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五四运动真相: 爱国救亡还是暴力火种?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5月05日讯】5月4号, 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中共高调举行纪念活动,将之称为伟大的“爱国救亡运动”, 并要求大陆青年要“爱国、爱党”,引发海外舆论的关注。那么受到中共如此吹捧的“五四运动”真相到底如何? 请看报导。

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中共高调开展各种纪念活动,从喉舌新华社到各省市党媒,从大陆本土到已经被中共控制的港澳地区,无不在宣扬“五四运动”如何伟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也亲自在纪念会上发表讲话, 要求大陆青年爱国,要听党话、跟党走。数十次提到“爱国”这个字眼。

旅美时事评论员蓝述:“五四运动中共一直把它非常重视,主要是因为五四运动的本身造成了马列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从而为中共正式成立奠定了一些基础。”

五四运动的起因,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举行的巴黎和会中,西方国家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当时,身在北京的“国联同志会理事”林长民,在《晨报》上呐喊:“山东要亡了!同胞奋起!”,煽动舆论将矛头直指当时民国北洋政府中,以曹汝霖为代表的亲日派高官。

1919年5月4号,被《晨报》消息激怒的3000名北京青年学生,汇集到天安门,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要求惩办亲日高官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

当时因为北洋政府要求文明对待游行学生,没有携带警棍的警察只好在曹汝霖家的大门上贴上封条,来保护曹汝霖。不过群情激愤的学生,不但冲破了政府的封条,更有愤怒的学生拿起大石头,朝曹汝霖年迈、瘫痪的老父亲猛砸,并放火焚烧曹汝霖的家——赵家楼。学生把北洋政府的外交官员章宗祥打成严重脑震荡,身上56处伤的章宗祥不得不送医急救。

那么,这些人真的是爱国吗?

据文献记载,一些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多年后在抗日战争期间投奔了日本阵营,当起了“汉奸”。其中号称“五四”先锋的北大学生梅思平,还高调出任了汪精卫汉奸政权的部长。

而事实上,五四运动也没能救回青岛,青岛的回归是几年后美国促成的。

原山东史学教授刘因全:“那个时候俄国搞了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就开始向外输出革命,中国的一些青年人也受了俄国的影响,也就有了这种所谓的新思想,所谓的新思想就是苏俄的共产主义思想,就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正好这个时候有了巴黎和会,国内许多年轻人不满意,受了蛊惑以后,他们藉这个机会就掀起了这么一场运动。”

据五四运动学生领袖匡互生回忆,民国北洋政府警察没有对学生使用任何暴力,而是极力苦劝,甚至跪地哀求学生不要使用暴力。事后虽然学生领袖张国焘被捕,不过很快就被释放,当时张国焘却不肯离开,甚至预备汽车燃放鞭炮也不能满足张国焘等人的要求,最后由徐世昌总统府道歉,北大校方指点他们已经成名,大酒送别并汽车护送,张国焘等人才昂首挺身的离开。张国焘后来成了中共的创始人之一。

刘因全:“五四运动现在看来,它是一个转折点,把中国从正常的民主化发展的历程,转变成向所谓的社会主义、所谓的共产主义转化的一个过程,开始了红潮的泛滥,一直到现在走过来,我们看到这完全是历史的大倒退。”

大陆“开放时代”杂志2010年刊登署名文章评论说,以火烧赵家楼、暴打章宗祥为重要情节的五四运动是一个暴力事件,政治诉求的合理性完全遮蔽了暴力行为的残忍性和犯罪特征,在社会常态下,纵火和伤人必须受到惩罚,否则公共生活必然陷入野蛮状态。

当年的公共知识份子梁漱溟曾发表社论,谴责大学生的暴力行为。

现居香港的历史学者冯学荣表示,五四运动,“除了打伤一个人、烧毁一栋房、撤了三个官、留下暴力的火种之外,没有什么裨益可言:既没有救国,也没有立德。一场胡闹,仅此而已”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