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短期石油或断供 曾庆红马仔再搅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29日,中石化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傅成玉在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发表演讲,称“在当今世界大形势下,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更加凸显。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近在眼前的迫切现实”。对此,傅成玉提出要做好两手准备:第一、做好短期石油断供准备,并且通过市场手段……规避短期风险;第二、在战略和长远上,立足于中国自己,从现在起,用10~15年时间做到能源基本自给,也就是80%以上的能源靠自己供应。

这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其所释放的“做好短期石油断供准备”。普通人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油价又要涨了”,而涨到何种程度,在汽车普及的当下,无疑将影响很多人的日常生活。也因此,不少人无法对这样的消息置若罔闻。而这样的消息一旦证实,必然会引发社会强烈的震荡和不满。

那么,是什么原因可能导致中国出现短期石油断供呢?中国自己生产的石油难道无法填补空缺?

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因有限的原油储量和开采能力,中国国内的石油产量不到400万桶/日,但每天国内石油的消费量却达到1280万桶/日。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是18,910万吨,同比减少1.3%。同年,中国原油进口量46,190万吨,同比增长10.1%。中国的原油进口金额,在所有进口商品中排第二,2018年达到了1.59万亿元,仅次于集成电路的2.06万亿元。

中国目前已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而且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1%。这也意味着中国要想摆脱对进口石油的依赖,短期内是很难实现的。既然无法摆脱,那继续进口石油满足国内需求,应是北京当局应有的选择。但是为什么傅成玉偏偏说要“做好短期石油断供准备”呢?如果出现短时间的石油断供,原因只能来自两方面,一是国外输出国出了问题;二是中共自身出了问题。

先看输出国。2018年的资料表明,中国前四大石油供应国是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占比总共为59%,分别是19%、15%、13%、12%。排名第5至10名的石油供应国是阿曼、巴西、伊朗、科威特、委内瑞拉和美国。

其中来自俄罗斯的石油总量在6000万吨左右,俄罗斯提供的石油不仅价格高,而且存在质量问题。不久前俄罗斯媒体曾披露,俄方已经向中国出口了至少70万吨受污染的石油,这些石油曾被欧洲拒绝进口。

而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因受到美国制裁影响,2018年中国的进口量从伊朗减少了5%左右,委内瑞拉则下滑20%。日前美国不再给中国等国从伊朗进口石油的豁免权,这意味着中国已无法公开从伊朗进口石油。

此外,根据2018年12月石油输出国组织制订的减产计划,2019年1月,14个产油国原油产出下降79.7万桶/日至3080万桶/日,此前定下的目标为(下降)81.2万桶/日。2月份则进一步减产56万桶/日至3050万桶/日,其中参与减产的11个成员国减产执行率高达108%。沙特、安哥拉、伊拉克、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都属于减产国,它们对中国的出口2019年也相应下降。

如果北京找不到充足的原油供应国,中国出现短暂油荒并非不可能。

中国出现短期石油断供的另一个诱因是,北京高层主动停止从美国大规模进口原油。2017年开始,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原油大幅增加,成为美国原油的最大买主,购买美国出口原油总量的20%。原因在于:一方面,美国已经从过去的石油纯进口国家,一跃变成了原油出口量排名前三的国家;另一方面,因应贸易战,中共也加大了美国原油的进口数量。但是,在中美贸易谈判停滞,中国国内经济疲软,北京发出强烈的“反美”声音并释放“决一死战”的信号后,中共减少美国原油的进口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一旦其它输出国无法填补美国的份额,中国就可能出现短暂的缺少石油的时期。

北京可能还有一个重要的考量是设法保住外汇美元。与去年暴跌相比,今年的石油价格连续攀升。如3月21日,纽约NYMEX(连续计价)原油价格盘中交易最高价达到60.39美元,为去年11月12日以来的首次。官方2017年的数据称,中国一年花9千亿人民币购买石油。按照2018年中国原油进口量46,190万吨来计算,中国一年花在购买石油上的人民币超过1.59万。在当前贸易战前景黯淡、美元紧缺的情况下,北京当局减少原油购买量,从而减少外汇支出也并不奇怪。

而可以间接证明傅成玉所言并非空穴来风的是5月29日央视《新闻联播》报导,第八次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在山西开展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的意见》,强调在推动能源生产消费革命保障能源安全、构建清洁低碳用能模式、推进能源科技创新等方面加快改革。

问题是在当局拚命维稳,高唱经济形势尚好的宣传口径下,为什么要由不在其位的傅成玉曝出“做好短期石油断供准备”的信息呢?这不是有意在给北京当局添堵?

之前报导披露,中石化一向是江派曾庆红、周永康势力掌控的地盘。傅成玉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就是被视为“石油帮”帮主曾庆红的亲信之一。几年前中石化落马的总经理王天普、蔡希都与傅成玉有交集,而且关系应该也不一般。2014年1月,因“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为“特别重大责任事故”,包括时任中石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傅成玉、副省长级别的青岛市长张新起在内的48名责任人都受到了纪律处分,2015年傅卸任。

因此,有着江派背景的久未露面的傅成玉近期露面突然传出令人担忧的消息,笔者认为,极有可能是江派以此搅局,给拚命想维稳的当局制造不稳定因素,配合其它江派人马,向中南海施压。如前所言,习近平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其若想脱离危境,惟有摆脱江派为自己设置的“保权力就必须保中共,保中共就不能拿下江”的陷阱,直捣黄龙,拿下江曾,解体中共。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