说的。

那么这个细节它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说明金正恩其实是一直存心在耍诈,他想要通过这种狡兔三窟,只是交出其中的一窟来换取美国结束制裁,这个其实是一个手腕。川普发现了这个情况,而且他不接受这种情况。

主持人:好的,我们也请陈奎德先生来分析一下。陈先生,一个是您怎么看川普可以说是中途退场的举动?另外一个,您觉得这样一个意外的逆转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陈奎德:我基本上觉得主导性的方面还是川普的决定,也就是说最后破局,当然川普要赶到越南河内去开这个会,早就是定好的局,一定是,我根本就是要弄他一把去的,当然不是这样一个情况。但是这一点我同意刚才唐靖远先生说的,他主要是面临着国内、国际,特别是国内的巨大的压力,还有2020大选的巨大压力,他要做出一些成绩来,包括过去做的,希望能够拿得出来说得过去的、展现得出来的一个政绩,所以还是去了。

但是他基本上觉得,我觉得他抱的希望并不是太大,虽然希望能够在会议上是不是金正恩能够再进一步的让几步,他也知道不可能完全去核,他也是个现实主义者,但是他发现去了以后金正恩基本上恐怕和过去一以贯之的,包括中国过去的影响,要分阶段,老调了,也就是说要我退一点、你要退一点,他还要川普把所有的经济制裁全取消,川普当然不干!

川普从开始谈判的时候就反复强调,他可以walk away,他走本身就是终结谈判,在谈判中途不行的时候就走,它本身就是一个谈判的手段,川普谈判的手段。其他的人不一定是像这样,或者不把这个事情看得这么……好像是随时都可以采取的策略;但是他是反复强调的,如果不行,我走就是。这和他长期进行商业谈判有关系。

大家知道我们在讨价还价,和对方讨价还价,在进行商业谈判的时候,比较强有力的一方,或者虽然双方都希望达成协议,双方都希望能够达成一个大家接受的价格,但是我对这个协议的要求没有你对这个协议的渴求高,我最后一步就是不行我不要了,我走,我走就是了,我不买了。差不多在这个情况下,卖方的立场马上会软下来一点,这从来都是如此的。

而且确实事实上我上次在,前不久川金会还没有正式开会的时候,正好有个采访,我就说这个谈判没有太大的意义,基本上就是个泡沫。最主要的就是说你想不出个道理来,川普为什么跑这么远,一定要去搞这次,而且如果是没有已经敲得非常清楚的协定才跑过去,他当然是,一个是刚才说的有存侥幸心理。

另外一个,他确实是通过这个行动,包括向金、同时恐怕也向中国表示,我是可以主动的掌握全场的,我是可以操控整个局面的,我不是说好像你们通过拖延、通过各种各样的来耍我,我就一步一步地入你的圈套。

因为各界都批评川普对华、对北朝鲜,总之对敌人太软,让得太多!最近一段时间让得太多,包括这次谈判之前也是,民主党也好,包括共和党里面的很多人、建制派都是,怕他对北朝鲜让步太多。所以基本上他这次一下子说不谈了,国内几乎大部分是欢声一片,都觉得是对的。所以这就看出了实际上大家基本上知道是这个样子,朝鲜方面大体上会怎么耍,他们基本上肯定是不会去核的;但是他会退到哪一步,等等等等,大家差不多有个共识。

所以川普想去得个侥幸,结果没有得到,很快地很迅速地就马上走人,所以主动的方面掌握在川普方面,而不是掌握在金正恩方面。很多人认为,金正恩经过很多事情之后,非常的狡猾、非常的聪明,他把大国玩弄于股掌之间,那是他处的地位,当然两边的大国都要哄着他,但是他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可以操控大国来玩弄的地步。

主持人:好的,其实刚才陈先生谈到金正恩,很多人说他很狡猾,我也看到有的人说,其实很多时候可能民主国家领导人不一定知道独裁国家领导人他那个心态。那么在之前我看到,川普在去之前美媒就有分析说,从第一次美朝峰会到现在,金正恩已经成为一个比较精明的谈判者。所以唐靖远先生,您觉得在这里,川普有没有可能有一点低估了他的谈判对手的这样一个因素呢?

