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西部矿业爆巨雷 谁是昔日政商利益核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一季度GDP数据17日公布一周后,所谓高于市场预期的增速6.4%,并未激励A股走高,反而在23日跌破3200点整数关口,个中原因包括了上市公司再上演业绩“变脸”潮,而这波的主角莫过惊动央视新闻与上交所的有色金属国企巨头──西部矿业

据报导,西部矿业持有的青投集团25亿股权将全部计提减值损失,因此2018年度业绩从原本预计盈利1亿元大幅下修为亏损20.63亿元。

西部矿业这笔“投资失利”,等于一口气亏掉了过去7年的净利润,但公司此前却从未发布过任何风险提示公告,这也让近19万股民猝不及防踩雷。

今年1月29日,西部矿业2018年业绩“预喜”公告后,其股价每股从5.35元攀升至最高7.37元。直到4月18日,西部矿业披露25亿股权投资一夜归零,次日(19日)股价报收6.52元/股,大跌超过7%。

今年3月,有媒体统计A股上市年数超过十年的“熊股”,数据显示,西部矿业是沪深两市表现最差的股票,上市至今跌幅高达77.76%,领先中石油(77.11%),成为上市超过十年的股票中的第一熊股。换言之,如果上市时买了西部矿业股票一直持有至今,不仅不赚钱,相反还亏损超77%。

西部矿业是在2007年7月12日上市,发行价13.48元,当天收盘价高达32.84元。同年8月28日,股价达到顶峰68.50元。同年10月股价开始出现反转,并由此一直走下坡路。

A股第一熊股西部矿业的中小投资人被深套,但原始大股东──所持每股成本基本1元以下,甚至0.5元左右,在上市后纷纷减持,最保守的计算,个个累计套现十几亿元。特别是,IOP前的PE(私募)更获得了近100倍的投资收益。除此,时任西部矿业董事长毛小兵因此于2009转进西宁政坛。

西部矿业上市7年后,2014年4月,毛小兵做为青海“首虎”在西宁市委书记任上落马,随即各种报导同一个主题:西部矿业上市前的利益输送,西部矿业IPO既得利益者狂欢、PE腐败的肮脏盛宴等。

毛小兵案被众媒喻为“国企IPO分肥范本”,惟毛小兵只手不能遮天与通天。众媒包括官媒除了点名了苏荣、蒋洁敏与毛小兵的交集,还触碰到谁批准了西部矿业的港资和外资,谁批准了西部矿业上市。

对照相关时间轴,2002年西部矿业私募前的改制,2003年私募时的违规增发,时任青海书记苏荣和副省长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2004年4月商务部两度审批西部矿业外资(实为私募股权假借外资入股),时任商务部部长是薄熙来。2007上市前夕西部矿业大规模转增送股(无偿配股),时任证监员会副主席姚刚掌IPO的发审大权。

在西部矿业IPO时披露的前十大股东,其中仅4个(基本是国资系)尚无明显瑕疵,剩余六个都有问题,而最有问题的第五大股东:Newmargin Mining Co., Limited (NMC)及一致行动人第八大股东:上海联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也是西部矿业上市前的利益输送核心的核心。

对于这个利益核心的核心的披露,早在毛小兵落马前,即2011年南方周末《国企上海工贸潜伏7年——西部矿业7%股权的隐秘进退》一文,揭国有独资的上海工贸、上海工投(二者为母子公司)与上海联创的关系。而这个联创到底又是何方神圣一手通天?上海联创于1999年7月21日在上海注册成立,股东有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中科院旗下基金会,以及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

据《21世纪网》记者于2014年4月28日(即毛小兵落马4天后)在上海市工商局网站的查询结果显示:上海联创已经从国资风险投资公司摇身一变为外国法人独资的上海永宣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不过上海联创至此也已水落石出,其大股东上海联和投资的实控人众所周知是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当时身兼中科院副院长。

而西部矿业IPO时六个都有问题的大股东,有5个都是西部矿业2003年私募时突击参股的,也都与江绵恒有关,除了上海联创与其设立来代持股份的假外资壳公司NMC,第二大股东的背后的“中科信”又是中科院背景的,第三大股东来自上海的安尚实业,第四大股东是华尔街投行高盛,而江绵恒的儿子江志成哈佛毕业后曾加入高盛直接投资部门。

《北京之春》杂志曾刊登“原八九戒严部队部分官兵致江泽民的公开信”,信中称江泽民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国际专家分析,江泽民希望通过文革式运动迫使高级官员对他效忠以增强自己的权威,1999年7月20日发起一场政治运动以“消灭”法轮功,由此更加腐败治国。中共党史专家阮铭说过江泽民时代是中共最腐败的时期。民间讽刺“三个代表”顺口溜江泽民代表贪污腐败。自习近平打老虎以来,那些老虎基本都是江泽民派系的人,那些高官也都是江提拔的。

上市12年后今天才爆巨雷的西部矿业,早在2003年时已是“私募股权基金倒卖PRE-IPO额度、转手赚大钱的真实故事”、也是“国企IPO分肥范本”,它也是江泽民下台前后,江家加速大捞特捞的一个写照。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