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王维洛:从上善若水到弥河是条害河

“弘扬传统文化”大赛参赛作品 ——谈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

每一个中国人心中都有家乡的河流,它抚养著中国人、培育著中国文化。人们往往把故乡的河称为“母亲河”。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但是1949年后,“母亲河”就成为了“害河”。向苏联学习,建造水库大坝。如今一条小小的弥河上就有121座水库大坝,江河寸断。中国有四万多座水库大坝工程是病危水库,是一颗颗的定时炸弹。当水库大坝工程将水拦蓄在高处,水距离道就很远了。人们不得不面对无坚不摧的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2018年寿光洪水就告诉人们这个道理。

一、弥河因2018年8月的一场洪灾而出名

弥河在2018年8月21日之前还是山东省境内一条默默无闻的小河。弥河发源于沂山,流经临驹、青州与寿光,全长206公里,流域面积3848平方公里。早在7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这里居住,与河流共生存,繁衍生息。夏、商时期这里就存在多个封国。姜太公是周文王与周武王的老师,他为周朝做出重大贡献,周武王把弥河流域与周围地区分封给姜太公,称齐。在春秋、战国时期,齐国都是一个强国,也是中国政治、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历史上弥河被称为是这个地区的“母亲河”,弥河抚养著流域内的居民,培育著中国文化。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寿光市(县级市)成为中共统治下的一个模范市县,是中国重要的蔬菜和原盐产地,以种植反季节的大棚蔬菜为主,供应北京等地,号称是中国经济强县,名列五十名之内。另外寿光市还是中国所谓的首批国家生态城市、全国文明城市、全国卫生城市、全国环保模范城市、全国节水城市、全国文化先进市、全国科普示范市,获全国人居环境奖,中国城市全面小康指数前100名,寿光市所获得光荣名称和奖励多到无法数清。特别是2018年3月8日,习近平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对农业农村改革发展的“潍坊模式”“寿光模式”给予充分肯定,认为是中国农村现代化的典范。

但是习近平的话音落下不到半年,2018年8月国家生态城市寿光市遭受严重洪灾,弥河也因此名扬世界。

2018年8月21日弥河发生洪水,寿光河段水位迅猛上升,河水倒灌,河堤溃决,造成大量民居、蔬菜大棚和田地被淹没,16人死亡和失踪,据官方报道,有9999间房屋被淹没,直接经济损失达92亿元人民币,差不多相当于寿光市2016年的全年全部公共财政收入。其实,寿光的真正经济损失远远超过这个数值。仅仅被洪水毁破坏的蔬菜大棚就多达20多万个。按平均造价在15万至20万之间,这个经济损失就高达300多亿到400多亿元人民币,还没有计算大棚中蔬菜的损失。饲养业也是寿光农业的一个重要支柱。寿光市上口镇口子村村民李升荣夫妇一共养了500多头猪,这次洪灾,养殖场的水位达到了2米多高,500头猪几乎全部被淹死。按每头猪的平均价格为1700元,李升荣夫妇一家仅养猪这一项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85万元。寿光市像李升荣一家的受灾农户有几万户,而寿光市的总受灾人口50多万人,寿光洪灾的经济损失能用92亿元人民币打住吗?

更为悲惨的是,寿光市孙家集街道丁家村39岁的农民张金来,2016年借贷款10万元建造的蔬菜大棚被毁,受灾后想再借钱买水泵排水被银行拒绝,走投无路,在积著水的院子门口用一根尼龙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年老的父母、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第二个孩子出生时曾被罚超生款13万元)。无论是政府还是个人当时能够给予张金来一点资助,哪怕是几句安慰的话,他也有继续生存的勇气。

2018年8月23日在潍坊市政府的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上,中共潍坊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田庆盈说,山东省先后拨付救灾资金500万元和2300万元,潍坊市拨付6500万元,慈善资金发放700万元。共计1亿元人民币。

