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医生列扫黑除恶榜首? 真正首脑未触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4月12日讯】自2018年1月,中共发起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运动。一年多来,“扫黑除恶”的标语出现在城乡街头,但是“扫黑除恶”的真正对象却未被触及。

中共的“全国扫黑办”于4月9号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四份文件,界定所谓“恶势力犯罪”的有关概念,以及对这些案件的处理方法。

但是,发布会当天,一本《扫黑除恶进企业》的宣传册中,竟将医生列为“中国十大黑心企业”之首。其余的所谓黑心企业依序为丐头、菜市场商贩、建筑包工、妈咪(老鸨)、“线人”、导游、演艺人员、记者及教师等。

这本由江苏省相城区渭塘镇有关当局印发的小册子在网上热传后,有网友质疑,这是有关当局想转移民众对中共医疗制度“看病难、看病贵”等弊病的不满。除此之外,记者和老师的“入选”也饱受争议。网民质疑“黑心职业”的界定标准。

大陆一匿名人士认为,当局最初把医生列为“十大黑心企业”之首,应该是有一些人对某一个部门或某一个组织不满,就用这种方式挑动社会,转移目标。

在中共“扫黑除恶”的令下,全国各地为达绩效,纷纷制定“打黑”指标。但由于“扫黑除恶”没有具体的界定标准,以致有些地区将“失独家庭”、“精神病患”都列入“扫黑除恶”的对象。

前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认为,黑恶势力都有保护伞,而这保护伞就是官方的主要官员。他们是不会自己扫自己的。他们只不过是借着“扫黑除恶”来打压百姓。比如,有很多上访的人,居然被“扫黑除恶”定性为“黑恶分子”。

前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真正黑的,都是有官僚背景的,甚至有的不法官员,他已经成为黑社会势力的头子。把他所在地的单位,都依法成为黑社会的组织了。在这个情况下,他们是不会找自己的。”

对于中共大张旗鼓地执行“扫黑除恶”的运动,这位匿名民众表示,中共不需要界定“扫黑”“恶势力”的标准。在中共制下到底谁黑,大家都心里有数。

大陆匿名人士:“全国各地很多地方公、检、法抓一大批人,有的就是当地公、检、法连锅端。到底谁是黑社会?谁是黑社会保护伞?一目了然。这应该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据了解,去年,江西省至少有23名公安系统官员,因涉贪、充当“保护伞”而倒台。湖北省武汉市公检法“一把手”也因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而落马。

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表示,中共这个统治集团是最大的黑恶势力。比如,许多公民的钱财被黑恶势力诈骗,诈骗的钱财直接汇入中共贪腐团伙。官员与诈骗团伙勾结在一起。

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如果不扫除、不打掉中共这个黑恶势力、黑恶集团的话,你要扫除这个大大小小,其它的这种黑恶势力,那是不可能的。它是其它的大大小小黑恶势力的典范。就是他们的保护伞。”

马晓明认为,中共现在是依靠欺瞒、愚民宣传来维持它的统治,并且依靠警察、警武、军队来巩固它的暴力统治。中共是一切黑恶势力的泉源,它瓦解了整个社会的良善,使得一些比较清廉的行业也相继败坏,这就是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时政评论员石实曾说,中共虽然天天叫嚣“扫黑除恶”,但它并不一定真正地“打黑”;对于有后台的黑社会,它可能这边开展“打黑”行动,但那边它就去通风报信了。

对此,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向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表示,要扫黑就必须要打掉组织,打掉保护他们的腐败官员。如果做不到这两点,扫黑就没有任何效果。

采访/陈汉 编辑/李鸣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