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人间地狱(8)

我们牢房的号长是个杀人犯,他所在的团伙都是年轻的郊区农民。他们先后跨越四省,疯狂劫持过十多辆出租车,并且杀死四个司机,直到有一天他们在街头喝酒时,被一个偶然路过,侥幸逃生的受害者认出并悄悄报警。

负责管理我们号房的警察刘安红,十分凶狠,喜欢打人,是看守所令人生畏的四大杀手之一,绰号愣刘。

我蹲过的十几个中共每个看守所都有几大杀手,性格暴躁,经常打人。

愣刘任命杀人犯当号长,从而利用其他囚徒对杀人犯的恐惧,威逼其他囚徒干活。

愣刘还擅长诱惑大家检举揭发,这样他和检举人都能立功受奖。愣刘立功可以升官发财,杀人犯立功可以免除死刑。

但是可能因为我们号长杀人犯检举的案子不够分量,或者其家人没有提供贿赂给办案人,其最终也被判死刑。

最令这个杀人犯绝望的是,愣刘要求杀人犯捐献器官。杀人犯一开始坚决拒绝了。受到传统文化影响的中蝈人,一想到临死前要被活摘器官,死后还可能大卸八块,甚至粉身碎骨,就会崩溃。

但是愣刘威胁他,要把他调到严管仓,以后既没菜吃,也没烟抽,甚至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

愣刘最后还告诉他,现在死刑犯都会被活摘器官,无人能够幸免。死刑犯临刑前手脚捆住,往手术台上一按,全身器官能摘完,然后再拉到院子角落打两枪。

是否签署自愿捐献器官,都是一样的结果。区别只在于打不打麻药。不签字的,就不打麻药,因为这样活摘的器官更好。

如果号长死刑犯答应捐献器官,愣刘说他可以说情,让他少挨几刀,大致落个全尸。

愣刘让杀人犯考虑几天,他吓得几夜睡不好觉,夜夜做噩梦,梦见自己不仅被大卸八块,内脏还都被活生生地摘出来。

最后他终于屈服。一审判处死刑后,回号房前就会被戴上脚镣手铐,已经无力反抗。二审判决书下来后,他就与同案换了号房,我们就见不到他了。

我们日夜轮流值班,看守即将被活摘器官的死刑犯。将死的人一般都魂飞魄散,瞳孔扩散,彻夜无眠。

很多人以为死囚最后会得到优待,比如一顿临行酒饭。其实几乎什么也没有。大不了大伙儿凑钱从干部小厨房买点剩菜给死囚送行,看守所叫上路。

看守所对所有人都是一毛不拔,尽管他们分享出售死囚器官的巨额利润。但是谁也不会感激死囚,而是认为理所应当。

我在看守所曾经先后目睹多位即将被处决的囚徒。他们都像元魂出窍,手足无措,对其他人并不构成威胁。

以前中共处决死囚,往往如临大敌。现在不再出动端著步枪,刺刀出鞘的武警,只派两个警察架著死囚的两只胳膊,防止他瘫倒在地上。

以前中共处决死囚,是在郊外山脚下,家人还可收尸。现在怕家人看到残缺不全的尸体,就在看守所活摘所有有用的器官,然后裹些残渣,拉到火葬场直接烧掉,再把骨灰盒交给家属。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