根据寿光市慈善总会提供的数据,截至8月25日,寿光市慈善总会共收到抗灾救灾捐款2895万元,接收物资233宗,价值356万元。两项共计3251万元。

根据齐鲁网8月30日消息,目前山东省潍坊寿光接受物资、救灾款情况:截至2018年8月30日17:00,寿光共接受中央、省及潍坊市调拨物资88504件,全国各地、社会各界捐赠物资595254件,捐款9181万元。中央、省及潍坊市拨付救灾款共6972万元。

根据《新京报》9月7日报道,近日,农业农村部会同财政部向山东灾区紧急下拨1.2亿元农业生产救灾资金,重点支持寿光等地开展农业救灾和灾后恢复生产。

根据报道,在寿光市被毁坏的20多万个蔬菜大棚中,只有120个获得农业保险的赔偿,其余的全部都由农民个人承担损失。

以上是笔者整理的寿光民众得到政府救灾援助以及民间善款的数字,可能会有一些缺失或者重复,但是基本反映了一个事实:中国经济100强县之一的寿光市政府拿出的救灾援助款很少;作为农业现代化的样板的上一级潍坊市政府拿出的救灾援助款也很少;2017年GDP名列中国第一的山东省政府拿出的救灾援助款很少;GDP名列世界第二的中国中央政府拿出的救灾援助款也很少。一句话,中国人和中央各级政府对寿光洪灾的救灾援助热情很低,给与的资金和实物救助很少。

为什么中国人对寿光洪灾的救灾援助热情这么低,一则来自老百姓对中国经济现状和前景的悲观评估,一则是寿光洪灾发生后,许多人认为,这是一场人祸,损失应当由人祸的制造者承担,而政府则一口咬定,这是天灾,民众并不认同。

二、寿光洪灾是天灾还是人祸?
寿光洪灾刚爆发时,网路上一片质疑之声,焦点针对政府的防灾救灾措施是否合理与得力,公众质疑是人祸因素。转之而来的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的判断,再过几天,这些质疑都被否定,开始全面宣传政府的坚强领导,抗洪抢险救灾工作的伟大成绩,宣传救灾殉职的英雄。无论官方媒体如何掩盖,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寿光洪灾是一场地地道道的人祸。为此笔者做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发表了《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一)》到《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五)》共五篇文章。现将主要原因总结如下:

第一,最初的气象预报出现了大偏差,预测的降水量为40到70毫米,实际降水量为200到300毫米。但这不是造成此次寿光洪灾的主要原因。因为气象台对的台风预报是在不断修正的。水库管理部门和潍坊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从8月18日开始已经注意到气象预报出现了大的偏差,所以从这个时候起不断发出通知,不断地调高水库下泄流。

第二,弥河寿光河段上游有一个大型水库冶源水库与两个中型水库,分别是黑虎山水库和嵩山水库。这三个水库的泄洪流量对寿光河段的流量与水位有决定性影响。冶源水库与黑虎山水库在入库洪峰到来之前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应对措施,冶源水库采取了稳妥的措施,保持出库水流大于入库水流,使得在入库洪峰到来之前,水库有更多的库容可以应付突发事件。黑虎山水库采取了最有风险的措施,出库水流小于于入库水流,使得在入库洪峰到来之前,水库库容所剩无几,难以对付突发事件。黑虎山水库面对最大入库峰流量1780立方米/秒时,水库调度惊慌失措,最大泄洪流量高达960立方米/秒(一说1160立方米/秒),占三座大中型水库泄洪流量的一半。

