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科技公司沦中共帮凶 思科定制追踪法轮功学员设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5月08日讯】近日,有关中共利用面部识别技术对社会特定人群实施大规模监控的手段已经普及到北京的消息传出,再次引起人们对中共利用现代高科技侵犯人权、迫害国民的担忧。日前,有美国媒体发文指出,西方一些科技公司沦为了给中共监控审查乃至人权迫害提供技术的帮凶。其中,美国思科公司曾为中共定制追踪法轮功修炼者的设备。

西方一些科技公司沦为中共侵犯人权迫害国民的帮凶

《美国之音》5月7日发文称,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网络言论管控和网络监控最严的国家,而中共之所以能够动用世界最先进水平的技术对国民实施监控,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西方公司给中共提供的多方面协助。报导称,“如今中共当局用于网络进行信息封锁和监控的硬件设备和与之配套的软件,最初都是由西方公司提供的。”

报导披露,中共当局2008年开始大规模建设网络信息柏林墙(即所谓“大防火墙”)的时候,美国思科公司曾向中共提供了相应的技术设备。思科公司甚至还专门设计了一种网络设备,可以让中共对它所要镇压的法轮功追随者进行识别、定位,以便可以对他们进行追踪迫害,包括施行酷刑。

除此以外,雅虎公司一度向中共当局提供用户信息,让中共以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对好几位政府批评者定罪判刑。

苹果公司则配合中共的要求,把中国网民可以用来绕开中共网络信息封锁的虚拟私人网络VPN等应用软件下架,导致苹果公司被批评“已成了中共当局宣传机器的一部分”。

谷歌公司在2010年发现中共当局试图窃取其商业机密之后,曾决定不再遵从中共指令封锁资讯,并决定将谷歌网络搜索业务转移出中国大陆。然而有消息指,近年来为了再度进入中国市场,谷歌公司按照中共当局的要求专门设计了一款名为“蜻蜓”的搜索引擎,可以自动屏蔽中共所不喜欢的信息。在有关的消息去年曝光并引起强烈的谴责之后,谷歌声明已经搁置了“蜻蜓”项目。

面对来自西方和中国国内的批评,苹果等西方公司普遍提出的自我辩护理由是,它们要在中国经营就别无选择,只能遵从中共的法律。

对西方公司的这种自我辩护,来自中国的法律学者滕彪表示,这种辩护其实是没有道理的,首先是从伦理上说,任何公司和公民个人都不应当遵从践踏基本人权的恶法;再者,中共当局发布的用于网络监控和迫害的法规也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和宪法。

《北京之春》杂志的荣誉主编胡平则指出,当初西方公司在中国经营迎合中共当局的要求,它们为自己辩护的理由是,它们通过遵从中共的要求得以留在中国,从而促成了中国的持续开放,从而给中国公民带来好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说法越来越站不住脚,因为中共的要求不断提升,对中国人的自由,自由世界的损害越来越明显,因此现在是在中国经营的西方公司做出明确选择的时候了。

思科为虎作伥自食恶果  西方科技公司应引以为鉴

事实上,西方公司放弃维护人权的原则沦为中共帮凶,虽然短期内或许可以获得一些现实利益,但从稍微长远来看,这样做最终恐怕会导致这些公司自食恶果。曾经帮助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思科公司逐渐被华为排挤出中国市场,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1999年中共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之后,为了强化对中国国民的监控,中共从2000年起开始打造“金盾防火墙”,当时华为和思科都曾与中共官方合作,配合中共的要求协助设计和完善金盾工程。

2011年,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人权法律基金会”(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曾代表十一名中国公民将思科告上法庭,指控其当年曾助纣为虐,为中共量身定做打造产品,监控法轮功学员。

思科这样不惜突破道德底线去讨好中共,无非是为了在庞大的中国市场中占据垄断地位。然而事与愿违,在思科与华为合作过程中,华为依赖中共政府的支持,用隐蔽的手段盗窃并复制了思科的技术和设备。最终的结果是思科拱手让出了中国电信市场的垄断地位。

据公开的资讯,2002年思科在全球数据通信领域市场占有率曾经高达70%,也占据着中国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的最大份额。然而好景不长,很快思科就发现他们的技术被华为盗窃了。

2003年1月23日,思科在美国德州正式起诉华为及其美国分公司,指控其非法复制和盗用思科的IOS软件,包括源代码,抄袭思科文档和其他受版权保护的材料,并侵犯思科专利。

经过一年多的诉讼,由第三方中立专家深入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思科的源代码已被用于华为的Versatile Routing Platform上。来自思科IOS的两个库文件遭到偷窃。华为已经用VRP版本替换了库代码,但替换方法存在缺陷,必须重做。正确的程序更简单明了。”

2004年7月29日,思科和华为达成和解协议。华为答应停止生产Quidway系列的路由器和交换机,停止使用思科专用的CLI语言界面,用户手册,帮助显示屏幕,以及删除有争议的源代码。作为交换,思科放弃诉讼。思科可能还得到金钱补偿,但数量没有被透露。

对于思科为何最终在全胜的势态下选择和解,业界人士认为,当时思科还想保住中国市场,因此不得不在中共官方压力下妥协。

不过,思科的退让并没有换来华为的手软。华为毫不留情继续加紧排挤思科,争夺分销商和市场份额。由于华为背后有中共政府提供强大财力支持,思科也在与华为的价格竞争中落入劣势,净利润逐年下降。

2011年,思科开始大量裁员,股价下跌。而华为则逐步取代思科,占据了中国路由器市场最大份额,并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

2014年2月7日,陆媒前瞻网引述华为内部消息称,华为总裁任正非“已经对内发布全面战争动员,全球绞杀思科。”

根据Sanford Bernstein公司2015年下半年公布的数据,“思科在中国路由器市场的份额自2014年初以来减少了一半,而华为则从40%左右大幅跃升至70%,而且还在不断增长。”

有舆论认为,思科公司配合中共作恶,最终却反而被中共政府支持的华为公司一步步排挤出中国市场的事实,足以成为西方科技公司引以为戒的反面例证。

(记者唐迪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