唐靖远:我是这样看。金正恩毫无疑问肯定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但是他这种精明我觉得透露出来的是一种小聪明的精明。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有两个方面可以反映出来,第一个就是关于核设施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刚才提到他在核设施这个问题上,他玩了一个狡兔三窟这个游戏;同时我觉得他还使用了一个手法,就是偷换概念,就是他把无核化这个概念偷换成永久的废弃核设施。

我们其实都知道,真正我们所说的无核化应该是内涵非常广的,它包括核设施、核原料、核武器、运载火箭,甚至包括核开发的技术人员,全都包括在内,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一个概念。

而金正恩他口里所说的无核化,只不过是废弃掉核设施和一部分核材料而已,也就是说金正恩所谓的无核化实质上只是一种核裁军,这个核裁军和川普所说的要的彻底地不可逆的那个无核化,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所以我说金正恩其实是在耍一个小聪明,就是偷换概念。

那么第二个就是,我们知道破局以后,朝鲜官方发表了一个声明,意思就是,它把责任推到美国的头上,也就是说他们只是提出要求解除一部分事关民生的制裁,而不是解除所有的制裁。

其实这是一个障眼法,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朝鲜的制裁可以说分为两大部分,2016年以前有一部分制裁,2016年以后有一部分制裁,其实朝鲜这次提出来的解除制裁是指2016年以后的。因为2016年以前的那个制裁只是针对着朝鲜获取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的那种技术和设备进行制裁,就那个对朝鲜整体的影响其实是很微弱的。

那么真正对朝鲜打中它的要害的是在2016年以后的,可能涉及到了民生,就是它说的跟民生相关的,涉及到金属、涉及到材料,涉及到经济各方面很多方面的这种制裁,这个是它最重要的一部分。那么也就是说这一部分制裁如果真的是解除掉了,它会带来一个后果,就是相当于朝鲜它实质上重新恢复、重新获得了它开发核武器的资金和材料的来源。

那么这个对川普来说当然是不可能接受的,因为川普觉得你实质性的去核这个动作根本都还没有达到我的标准,我为什么要解除你这样的制裁?因为这个制裁一旦解除掉,它实质上相当于是解除掉所有的制裁。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川普他是不可能答应的。这是他耍的一个小聪明。

至于说有没有低估这个问题呢,我是这样看,我觉得川普他对金正恩的情况他其实是了解的,他客观上是非常清楚金正恩的实力,包括事后我们看到川普获得了国际社会包括他国内甚至反对党的一致称赞,说明川普在这件事情上的判断、他的策略等等,都是比较合理的,我觉得他并没有真正的去低估金正恩的实力。

但是他有可能低估了金正恩的这种狡猾;因为反过来,我觉得其实真正反映出来的是金正恩有点低估了川普对朝鲜情况的这种掌握,也低估了川普的这种果断的这种决心,我觉得是这样。

主持人:其实说到这个,我想问一下陈奎德先生,这个中间很多人可能也在想到底有没有北京的因素?特别是川金会破局之后,马上王毅在北京接见了朝鲜的外务省副相李吉成。所以很多人会想说,这个破局背后到底有北京多大的因素,是不是有它在背后的推手?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陈奎德:北京和北朝鲜这段时间还是经常联系的,这没有问题,肯定是这样。但北韩对北京也稍微防一手的。特别是这次破局,我们看到破局这件事情是北京不愿意看到的,它实际上是一直在教金正恩,特别是去年的大连会议,而且全盘接受金正恩的分步骤、分阶段、怎么怎么的,就是说是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拖、一步一步的弄,然后最后达到它的整个核武器也有了,然后它的经济上也开始逐步逐步地解除制裁,他们是一致。