第三,在8月19日这一天,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布了十多份特急传真电报,通报下属基层单位上游冶原、嵩山与黑虎山三大水库不断增加下泄流量的信息,并组织下属基层单位采取相应措施。但是在《寿汛旱办电(2018)41号》《关于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的预备通知》的传真电报中,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故意用冶原、淌水崖(小型水库)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来取代原来的冶原、嵩山与黑虎山三大水库,实际上隐瞒了嵩山水库的泄洪流量。预计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为1700立方米/秒。淌水崖水库位于冶原水库上游,冶原水库的下泄流量已经包括淌水崖水库。这1700立方米/秒的泄洪流量实际上只是冶原和黑虎山水库两座水库的泄洪流量。加上嵩山水库的泄洪流量,冶原、嵩山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远远大于预报的1700立方米/秒。截至8月20日凌晨3时30分,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由于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最重要的一份特急传真电报中向下属基层单位提供了虚假信息,导致基层单位领导的决策错误。基层单位领导只是让村民不要睡觉,随时做好转移的准备,而不是立即组织转移。

第四,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不足6小时。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预计洪峰到达寿光的时间为8月20日凌晨1时30分左右。那么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布冶原、淌水崖和黑虎山三座水库的泄洪流量为1700立方米/秒消息的时间为8月19日19时30分或者在这之前。通过对细节的分析可以证明,最后一次预警较洪峰到达提前不足6小时。很可能只有4小时,甚至更短。在这么短的预警时间内,不可能组织有效的、并尽可能保护重要财产的转移。

第五,弥河上建有10座拦河闸工程,目前已知的是寒桥拦河闸工程的设计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这里必须指出的是,寒桥拦河闸工程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的这个设计是存在很大问题的,因为1963年7月20日曾出现过4380立方/秒的洪峰流量,历史上汛期最大洪水流量为4950立方米/秒。8月20日凌晨3时30分,位于寿光市主城区的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这说明上游冶源、黑虎山和嵩山三大水库的真实泄洪流量,远远超过了冶原、淌水崖、黑虎山三大水库的合计出库流量1700立方米/秒,也超过了寒桥拦河闸工程的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当水库泄洪流量大于寒桥拦河闸通过能力,河水被壅高,造成河水倒灌。8月20日凌晨1时左右,倒灌的河水漫过河堤,淹没口子老村。

第六,此次寿光洪灾,灾民基本上靠自救。在寿光洪灾的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到在过去许多水灾或者地质灾害过程中最常见的国家救灾队伍——武警水电纵队。政府提供的救灾措施十分缺乏,救灾资金也十分少。

第七,此次寿光洪灾,弥河20多处堤坝决口,60多个村庄被洪水淹。在这次洪水中一条不长的弥河出现这么多的堤坝决口,是十分不正常的。同样令人费解还有,这次寿光洪灾,淹的都是村庄、农民的住宅、养殖场、大棚和农田,在弥河两边的许多欧洲式别墅、水景房却没有被淹。可见许多堤坝决口是人为的扒口行为,是政府采取的所谓保护措施,牺牲的是广大农民的利益。

综上所述,寿光洪灾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人祸,特别是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提供虚假信息和黑虎山水库采取最有风险的水库调蓄措施,是造成寿光洪灾损失惨重的两个最主要原因。

三、把“母亲河”——弥河当作害河治理
寿光洪灾的根本原因是,历史上弥河被称为是这个地区的“母亲河”,但是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就把这条“母亲河”当作害河来治理。把弥河定义为害河出自于由地方政府和地方水利部门编辑、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寿光水利志》。《寿光水利志》指出:“弥河古来害大而利甚微,实属本县一害河”。

每一个中国人心中都有家乡的一条大河,即使它只是一条小溪。人们充满了对故乡山水的怀念和感激之情,纵然家乡的这条大河有时也会发发脾气。

老子说:“上善若水”。孔子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管仲说:“水是万物之本源。”历史上不曾有大师说过,某某河自古以来害大而利甚微,实属一害河。

可是1949年之后,对中国河流的评价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养育了中国人的大江大河都成了害河,都要动大手术治理。今天毛泽东说:要根治淮河;明天毛泽东又说:要根治黄河。今天毛泽东说:要根治海河;明天毛泽东又说:要根治辽河。还要治理长江等等河流,正所谓,让高山低头,让河水改道。

