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美司法部长直言中共是首要打击目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当地时间4月9日,美国司法部部长巴尔在出席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以及有关商业、司法、科学和相关机构的委员会联合召开的听证会上,除了就“通俄门”调查接受议员们的质询外,还详细说明了司法部将如何运用2020财年预算。

巴尔表示,中国(中共)对美国造成了严重威胁,包括在经济方面和间谍活动。大部分的威胁是通过网络攻击进行的。他还提到,中共在美国招募留学生、实验室人员、美籍华人等从事间谍活动,因此,“中国(中共)是我们首要重点打击对象”。巴尔之语再度向外界表明,因应美国安全和国防战略的调整,美国司法部如同国防部等其它部门一样,业已将主要精力转向了针对中共的威胁上。

作为美国联邦政府的行政机关,司法部下辖的联邦执法机构包括美国法警、联邦调查局(FBI)、美国缉毒局等,其中FBI的职责之一就是调查间谍活动和人员。

事实上,FBI很早就意识到了中共间谍的威胁。2006年6月,FBI的调查报告显示,当前共有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在美国从事间谍活动,刺探国防与商业机密,中国是其中的头号间谍国。2015年7月,FBI公布的间谍盗窃美国企业关键信息的调查报告显示,经济间谍案例数量急剧飙升,比一年前增加了53%,其中95%的经济间谍案件的罪犯是中共。FBI反情报部门主管之一查普尔(Dean Chappell)称,被盗窃的信息是全方位的,不仅仅是军用飞机高端电子设备以及轰炸机上的东西,还有人们日常可见的所有东西。

显然,北京是美国面临的最主要威胁。不过,在川普就任美国总统前,美国政府虽然知晓这些威胁,也曾向北京提出过抗议,但在行动上却相对软弱,并没有有效遏止中共的行动,(中共的)间谍活动并未减少。

川普就任总统后,面对中共多方面的威胁,全方位调整美国战略,将中共视为“头号敌手”。在此战略下,由美国鹰派主导的政府在经贸、政治、军事、网络、科技、宗教、人权等多个方面,以强硬姿态应对中共的挑衅和威胁,不为中共的虚伪和欺骗所动。中美贸易谈判就是一个实例,它让外界看到了美国的强大实力和坚定的决心。

在针对经济盗窃、欺诈和其他间谍方面,美国当局也毫不手软。去年,美国司法部三度起诉中共情报人员。9月下旬,在美国陆军预备役服役的中国公民纪超群被美国宣布逮捕,原因是他为江苏国安厅情报人员招募工程师和科学家,其中包括一些为美国国防承包商工作的人。10月10日,江苏国安厅副处长徐延军被控窃取喷射机引擎的商业机密,由比利时引渡到美国受审。10月30日,中共情报及黑客团队十人,被以窃取商用客机涡轮发动机数据的罪名起诉。12月1日,应美国要求,加拿大政府逮捕了过境的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而这些案件背后自然有FBI的功劳。

不仅如此,FBI还锁定了中共的以窃取美国等西方国家高科技技术为目的的“千人计划”的成员,这其中有不少在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任职的华裔。去年12月“跳楼”的华裔科学家张首晟据说就是“千人计划”的始创者,也是中共军方间谍,其在死之前已接受过FBI的调查。

而中共投资几十亿美元、遍布美国大学、中学的一百多所对美国学生进行“洗脑”的孔子学院以及几十万中国留学生,也被FBI瞄上。去年2月,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国会一个年度公开听证会上对议员们表示,据FBI在全美各地的分支机构观察,中共政府使用了包括教授、科学家以及学生等非传统的情报收集人员,兼职情报收集工作。他称,FBI正在对有中共政府背景的团体促成的美中学术交流展开积极调查。而FBI亦对各个孔子学院进行“警惕地观察”。

也是在2018年7月,克里斯托弗·雷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重申:“从反情报角度来说,中共在许多方面构成我们作为一个国家面临的最广泛、最具挑战性、最重大的威胁。”“这是因为,于它们(中共)而言,这是一个完全的国家行动。它们不仅派出传统间谍,而且派出经济间谍;它们不仅派出传统情报人员,而且派出非传统情报收集员;它们不仅展开网上间谍活动,而且展开实体间谍活动。”“我们在每个州都展开了跟中共有关的经济间谍调查,所有50个州。它们涉及一切领域,从爱荷华的玉米种子到麻州的风涡轮。所以其数量,它的普遍性,它的意义,是我们国家不能低估的一件事。”

无疑,FBI掌握了大量中共间谍的情报,很多还隐而未发。可以想见,在未来的日子里,业已将中共视为首要打击目标的美国司法部,将充分利用FBI的情报,在适当时机披露更多的内幕,从而遏制中共“弯道超车”、取得全球科技霸权的企图。面对着美国各个职能部门的相继行动,北京反击只能是自取其辱。只能说,中共今明两年难过的日子会越来越多。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