北京在这次会之前还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所有现在的情况都和我们过去最早说的是完全一模一样的,照着我们过去预计的这样的方向在发展的,是表示这样一个态度。也就是它认为他们这个战术从北韩的情况来看,也包括中国和美国的情况来看,好像它就是如鱼得水的占了上风的,是按着他们的思想做的。

而且北京最近的姿态,自从去年川普和金正恩第一次见面以后,后来经过反反复复,特别是最近中美贸易战爆发以后,对北京的强大压力,北京不愿意在北韩核武器的问题上像过去这样高调地想插入一手。它表面上的说法是现在北韩核武器的问题,这是你们美国、南韩、北韩,你们三国之间的事,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只是乐见其成,提供帮助,都是做很高的姿态。

事实上当然不是这样,但是它现在起码摆出这样一个姿态,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样一个姿态,实际上它还是在背后和金正恩进行紧密的联系,而且它知道金正恩摆脱不了它,因为它有90%的贸易额都是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额,所以说这个东西金正恩没有办法,这是客观现实存在这里,所以它现在放的姿态非常高。

但是实际上,特别是去年在川金会之前,那是非常明显的,北京的插手使得整个局面发生了非常困难的局面,本来说已经决定好要开川金会,结果到了大连会议以后,回去金正恩就大肆地反美,而且高调说我们可以不去开会了,非常高调地反美,搞的美国吃了一惊。不过川普……,这就是川普的风格,他的反应非常……突然一下,那好,我们就不谈了。

金正恩的利益是在谈判,是在国际舞台上要把它的经济怎么样弄活,它有求于美国比美国有求于它要多,它是有求于美国的更多,所以川普一下子否定了以后,马上急急忙忙要求美国不管什么地方、不管什么地点,都要谈。结果使得川普掌控了整个北韩会谈的基本的大局。

也就是从那个事件以后,从去年6月以后,过去国际社会包括美国都还是非常紧张的,就是说北韩它现在发展核武器,特别是导弹的能力,好像一日千里,快得不得了,隔不了半年或者一年两年之后就可以打到本土来,包括运载核弹头的导弹,那不得了的事情,美国当然要在这之前一定要把它掐断、掐死,所以才有巨大的急切的压力。这个事川普做的对,三个航空母舰开到那边做军事演习,然后全面的经济封锁,所以这个当然使得北韩不得不走上谈判桌的最主要因素。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基本上至今为止还是北韩要求美国的多。

因为过去在川普之前,美国对北韩这个核武器问题就是个战略容忍;到了交接班的时候,到了川普和奥巴马交接班的时候,奥巴马说现在目前你面临的外交最大问题是北韩的问题,那问题没能解决,伊朗这边还签了个协议,这边没有解决等等,而且传出来的风声又是它发展得这么快,那就马上要危及美国的安全,所以川普才说我来干,我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所以是这样一个局面,因此现在的局面实际上还是美国为主导的。

所以说他想还是北韩有求于美国比美国有求于北韩多,所以美国你主动退出,很显然,你看现在北韩调子就降低的多了,可以看得出来。

主持人:没错,是。唐靖远先生,刚才陈先生说北京不乐见于破局,但不管乐不乐见,这个事情发生了,那么很多人说金正恩在回去的60小时的火车路上可能也会去北京见习近平。所以您觉得这样一个事情的发生,会不会让金正恩更加靠拢中共?那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北京又有什么样的一个态度呢?会有什么样的态度?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说法就是说有可能促使金正恩向北京更加的靠拢,我觉得是不一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在这次川金会之前,我们外界普遍都认为金正恩对越南模式是比较感兴趣,所以他才去选定在越南去跟川普见面;而越南模式确实也是川普极力在向金正恩推荐的这个模式。

那么越南模式是一种什么模式呢?我觉得越南模式的核心其实就是它在经济上面走亲美的路线,就是能够发展经济、扩大市场、扩大开放;同时在政治上虽然它意识形态和中共是相似的,但是它在政治上要保持一个相对的独立性,不受北京的操纵,或者至少说不至于过分的依赖北京,它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模式。