但是如何根治这些河流呢?马上得了江山的毛泽东不知道。于是毛泽东就派中国水利代表团去苏联斯大林那里取经,代表团团长是傅作义。按聂荣臻的话说是取回了真经,那就是建设水库大坝,这东西好,既能防洪又能抗旱。

所谓苏联的真经,就是斯大林的教诲。斯大林在发表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中曾这样写道:

“这是不是说,例如,自然规律发生作用的结果、即自然力发生作用的结果是根本无法避免的,自然力的破坏作用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是以不受人们影响的、不可抗拒的力量而出现的呢?不,不是这个意思。在天文、地质及其他某些类似的过程中,人们即使认识了它们的发展规律,也确实无力影响它们。把这些过程除外,在其他许多场合,人们决不是无能为力的,就是说,人们是能够影响自然界过程的。在一切这样的场合,人们如果认识了自然规律,考虑到它们,依靠它们,善于应用和利用它们,便能限制它们发生作用的范围,把自然界的破坏力引导到另一方向,使自然界的破坏力转而有利于社会。

我们且从许许多多的例子中举出一个来看。在上古时代,江河泛滥、洪水横流以及由此引起的房屋和庄稼的毁灭,曾认为是人们无法避免的灾害。可是,后来随着人类知识的发展,当人们学会了修筑堤坝和水电站的时候,就能使社会防止在从前看来是无法防止的水灾。不但如此,人们还学会了制止自然的破坏力,可以说是学会了驾驭它们,使水力转而为社会造福,利用水来灌溉田地,取得动力。”

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梁思文(Steven I. Lenvine)在《毛泽东:真实的故事》一书中认为,中国革命是俄国革命的克隆版,斯大林则是毛泽东的导师。傅作义等取回了斯大林的真经,毛泽东就照着斯大林的指示干,在中华大地上掀起了修建水库大坝的高潮,同样也在弥河上掀起了修建水库大坝的高潮。

弥河全长206公里,流域面积3848平方公里,多年平均径流量为3.61亿立方米。到2018年寿光洪水之前,弥河流域一共建造水库大坝121座,其中大型水库一座(冶源水库), 中型水库两座(黑虎山水库和嵩山水库),小型水库118座,另外还有山塘408座,总蓄能力达到2.09亿立方米。这些水库大坝工程号称既能发电,又能防洪,又能供水,又能灌溉,又能养鱼,又是旅游景点。弥河上几公里就是一道水库大坝,河流寸断。弥河的水不再能够自由流动。弥河之水手中来,全部听从人的调遣,让弥河水流,它就流;让弥河水不流,它就不能流,一副人定胜天的景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弥河流域的任何洪灾和旱灾都是人为调控的结果。

通过如此高强度的开发,弥河的水资源被完全控制了起来。弥河上的水库不向寿光市放水,寿光段弥河河道中就没有水流,寿光老百姓就没有水喝,农田就没有水灌溉,弥河两岸就没有所谓的水景。为此,人们必须再投资搞调水工程,对弥河河道进行改造。

寿光市政府投资搞了一个从冶源水库向寿光自来水厂供水的管道调水工程,主要解决寿光市城市人口的用水问题。弥河水不再从上游经过自然河道流到下游的寿光市,而是通过管道流到寿光市。寿光水厂的供水能力为每天10万吨,冶源水库一年向寿光卖水近0.4亿立方米,这就成为冶源水库的一项重要收入。同样,黑虎山水库和嵩山水库也有向下游城市如青州市等的供水任务,也有不菲的卖水收入。因此在2019年8月台风到达之前,弥河上的所有水库中都已经存有大量的水,已经没有多少空库容可以用于拦蓄洪水。水库管理部门更是不愿意在暴雨到来之前大量放水,倒空库容准备拦蓄洪水,因为他们知道,放水就是放钱。放水之后,不知道是否才能够重新将水存储起来。这就是水库大坝工程目标间存在的矛盾,一个难以克服的矛盾。斯大林说水库大坝工程既能防洪又能抗旱,又能发电,这是需要满足许多技术条件的,气象预报的绝对准确,水库调度的绝对正确,水库库容的绝对大。而这些条件是永远无法满足的。

