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抗命军长徐勤先司机逃美 揭38军凶狠杀人内幕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04日讯】今天是六四事件30周年纪念日,当年拒绝带兵入京,被军方关押软禁30年的中共前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病危入院仍遭监控,徐勤先的司机向媒体披露了当年中共38军凶狠杀人之谜。

徐勤先右眼全盲 病危留院遭监控

香港《苹果》6月4日报导说,记者从多个讯息源了解到,84岁的六四抗命将军、前38军军长徐勤先近年来百病缠身。

2016年新年期间,徐勤先患上肺炎被紧急送回石家庄抢救,之后,一直在中共军队医院内卧病在床。除了患有老年病外,他右眼已全盲,剩下的左眼也视力极差。徐还患有严重的脑血栓,触及神经,日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身体已虚弱到不能说话。

尽管徐勤先已是百病缠身、病入膏肓,但中共军方仍在医院对徐勤先设明哨、暗哨,重重布防,连院内的医生护士也有负责监视的任务。
徐勤先原籍山东掖县,曾参加过韩战,之后在中共38军,从坦克师报务员开始,一路做到38军军长。1989年5月中下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运动进入高潮。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元老们,挟中共高层宣布对北京实施“戒严令”。

时任38军军长的徐勤先,当时隶属北京军区,身为中共军队王牌军的负责人,出于良知,拒绝服从中共的戒严军令,拒绝率兵进京镇压学生运动,最终被撤职、逮捕,并被判刑5年。但徐勤先抗命事件被中共全面封锁。

徐勤先抗命引38军其他军头不满

成功出逃美国的徐勤先司机刘建国,曾向媒体披露了六四事件中,中共38军凶狠杀人内幕。

据《自由亚洲》报导,刘建国于2017年10月27日举家成功出逃美国。他在华府接受专访时透露,六四事件中徐勤先抗命,引起38集团军其他几位军党委常委的严重不满,甚至是愤怒。

领导层担心徐勤先的抗命不遵,会成为38军立功授奖的障碍,同时担心被秋后算账。刘建国说,因此在天安门执行镇压任务期间,38军也表现得比其它戒严部队更狠、更“英勇”。

他忆述说:“军长抗命令其他的集团军首长特别恼火。因为好多人都认为将来这事要追查起来,难免会受牵连。在军长徐勤先被解除指挥权后,新的军领导班子,显示了坚决执行镇压作战命令的决心和积极表现的决心。”

对于天安门清场与开枪的情况,刘建国忆述:“清场部队由112师的棒子队开路,指挥官在脖子上别了个白毛巾,后面是手提冲锋枪的战士。”

“军方告诉执行任务的战士们,别白毛巾的人都是军队首长,这次行动一定要表现一下自己,要不然就完蛋了,以后没法说了。”

六四亲历者、纽约民运人士王军涛说,刘建国的描述有助世人弄清六四镇压的事实。

六四事件是指30年前,在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以“反腐败、反官倒、求民主”为诉求的爱国民主运动,但在1989年6月4日凌晨,被中共以血腥镇压。

六四期间北京各个大学的大学生大游行,并有市民随着学生游行,涌入天安门广场。但在1989年6月4日凌晨遭中共动用坦克血腥镇压。示意图(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38军换上张美远任军长后杀人如麻

2016年底,港媒《明报》翻译了英国国家档案馆新解封解密的六四文件。2000页密件内容披露,六四事件中,徐勤先少将拒绝率领军队参与镇压六四学生而被捕,但38军换上张美远任军长后,不但参与了镇压,而且杀人“杀得最凶狠”。

文章披露,当年代号“51034”的第38军,在天安门和西长安街上杀人如麻,堪称“屠城第一军”。

但第38军在六四屠杀后的几天里,故意混淆市民视听,命令第38军装扮成爱护人民的部队,减少市民阻力和抵制,竭力掩饰自己满手血污。

2015年港媒《南华早报》前驻北京记者科尔斯基(Tom Korski),取得了加拿大国家档案馆解密文件,包括前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数千页的电文,披露了1989年6月中共动用坦克血腥镇压的情景。

一份解密文件中写道:一位老妇跪在士兵面前为大学生求情,士兵最终杀死了她;一个男孩试图拉着一位推著婴儿车的妇女逃走,婴儿车里坐着大约2岁的孩子,结果坦克开来,把他们都辗死;士兵狂开枪,直到子弹用尽,子弹也打进周边的房屋,有不少居民死亡。”

八九民运全程组织者吴仁华的相关著作称,“六四”事件中,中共动用不下于40万军事力量大举镇压。清场全过程约4小时,其中杀人最多者为中共38军和15空降军。

6月4日凌晨2点刚过,中共38军第113机械化步兵师就已集结在天安门金水桥前,这是全国战斗力最强,也是六四事件中最凶残的部队。这一部队揭开了广场大屠杀的第一幕。

《明报》翻译的密件称:“广场有数以千计学生和民众,站着的人被机枪射杀,够聪明的人伏下装死,趁乱逃去。”

密件披露,坦克及装甲运兵车驶近天安门广场民主女神雕像,学生手挽手围住雕像,围了两圈,每圈大约有100人,高叫“我们不怕死”等,坦克上的士兵用机枪向学生射击。

随后,更多的坦克和装甲运兵车驶进广场,有坦克在广场辗过尸体,并辗成肉酱。

吴仁华说,在整个“六四”屠杀过程当中,38集团军是最主要的部队,也就是说它杀人最多、杀人最狠。38军将整个西长安街“杀成了一条血路”。

他还透露,与抗命镇压的38军长徐勤先等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六四屠城后,军队论功行赏,他多年间追踪这些镇压军官,获悉很多人得到犒赏、提拔。

其中徐勤先原在的38军政委王福义,升任北京军区副政委授中将。参谋长刘丕训升任副军长被授少将军衔。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