也就是说这个模式在我个人看来,其实它并不是中共愿意看到的。就如果说金正恩真的去按照这个模式去发展的话,其实北京并不是太高兴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如果说换一个角度,是不是说既然川金会破局了,越南模式受挫,可以这么说,是不是就意味着金正恩他一定会去靠拢中共呢?我觉得不一定。

因为这里面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就是我们都知道,就是中共和朝鲜其实一直来说是互相利用的,他们是互相利用为筹码,它并不是说一个单方面这样的。因为我们知道金正恩他其实也是一直想要在利用中共的靠山来向川普这边压价。金正恩他为什么一定要发展核武器?包括他甚至不惜做出毒杀他的亲哥哥这样的一个举动。其实他的目的就是想要保住他的政权,一个在军事上能够抗衡美日韩给他带来的这种军事压力。

另一个就是要保持他在政治上跟中共有一个相对的独立性。因为他哥哥是非常亲共的,是受中共操纵的,主要是这个原因。所以它这个因素,我觉得表现出来这个特征,就是说他想要跟中共其实是保持一定的距离。

那么第二个因素就是,我觉得金正恩他有一个,他举行这次这个川金会,他其实一直有一个基本的战略目的,就是他既想要保留一定程度的核武装力量,同时又能够让美国解除对他的经济制裁。而这两点其实在北京看来,我觉得都不是好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对中共来说,这个朝鲜拥有核武器对它自己也是一个威胁。所以中共一直也是公开说我们是主张朝鲜半岛是无核化的。它是希望由它来提供给朝鲜核保护,而不是要朝鲜自己去建立自己的核武装。这个是一方面。

那么另外一方面就是说,如果说真的解除了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它只会带来一个后果,就是朝美关系一定会大幅度地改善,这个会使朝鲜在政治上更加地倾向于独立。而且它的经济一旦发展以后,它对中共的依赖,在经济上的依赖,刚才陈先生提到一个很重要的数据,就是朝鲜和中共之间的贸易有90%都是由中共给它提供的。说白点,朝鲜能活到现在,全是由中共给它输血养成的。

其实金正恩他一直是有这样一种想法,想要减轻这种依赖,至少是,他想要求得一个相对的独立性的。所以也就是说对朝鲜如果解除了制裁,那么朝鲜经济会发展,它的政治上会追求一种独立性,这个其实对北京来说它也是不太乐意看到的。

所以我觉得基于这几个因素吧,我觉得看起来就是说,其实金正恩他如果说想要和北京做一个权宜之计,利用一下,他是有可能的,但是他的内心深处、他的本意,他并不想真正的和北京成为一个完全的一体这个样子。我是这样看。

主持人:其实说到川金会,我觉得这个跟北京或者中共的影子一直是若隐若现,而且这个跟中共切身利益非常相关。所以我想问一下陈奎德先生,就是我们看到说川金会破局之后,可以说各方的关注目光都在关注说这个破局对于下面的中美贸易谈判,甚至是可能的川金会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那也有人分析说这个破局让北京的压力非常大。所以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您的预测或者分析是觉得说这样一个川金会的结果,对于下面的贸易谈判会有什么影响呢?

陈奎德:对,我想两点,我先回应一下刚才说的,我还想说的是,就是说这一次破局以后,我同意刚才说的,不光是说他不会非常快地就去亲近北京,我们就看他回去的路上是不是会见习近平?我相信习近平和他恐怕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要见面。

另外就是说,不光是说他不会这么快的就完全一边倒向北京,恐怕从长远的角度看,他也不是笨的人,他也是满精明的人,他恐怕还会慢慢地向美国投出不少的橄榄枝。也就是说他会慢慢地偏离北京。

