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崩盘危机 分析:埃及对民变无招架余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4月20日讯】苏丹、阿尔及利亚、利比亚政情剧变。分析认为,当前埃及对反政府民变比2011年更无招架之力。若新一波阿拉伯之春又在埃及风起云涌,将是其他阿拉伯国家的不祥之兆。

苏丹人民:一切只能靠自己

苏丹总统巴席尔(Omar al-Bashir)、国防部长奥夫(Mohammed Ahmed Awad Ibn Auf)、国家情报与安全局长高许( Salah Gosh)在48小时内接连去职,瞬息万变情势令人喘不过气来。

奥夫11日宣布,握有绝对权力达30年的巴席尔被捕,国家由军事委员会接管两年。不过奥夫自己只撑了24小时。

曾任英国“卫报”(The Guardian)首席外交主笔的赫斯特(David Hearst)目前是独立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总编辑,他发表“阿拉伯之春再现?埃及是中东革命关键考验”评论文章。

内容指出,2月时曾在慕尼黑安全会议(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与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Mossad)首长柯恩(Yossi Cohen)会谈的高许,本来被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埃及看好将是未来统治者,却同样迅速走人。

文章提到,不像2011年1月25日埃及革命时有媒体在第一线报导,苏丹这场起义发生时情势非常微妙,网路已被禁数月,报纸也遭到审查。在网路媒体同样缺席情况下,是社运人士用手机记录长达近4个月大规模示威,而且妇女在抗议中角色吃重。

几乎没有人信得过继续掌握权力的军方新面孔,在组成文人过渡委员会之前,喀土木国防部外的静坐示威眼看不会结束。

苏丹的抗议人士从2011年失败的埃及革命中吸取教训,他们不再高呼“人民和军队同心”,因为多数情况下根本不是这样。他们不相信由高阶军官或旧政权中的任何人组成新政府,也不冀望获得外援,因为他们理解一切只能靠自己。

不被假意的支持给蒙蔽

在阿尔及利亚,示威群众显然也有这种威武不能屈的坚定不移决心。数十万抗议人士持续要求起诉“当道”,但他们不相信出任临时总统的国会上院议长班沙勒(Abdelkader Bensalah)会实现如此诉求。

赫斯特指出,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显然已给苏丹和阿尔及利亚抗议群众上了一课。首先,不管在埃及或在内战中的叙利亚,阿拉伯之春都“不死”。他表示,尽管抗议人士被贴上恐怖分子标签,但就算当局进行大规模逮捕、出现冤死狱中或严刑拷打情事,反政府民变余烬依旧不灭。

其次,抗议人士已不再相信声称民主准备工作尚未完备的那些人。那些人奉劝,若不笑纳已然获致的点点滴滴,国家将会走上跟叙利亚、也门(叶门)和利比亚相同的命运。但民众还是继续采取跟开罗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上的前辈们相同方式在争取政治自由。年轻抗议人士无所畏惧,而且不被假意的支持给蒙蔽。

第三,正如8年前一样,这场民变具传染力且跨越国界。如果突尼西亚可为埃及更大规模起义煽风点火,那么目前在苏丹和阿尔及利亚发生的事又将伊于胡底。

但2013年或之后掌权的反革命独裁者似乎没有从中得到任何教训。埃及国会16日通过宪法修正案,将总统任期从4年延长为6年,并允许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连任,若他又赢得6年任期,便可能在位直到2030年。

以阿拉伯语“空虚感”(Batel)为名的线上请愿,尽管网站推出几小时后便遭到封锁,仍迅速吸引25万人连署。网路追踪组织Netblocks估计,埃及的网路服务业者挡掉3万4000个网域,以杜绝上述反修宪活动。企图阻挡不同政治立场发声会造成巨大损害,赫斯特写道:“塞西政权所做所为活脱是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

创设“空虚感”网站人士包括埃及前总统穆希(Mohamed Morsi)政府两名部长,以及曾为穆希遭推翻喝采的两名演员。从伊斯兰主义者到世俗派,埃及几乎每一个政治派系都代表这样的立场。尽管出身非常不同政治背景,但他们全都理解到,埃及不能够继续这样下去。

塞西的知己、利比亚军事强人哈夫塔(Khalifa Haftar)正持续对首都的黎波里发动军事攻势,已酿成至少213人丧命、1009人受伤。哈夫塔志在掌握绝对权力,赫斯特说,如果成功了,那么他也只能让利比亚人重新过回那种让他们尽其所能想要推翻军事独裁者的日子。

不过赫斯特认为,在苏丹和阿尔及利亚获致的成果并非本来就注定会发生的,“第二波阿拉伯之春要眼见为凭”,前路迢迢,障碍仍多,而埃及将会是新一波阿拉伯之春是否在中东掀起革命浪潮的关键考验。

他认为,经济被拖垮的结果,中产阶级正在萎缩,3成埃及人生活掉到贫穷线以下,管理失当已使埃及正在面临崩盘危机。

埃及1/3政府预算须用于偿还政府负债的利息。赫斯特写道:“独裁者杀人不眨眼,却显然治理无方。”他强调,没有因内战而分崩离析的阿拉伯国家也因统治者无力遏制自己倒行逆施造成的危害,而都处在没完没了的危机状态下。

从各种指标来看,相较于2011年,今天的埃及对反政府民变更无招架余地。赫斯特认为:“第一波阿拉伯之春在埃及遭到镇压,但随之崛起的埃及独裁者将遭到覆灭。”他指出,果真如此,这对那些剥夺基本人权的阿拉伯世界其他国家将是不祥之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