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为何人民币无缘“全球最美钞票”?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发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的消息被各大陆媒竞相报导。然而,与此同时,世界钞票协会却传来了“加拿大10元新钞,获评2018年度最美钞票”的消息。这是时隔15年后,加币第二次夺冠。在2004年首届“全球最美钞票”年度评比中,正是加币20元夺得了首个冠军。此外,在2011、2012和2013年,加拿大纸钞还相继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当中国人民银行只是“对票(币)面效果、防伪特征及其布局等进行了调整”;力求“采用先进的防伪技术”、“提高人民币防伪能力和流通寿命”,却只能满足于“使公众和自助设备易于识别”时,人家加币已打破“横版”的固定模式,大胆的采用竖版设计了。此次夺冠的加拿大10元新钞,不仅在外观设计上力求创新,且在纸币图案的内涵上也寻求突破。

网络上有文章介绍,在加国公民对“一位他们认为标志性的加拿大女性人物”进行提名后,10元加币的正面就“被印上了非裔加拿大民权活动家维奥拉·戴斯蒙德(Viola Desmond)的头像。这名“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加拿大公民的共同意愿”的黑人女性曾在影剧院观影时,“坐在了白人专属的区域,并拒绝让出自己的位置”,她“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挑战……最终成为了加拿大历史上公开反对种族歧视的开端,推动了现代民权运动的发展”。

为了“在促进人权方面做出努力”、“加强公众对人权的理解”,加拿大的全新10元钞不仅在正面首次印上了上述这位非王室女性头像,还在背面印上了加拿大人权博物馆的图像。正如现任的加拿大银行长所说,“纸币的设计不只是对‘如何增强其安全系数和使用持久度’的考虑,它也是一种‘去讲述加拿大自己的故事’的艺术”。

相比加国全新10元钞的“艺术”旨在捍卫与促进该国“公民的核心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我们不禁要问,中国每种面额的新版纸币都仍印着10年未变的大独裁者、曾不断发动政治运动、屠杀了几千万中国人的刽子手毛的头像,又是在捍卫和促进什么呢?

遍观那些发达国家的纸币,我们不难发现,正面所印的不是历代皇室成员,就是对国家做出过卓越贡献的知名人物。请问,毛对1949年之后的中国到底有啥贡献?让国民集体陷入大饥荒、大屠杀,而自己却过着骄奢淫逸的快活日子的“毛太阳”到底是解放了中国人,还是奴役了中国人?

新版人民币花里胡哨的改了半天,恐怕也只为符合那句“富有‘新时代’特点的‘绕口令’:‘该改的、能改的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看来,中共是打算沿着逆世界而行的独裁之路走到黑了。所谓独裁,不仅意味着民众权利会被强权剥夺,更预示著民众的私有财产将被暴政洗劫一空。从人民币虽历经多次改版、却仍无法遏制假币泛滥、甚至能从银行提款机取出就足以洞见。

人家“全球最美钞票”是“充分利用了创新技术,很难伪造”;德国的假钞流通概率极低,“一个德国人要活到833岁才有机会收到一次假钞”;日本更是由于钞票“在纸张、印刷、水印方面制作精良”,伪造需要很强的技术,因此根本就没什么假币。而中共治下的中国呢?按照公安部的统计数据,到2004年7月时,“共破获一千多起人民币假币大案”,“破获收缴的假人民币多达四亿余元”;“自2000年以来,收缴假币累计已超过二十亿元”。

2014年,据陆媒报导,济南一位女士从银行自助取款机中取出2000元,其中一张在购物时被验钞机验出是假钞。对此,有文章披露,“在大陆每年发现的假钞达10亿元以上,银行却对现金提款机中提取的假钞不负责”。更可怕的是,早在90年代初,中国就出现了高仿伪钞,“不仅肉眼难辨,甚至许多验钞机也无法识别”。不少民众反映,这类伪钞若没有“内鬼”,是不可能造出来的。

多年之后,来自中国的、仿真度极高的美元伪钞甚至想要飘洋过海,大大咧咧的入境韩国。2014年,韩国釜山海关就查获了一批面额100美元、能“骗”过中、韩两国验钞机的伪钞。美元伪钞进不来,但假人民币却可随着大量的中国游客径直流入韩国。据济州岛一家免税店所述,每天因中国伪钞而损失的资金达8千到1万2千元人民币,周末收到的伪钞更是高达1万5千元。

可见,中国的假币害人害己、早已为祸一方。对中国人来说,要想从财富中止损,必须防范的又何止是假币?显然还有超发的人民币。此次中共当局发行新版人民币,焉知不是对大量增发的人民币流入市场可能引发民众恐慌而有所忌惮?以旧换新的“障眼法”将为中共转移民众视线、从而加大力度印钞提供极大的方便。看来,独裁恶党仍打算将人民币“外升内贬”的假象继续营造下去。在自私自利的中共暴政面前,“民穷”那都不是事,“国富”、“党富”才要紧。

中共为一己私利,不惜祸害人民,也玷污了本该彰显国民意愿、反映国计民生的货币。在中共这个强盗、恶匪手中,人民币永远也成不了“全球最美钞票”。那些表示要参与“一带一路”的大国、小国,都曾因人民币存在巨大风险而拒绝让其成为交易货币。从这些国家难得一致的选择就不难看出,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人民币就只可能被视为“红祸”、让人惟恐避之不及。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