秩序重写 喧哗网红时代留下什么价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4月07日讯】全球进入网红时代,它象征的是,民众打破主流媒体的话语权垄断,在讯息量爆炸的时代,让特定观点能迅速传播;在台湾,理科太太馆长陈之汉都是成功范例,而总统蔡英文、行政院长苏贞昌也加入网红行列,不过随着选战逼近,网红竟也成为中共收买台湾舆论,建立网军的一环,接下来的专题,带您反思,当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自媒体,众声喧哗的网红时代,我们将留下哪些价值?

中华民国总统 蔡英文:“我叫蔡英文”

网路名人 蔡阿嘎:“你英文不好吗?”

中华民国总统 蔡英文(2019.03):“我爸爸没有这个期待啊”

首次录影网红节目,蔡总统展现轻松俏皮一面,继脸书、IG及LINE后,蔡总统YouTube频道也更新,积极邀请新粉丝。

而在LINE平台上,每天按时问早安,连年假每天也可以看到他,行政院长苏贞昌,透过电脑与手机,和民众拉近距离。

框住百万脸书粉丝,超过70岁的他,已经成为台北市长柯文哲之后,新一代“政治网红”。

网红议员 邱威杰:“以前他们没有发声的管道,所以如果我今天想获得媒体的青睐的话,我就一定要做一些很奇怪的演出。你有网路上自己声量的时候,你就可以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跟你的群众沟通,你不见得要哗众取宠。”

网路名人 博恩:“让他们更能够跟人民沟通,我乐见其成,但是他(苏贞昌)算不算一个成功网红,我觉得还不够分量”

网红时代,秩序重写。

蔡阿嘎的订阅户数量,目前是蔡总统的26倍。

网红邱威杰累绩声量成功拿下议员宝座,他与28岁的学霸博恩,政治资历或许不如从政30年的苏贞昌。但要论网路话题引导,或许苏院长还要向两位年轻人请教。

根据资策会统计,从 12 岁的小学生到 55 岁以上的银发族,超过 8 成都有脸书账号。51.5%的民众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在2到5小时之间,更有28.1%民众每天花超过5小时滑手机。网路评论家 朱学恒:“以前是电视,主流媒体的消息或者是新闻入侵到网路,但现在已经反过来了,是网路原创原生的资源,变成新闻报导的焦点。现在已经不能讲网友了,台湾有谁不是网友?以前你都说我们今天电子媒体新闻记者掌握了一件事情的诠释权, 但现在变成,可能网红讲的话对他们来讲, 比较容易接触比较容易看到。”

资讯爆炸的时代,网红政府官员可以有效传达政令,澄清假讯息。娱乐型网红迅速找到舞台,而商业网红能快速行销产品。但,网红面临的挑战也很多。

外表粗犷、有话直说,网路名人馆长,陈之汉,他的直播从健身指导扩大到人生经验分享,直播曾创下8.8万人同时收看的纪录,他曾经爆料,平台电玩业配金高达五十万元。不过,因为平台的外籍直播主制作歧视台湾女性的内容,他愤而退出。而敢言的他,竟然还被有亲共背景的统促党盯上。

网路名人 馆长 陈之汉(2018.03.03):“你们来找我就证明一件事情啦!你们根本不是党派,你们是黑道。我就是坚持这么做,因为从来没有人,他在我们台湾落地多久了?一下在101打人,一下子打学生,我要站出来跟全台湾人讲”

面对亲共者的挑衅,馆长说,他要捍卫台湾主权,再次获得粉丝的力挺。换个镜头。

网路名人 理科太太:“嗨,大家今天过得好吗?”

同样拥有大量订阅户,理科太太走得是不同路线,各式谈话影片,从爱情、亲子、科学实验,观点清晰,短短7个月多,订阅数就冲至90万。然而,因为代言子宫颈癌疫苗,涉入医疗广告宣传而触法。

人力银行公共事务部暨职涯发展中心总经理李大华:“你在网红学院,相关的法律课程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法律、自律,跟如何能够做到彼此之间的互信,这些都是能够经营粉丝团,非常重要的一些依据。”

网路评论家 朱学恒也是网红出身,他知道网红的压力与责任。

网路评论家 朱学恒:“你要是意见领袖,你的意见得要受人尊重,被人信任,但现在政治人物,并不是这样子的状况,但如果你只是觉得你转成网路上的沟通模式,人们就忽然开始信任你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角度。”

在迅速传播的虚拟世界,不清楚每位受众身份;刺激“流量”的同时,是不是也看到了,社会责任?“毒舌”“搞怪” “暴露”夸张行径在网路世界,竟然变得习以为常。

民众:“因为是公众人物,所以要传达一些比较正面的讯息给大家。”

民众:“怕会去影响到一些可能不该影响到的人,比如说未成年或是什么的。”

据人力银行资讯科技调查,只有金字塔顶端3%的网红能赚钱,七成的人一年内就从网红圈“登出”。网红时代秩序重写,除了声量、人气,成功网红的言行,也成为社会价值观的重要一环。

新唐人亚太电视 黄亮戬 曾馨旻 陈真 台湾台北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