有了管道调水工程,寿光水厂的供水有了保障,弥河自然河道中是否有水,对于冶源水库来说,就不是那么重要。寿光市就对弥河河道进行改造,在河道中建起十几道拦河坝,有的甚至是世界上最高级的橡皮坝,用于拦截弥河河道中的水,抬高水位,制造美丽的水景,用于弥河两岸欧洲式房地产的开发,同时不让弥河水“白白”流入渤海湾。

人工建造的拦河坝,它有一个设计通过能力,比如寒桥拦河闸工程的设计通过流量为2000立方米/秒。8月20日凌晨3时30分,位于寿光市主城区的弥河谭坊站流量为2250立方米/秒。1964年弥河发生洪水,寒桥初的最大洪峰流量为3580立方米/秒。所以,弥河寿光段上拦河坝工程设计上都存在严重的错误。同样也可以看到,2018年寿光洪水的最大洪峰流量2250立方米/秒,远远不如1964年洪水期间的3580立方米/秒,也不如历史最大洪峰流量4950立方米/秒。这些数据就更加说明,2018年寿光洪灾是人祸。

宋朝儒家大师朱熹有诗云:“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水的流动是保证水质优良的根本。俗话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弥河寿光段的河水被十几道拦河坝所阻挡,基本不流动。弥河寿光段河水的水质是V类甚至劣V类。中国水质一共分五类,I类最好,V类最差。劣V类是指污染程度已经超过V类。中国的III类水质,与德国刚刚从污水处理场出来的水差不多,V类水是严重污染,不能用于农业灌溉,但是按照中国的标准,V类水依然可以用于农业灌溉。

寿光的蔬菜以种植反季节的大棚蔬菜为主,供应北京等地。弥河的V类水当然不能灌溉供应北京的蔬菜,寿光大棚蔬菜主要依靠抽取地下水灌溉。寿光本是一个地下水资源十分丰富的地方。历史上的寿光人就是打口井用于农业灌溉。由于大量抽取地下水灌溉大棚蔬菜,寿光的地下水位急剧下降,5米,10米,30米,50米,100米,130米,170米,有的地方要打300米到400米深的井才能抽到水。寿光地区已经形成一个很大的漏斗,导致咸水大面积入侵。寿光的地下水资源面临枯竭的危险。

弥河的水不再流,地表水的严重污染,地下水资源的枯竭,都证明了,寿光模式是一个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2018年寿光洪灾只是上天的一个警告,如果再不能改邪归正,后果十分严重。

四、上善若水
老子《道德经》第八章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是因为处于低处,处于大家都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水的品性最接近道。老子又说:“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道德经》第六十六章)。所以老子感叹“上善若水”。中共的领导干部也喜欢把“上善若水”的字条挂在办公室里或者家中,但却不能理解其意。

而建造水库大坝,正好时反其道而行之,是将水存于高处。当水处于高处时,则是十分危险的。虽然水是天下最柔软的,但是当水从高处冲下来时,它又有无所不摧的力量。老子《道德经》第七十八章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

中国古代水管理技术十分发达,但是遵从老祖宗的教诲,并不推崇水库大坝的建造。公元前256年,李冰修建的都江堰工程是一个无坝工程,它顺应自然,既能引水灌田,又能分洪减灾,为天府之国提供了水利技术的保障,至今世界水利工程无有出其右者。

当然中国历史上也有过建造水库大坝的尝试者。公元516年,为了战争的目的,中国人曾在淮河上建造了一座很大很大的浮山大坝,长四千多米,坝高90多米,底部宽度为336米,坝顶宽度为108米。8月淮河发生洪水,浮山大坝的溢洪道泄洪不及,大坝被洪水冲毁。100多亿立方米的溃坝洪水形成几十米高的立浪,奔腾而下,大坝下游10万多居民死于溃坝洪水,教训十分深刻。

