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经济危机 牵动阿根廷10月总统大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5月07日讯】阿根廷总统选举将在10月27日举行,可能像2018年巴西总统选举那样的两极分化,而国家经济危机可能影响选举结果。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试图在贫困加剧、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率超过54%的情况下连任,但其主要对手、前总统费南德兹(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却在最近的民调中屡次超越马克里。

2015年马克里当选阿根廷总统,标志着基希纳(Kirchner)家族在阿根廷执政12年周期的中断,且由一个自由经济学家团队带领的改革派形象政府取代民粹主义政府。

费南德兹执政8年期间,与阿根廷的外国债权人关系决裂,甚至停止支付外债,她被批评给予超额补贴、干预官方统计机构公布假通膨率,并采取货币控制政策,促使外汇黑市交易蓬勃发展。

马克里是由中右翼联盟政党推选出的候选人,承诺推动变革,以解决阻碍阿根廷经济成长的结构性失衡问题。但自他上任总统以来,坏消息不断,2018年经济衰退2.5%,今年预期再衰退1%,阿根廷币披索持续贬值,而基准利率已超过72%。

阿根廷政治咨询公司Synopsis最近完成的调查反映出阿根廷两极分化的情况,24.8%的受访者认为国家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是费南德兹,25%声称是马克里的责任。

面对各项负面指标以及对手在民调中的表现,马克里在4月宣布一系列违背其自由经济理念的措施,如冻结60项消费品价格。

在此之前,马克里还撤销了财政部长盖伊(Alfonso Prat-Gay)的职位,中央银行总裁辞职,以及向国际货币基金(IMF)求助。

马克里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主要支柱是财政整顿和紧缩性货币政策,意即采取减少政府赤字和提高利率以遏制通货膨胀的措施,但这些措施通常会冷却经济,因为降低公共部门投资能力的同时,增加民营企业的资金成本。

虽然这些措施不受欢迎,但马克里政府期望一旦通货膨胀降低,经济恢复成长,可以得到阿根廷人的支持,只是脚本运作却不如预期。

与此同时,美国提高了基准利率,将新兴市场的资金转向较安全的市场,造成阿根廷资金大量外逃,陷入外汇危机,美元汇率从2016年9披索兑1美元涨至目前约40披索兑1美元。

一般来说,汇率贬值对通货膨胀有负面影响,对生产设备和进口产品造成压力,提高产品的最终价格;阿根廷经济非常美元化,影响更加严重。

面对此情况,阿根廷政府在2018年5月向IMF求助,IMF同意释出600亿美元让阿根廷支付债务,避免阿根廷继续扩大负债。

马克里也采取删减公共部门支出、提高赋税和利率等措施,但阿根廷经济的主要问题通货膨胀率没有降低,反而从2018年5月约25%跃升至今年3月54.7%。

眼见总统选举逼近,国家经济仍然一团糟,马克里于是决定“用民粹主义与民粹主义作斗争”。

除了冻结物价外,马克里政府也取消了汇市交易的“不干预区”,即可以通过买入或卖出美元来干扰外汇市场,以抑制货币波动。

牛津经济公司(Oxford Economics)经济学家师卡萨林(Marcos Casarin)指出,这些都是具选举目的的异常措施,目的只是让生活每况愈下的阿根廷人觉得政府致力于打击通膨。

尽管费南德兹被指为马克里的主要可能对手,她仍面对一系列涉贪的司法指控;而中右翼联盟政党也不一定推选马克里角逐连任。

卡萨林指出,不管候选人是谁,面临的挑战都是征服阿根廷人的心,因为他们已经厌倦了许多诺言不能实现的政府。

──转自《中央社》

(责任编辑:叶日观)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