只不过这一次和去年6月是有一点相似的,不过这一次没有像6月那次那样敢选择这么样的,突然他又马上向美国示好,所以一定要开原来预定好的川金会。这一次他本来歇一阵,但是他可以看到大势,就是说他看到美国和中国本身在激烈的贸易战,而且很明显的在这个贸易战中间,中国是居下风的。

而从他的长远的利益来看,如果他有两项利益,最大的利益当然是保住他的政权。第二大利益,他也不想,他毕竟比他的祖父和父亲年轻得多,他祖父和父亲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年纪已经大了,他们没有几年可活了,他可以撑一段时间,硬撑过去,和国际社会对抗,他有三四十年的时间,如果他这个独裁政权还要维持的话,他不可能天天在这样高压的底下活,他想从长远来看,和美国结成比较好一点的关系,恐怕对朝鲜的长远利益更好一些,包括经济上得到的好处更多一些。

也就是说从长远来看,中国的经济在目前的状况,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之下,从比较趋势性的情况来看,中国是不像过去这么强势,它在经济上的诱惑力会逐渐的递减递减;而美国还是保持他基本的势头。所以他是非常聪明的,看得到这一点的。所以他不会因为这次挫败,就迅速地又投入北京的怀抱,完全投入,我想这个是不大可能的,这是一点。

然后你说到破局对川习会,包括对中美的贸易谈判,我觉得当然。这个本身,我觉得川普做这个事情,很大程度上的考虑之一就是和中美贸易谈判有关的。所以他也说了一句话,他也说明了,其实他不说那句话大家也知道,他其实没有必要说的。

它这个破局实际上对习近平加大了压力,就是说你不要想下面我们再放松,因为川普两次把时间推迟,本来是1月1日就要把10%的关税加到25%,后来推迟90天,到3月1日;现在到3月1日了,又要推迟,已经受到了国内外,特别是美国国内的强有力的批评。你这种退让,让它拖延,正中中共的下怀。

当然川普现在说的是,这一次就是说,因为协议已经取得重大的进展,而且马上就要签订了,我们再给一点时间,那个时间不会长的,他的话头好像是一个月之内。总的来说,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但是你不要想用不满足我们全面的要求,只是满足,就像北朝鲜一样,满足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多少来唬弄我们。

然后美国说过了,双方都有签订协议的要求,这是没有问题的,中美双方现在都想要达成一个协议,以解决国内国外的重大的压力,美国也有压力,习近平也有压力,都是一样的。但是问题在于,朝鲜这个例子给你看了以后,到时候如果你要耍假的,或者说耍不完全的,没有符合我们的要求,我照样可以走人。这就给习近平很大压力。

我想他们的协议就是说,到时候很多会按美国的要求来,但是关键的两三条我们是不会答应的,这个是我们不该改的坚决不改的。那就涉及到它所谓的实际上的党的地位。我们举例来说,关于中共在企业里面支配性的地位问题,就是补贴或者支配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很关键的。

另外一点就是说,关于壁垒的问题,贸易壁垒中间有关税壁垒,这个可以涨很多,可能达到美国的要求,它可以痛下很多血。但是非关税壁垒,非关税壁垒很多啊,包括金融,金融它可以让一步,包括电子商务这些都是,那就是说谷歌或者脸书等等这些电子商务都可以入中国,也就是说你那个防火墙拆除也在非关税壁垒之内,这个是它不可能答应的。

但是川普这一下,金正恩这个样板给它摆出来看了,如果是你没有完全达到我们的结构性的要求的话,对不起,我也可以走人。那么习近平就面临两难。他本来想的是马马虎虎的唬弄过去,我最后说可以同意达成协议等等,我们来签字,但是最后还要留着几条最重要的两三条尾巴。所以这加大了习近平更大的压力。
主持人:是,好的。我们现在线上已经有很多观众的留言,很快读一下。一位YouTube观众发言说:金正恩用分阶段弃核的老套路已经骗不了现在的美国,那么习近平背后的算盘也完全误判,使习近平彻夜难眠,因为他们已经知道面对谈判老手川普已经无法打拖延牌。

那么另外一位短信的发言说:川金会崩溃是对川习会的警告,如果中共仅想以购买大豆等农作物敷衍,而不做根本的改变,其结局将和川金会一样破局。

那么还有一位观众说:请问二位专家,你们认为中国和美国该不该达成贸易协议?达成又有什么用?那么还有一位观众提问说:请问您的看法,金正恩是不是受中共操纵?