所以到1949年,中国只有二十多座水库大坝,而且绝大多数是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建造的,比较著名的有吉林松花江上的丰满水电站,辽宁鸭绿江上的水丰水电站等。

如今一条小小的弥河上就有121座水库大坝。中国媒体很少报道,这一百多座水库大坝都(曾)是病险水库,特别是这三座大中型水库,冶源水库, 黑虎山水库和嵩山水库。

冶源水库是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产物,建成于1959年。冶源水库的总库容量为1.67亿立方米,设计最大泄洪流量为7240立方米/秒。前面已经谈到,寒桥拦河闸工程的通过流量只为2000立方米/秒。当冶源水库以7240立方米/秒的最大流量泄洪,下游寿光将荡然无存。冶源水库曾两次被列入病险水库的行列,于 1997年和2011年实施除险加固工程。

黑虎山水库于文化大革命开始的1966年11月9日动工,动用数万民工于1970年初建成。最大坝高40.5米,水库总库容量为5646万立方米,溢洪道设计最大泄量1523立方米/秒。王庆博在硕士论文《青州市黑虎山水库除险加固工程研究与设计》中指出黑虎山水库大坝存在诸多安全问题:

首先,大坝填筑质量差,上游干砌乱石段护坡质量差、风化严重、未设反滤层,塌陷变形,坝后无排水体;主坝上游坝坡在正常工况与地震设防烈度Ⅶ度条件下,抗滑稳定安全系数均不满足规范要求;大坝清基不彻底,基岩透水率大,主坝齿槽与坝基卵砾石和副坝坝基黄土状壤土(具中等强烈湿陷性)与坝基卵砾石问发生接触冲刷破坏;主、副坝坝体及副坝上游铺盖发生多条裂缝,主坝裂缝未处理,副坝未作防渗工程坝段仍产生裂缝;主坝右岸山岩裂隙发育,透水率大,绕渗严重,与壤土心墙间存在渗透变形隐患。非常溢洪道下游为村庄和耕地,不具备运行条件。

其次,坝下放水洞管身与坝体填土间存在接触冲刷的可能;洞基井柱桩坐落在不同岩性土基上,不均匀沉降已引起洞身裂缝严重,内衬钢管锈蚀严重;竖井强度及地基承载力不满足要求;闸门与启闭机设施老化锈蚀、破损严重,不能安全运行。

第三,溢洪道两岸山体陡立,页岩夹层破碎,抗风化能力低,稳定性差,护砌工程不完善,挑流坎防冲齿槽不满足防冲要求,泄流回水冲刷;溢洪道无闸控制,不能充分发挥工程防洪、兴利效益。

尽管黑虎山水库大坝工程通过除险加固工程,险情有所缓缓,但是许多安全问题是通过补救工程无法消除的,比如非常溢洪道下游为村庄和耕地,根本不具备运行条件等。在2018年洪水过程中,黑虎山水库调度存在严重问题。在暴雨到来之前继续采取蓄水措施,致使暴雨来临时,水库已经没有多少库容可以容纳洪水。当黑虎山水库的水位持续上升,大坝填筑质量差的问题就显露出来了,大坝有溃坝的危险。黑虎山水库就加大下泄流量,当下泄流量尚没有到达溢洪道设计最大泄量1523立方米/秒时,溢洪道就被冲坏。幸亏暴雨持续时间不长,才避免一场溃坝的灾难。寿光洪水之后,政府投入六千万元用于加固黑虎山水库大坝和改建溢洪道。

与弥河流域的冶源、黑虎山和嵩山水库大坝工程一样,中国有4万多座水库大坝是病险水库,它们就像4万多颗定时炸弹一样,威胁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当水库大坝工程将水拦蓄在高处,水距离道就很远了。人们不得不面对无坚不摧的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