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张三丰(1) 真人临世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真人盖世张三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前言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

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补天,后羿射日,亿万劫生命长河,古老的神话代代流传。走入历史的最后乐章,辉煌五千年文明中,归真的路几何?

黄帝,人类文明始主,完成人间使命,乘龙飞去……

二千年后,老子留《五千言》,西出函谷关,匆匆隐去……

五百年后,佛教传入中土,儒、释、道思想交相辉映,间杂佛道相争,千年不绝……

元宪宗八年(公元1258年),忽必烈(后为元世祖)亲自主持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佛、道大辩论,参加辩论的名僧高道有五百余人,道教在论辩中大败,道士被勒令削发为僧,保留老子的《道德经》,其余道书尽数烧毁,以正本清源,道佛两家,此消彼长。朝野上下,“却病延年则有,白日飞升则无”,“养生之术则有,神仙之事则无”,呼声一片……

此时,历史推出千古真人张三丰,他得造化之机,去来倏忽;夺乾坤之妙,隐显微芒;阐三教之真,醒亿万沉迷;深居武当,辟千秋道场;创太极神拳,缘接后世习练者亿万。大道无敌,天地一人!

第一章 真人临世 浩然玄妙现

一、真人临凡

史载,张三丰本名张全一,字玄玄,号三丰。祖先为江西龙虎山人,张三丰祖父精通占星术,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气将从北起,于是,带家人迁往辽阳懿州。张三丰生于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时。据古籍所述,张三丰降诞之夕,张三丰母亲林氏“梦斗母元君手招大鹤,止屋长啸三声。”(明陆西星《淮海杂记》)斗母元君为北斗众星之母。张三丰出生时便有仙人昭示并护持,来历非凡。

张三丰在《九更道情》中讲述了人类生命来源于宇宙更高层次,开天辟地之时,下世进入东土神州,迷的三界。

“自从离了古灵山,混沌初分下世间。西方有本,丢下根原。来在东土,性命落凡。失迷了,老母当初未生前。”

二、拜道脱翳

张三丰丰姿魁伟,面相生得神奇,龟形鹤骨,大耳圆睛。五岁时他得了奇怪的眼病,视力每况愈下。这时有方外异人来到张三丰家,自称张云庵,住持碧落宫,号白云禅老,对张三丰父母说:“此子仙风道骨,自非凡器,但目遭魔障,须拜贫道为弟子,了脱尘翳,慧珠再朗即送还。”(清汪锡龄《三丰先生本传》)

张三丰到碧落宫随张云庵道长学道,半年后张三丰眼病痊愈,但没有即刻回家,他在碧落宫待了七年,在道观中度过他的少年时期。张三丰天资聪慧,学习道经过目便知,闲暇时兼读儒、释两家之书。他读书有个特点,常常是随手披览,知其大意就行,并不深究。悠悠七载,张三丰母亲思子心切,道长遂送三丰回家,回家后专心于儒学。

七年的碧落宫生活,为张三丰日后修道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少年时便立下修道志向。

少年立志道心坚,
跳出樊笼出水莲。
散尽锦云空似洗,
一轮明月挂长天。

——明万历《贵州通志》卷十二《仙释》

三、了却尘缘

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张三丰十三岁,元朝实行“举茂才异”,选拔人才,张三丰脱颖而出,被推举为秀才,翌年,成为“文学才识”。至元甲子(公元1264年)秋,张三丰出游燕京(今北京),结识平章政事廉希宪,廉希宪见张三丰奇才异能,博三教,晓古今,即奏补中山博陵(今河北保定)令。

世间的荣耀,令不慕荣利的张三丰无比孤单,胸怀出世大志,难遇知音,如高飞鸿雁,高处不胜寒。张三丰写道:

“我不愿登黄金台,我只愿饮黄花杯。醉里昏昏忘天地,古今名利总尘埃。”(《甲子秋游燕京作》)

“家国伊人任,孤哀独我单。澘然双泪落,飞雁影高寒。”(《有感》)

黄金台,指战国时期燕昭王有感于千金买骨的故事,高筑“黄金台”以招贤纳士。

其间,张三丰闲游以晋朝葛洪修道处命名的葛洪山,看到洞天福地,触景生情,多想去寻找诗仙李白吟诗论道,希望“早将壮岁尘缘了”,入山修道。“毛义从兹隐,葛洪岂恋官!欲寻李太白,同说大还丹。”(《有感》)“早将壮岁尘缘了,五岳三山归去来。”(《甲子秋游燕京作》)

张三丰也被廉希宪推荐于元朝开国宰相刘秉忠。刘秉忠见到张三丰,惊曰:“真仙才也。”张三丰学贯三教,刘秉忠大有知音相遇之意,欲提拔张三丰。收到刘秉忠书函时,张三丰父母相继谢世,张三丰从小立志修道,只等了却尘缘,张三丰致书刘秉忠,表其道心坚定,矢志不渝。

“太平良宰相,千古能几人!青囊乃余事,不愧帝王臣。得公一语重千金,公书赐我我动心。所言地理无人识,惟我默默信其深。公何为者重贱子,此恩此德提吾耳。公柬来时独憾迟,亲骸已葬不敢起。长白千龙数千里,我从小干藏之矣。不望名,不望利,只望吾亲安斯地。穴城大山宫小山,门有仙桥获我意。以此答公公谅之,莫云小子强陈词。他日访公邢州道,八盘山下请公思。”(张三丰《答刘相公书》)

本希望安置双亲后拜访刘秉忠,不想刘秉忠很快也过世,张三丰留诗一首,遥挽刘秉忠:“博学其余事,今之古大臣。澹然忘嗜欲,高矣脱风尘。举世谁知我,登朝屡荐人。八盘他日过,清酒奠公神。”(张三丰《遥挽刘仲晦相公时至元十一年冬月初旬也》)

张三丰回老家辽阳为双亲守孝,三年期满,便有丘道人叩门相访,剧谈玄理。道人既去,张三丰便告别妻儿,束装出游。这一年张三丰三十二岁,开始了他漫长的大道寻真之旅。

多年以后,张三丰再次见到丘道人,并同游西山,方知丘道人乃丘处机。“天寒白日澹幽州,燕市重寻旧酒楼。新学疯狂为醉汉,故交豪杰已荒邱。驹光不似壶中日,蚁命犹如水上沤。我遇至人谈大道,西山晴雪共遨游。”(张三丰《燕赵闲游䎸邱长春遂同游西山》)

丘处机是道教全真道龙门派祖师,曾西行万里拜见成吉思汗,说蒙古人的“长生天”就是中原讲的“道”,中原为神定通天之门。之后成吉思汗诏命丘处机掌管天下道教,诏书中还提到“朕常念神仙,神仙毋忘朕也”,对丘处机的礼遇极高。#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