那金正恩这个,我们刚才已经谈到一些。唐靖远先生也请您分析下,一个就是刚才陈奎德先生他认为说,这个给习近平造成很大的压力;那么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就是说,川普本人在川金会这样的一个过程之后,他会不会也在对于中美贸易这个谈判上更加强硬呢?您怎么看?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说由于川金会的破局,会促使他在川习会上可能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这个我觉得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个就是说,他在川金会上的这种断然地退场,本身就是一个强硬的姿态,而这个姿态刚才我们已经提到了,他是获得了国内几乎是一致的这种支持,甚至连他的反对党其实都在支持他。所以这一点我觉得可以说对川普是提高他的这个信心。如果他真的要和习近平在这个海湖庄园进行会面的话,他是主场,他一定会把这个主场优势发挥到最大限度,这个是一个原因。

那么第二个原因就是说,川普我们知道其实他确实在国内目前面临着一些内政不顺,像建墙这些事件,反正就是说他在内政上的这种不顺,其实客观上要求他在外交上能够拿出一点亮丽的成绩。

如果说他不能够,就是跟中国达成一个非常满意的协议,比如说就处于这种,种种的原因他要放软了姿态,签下了一个比较勉强的这样一个协议的话,这样的一个协议很可能在国会不能够得到批准。那么这个会使他在政治上会更加的被动。所以我觉得有这样一个背景的话,如果说这个协议谈判如果不是非常的满意,不是真的能够达到他们认为的标准,我觉得他不会签字。

主持人:是,我想就刚才观众的提问,我问一下陈奎德先生,这位观众提问说:您认为中国和美国该不该达成协议达?达成了又有什么用?那我稍微把这个问题变一下,就是您认为有可能到来的这个川习会也好,或者下面的贸易谈判也好,在3月底之前,有没有可能、有多大的可能能够达成协议?中美之间达成贸易协议。
陈奎德:我觉得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这是因为两方面,包括川普、包括习近平都受到了最大的压力,各方面的压力,特别是国内政治的压力,要达成一个协议,所以说他们是想达成一个协议。

刚才我说了,川普做金正恩这个事情正好是给习近平一个压力、一个警告,就是说我是有意愿达成协议的,我们现在也正在进行的路上,但是你基本上要满足我们的要求才能够达成;否则的话,我还是可能像对金正恩这样走人。实际上他的意愿还是想达成。

他的重心,现在北韩的问题不是他的最大的重心,重心是在中美关系上面、中美的贸易关系上面、中美的基本国家关系上面,这是他现在最大的重心。而且他也希望能够给明年的竞选,最重要的成绩单是关于中美关系的问题。所以说他是愿意做出这个来。

这个本身就是个手段,就是关于和金正恩那个谈判破裂本身是一个手段,给习近平足够的压力,使得真正在最后达成协议的时候,习近平能够让得比原来预期的要多。否则的话,那意思就是说我可以不签字。所以它实际上是一个谈判手段,我想他的期望还是想要签字的,想要达成协议的。

不过就是说,这个达成协议一定不能使他在包括美国国内受到严重的攻击和批评或者怎么样,一定要达到他的相当的满意程度。是不是百分之百的满意,我不知道了,恐怕很难达到百分之百的美国方面的要求;但是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八九十,这是个讨价还价的问题。

就说他这一次本身就加重了他的砝码,就是说要往前推进一步让习近平能够,因为习近平遇到的困难比他还要大的多,习近平两边都不好做。你不签字,你不去参加川金会免得去了以后被否决了,退场了,那不是更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