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 三十周年回顾

作者:刘晓东

感言:初心不改,咬牙坚持

六四屠杀三十年来,我看到川普前的世界因经济利益而堕落,看到诸多朋友因金钱利益而功利。可我性格使然初心不改:一旦认清杀人恶魔,怎能因它非人权的虚假繁荣而趋炎附势,谄媚邪恶,美言极权?!

忘不了六四那天的悲愤,忘不了以后的热情参与,忘不了申请政庇第一步见移民官时他把工作卡交到我手中的话 “永远不要放弃 !” 我就真的三十年初心不改。哪怕整个世界都因中国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而堕落,哪怕所有朋友都因中国财大气粗而追逐,哪怕只剩我一人,我还是像小学生那样永远坚守自己回答移民官的那个郑重的“Yes”,永远呕心沥血地以文字表达我的初心。 永远为自己的坚守而骄傲,永远为美国收容我全家而谦卑地感恩,哪怕天荒地老,孤独一人,仍初心不改,咬牙坚持。

正篇:八九六四与海外民运

八九六四民主运动,是中共极权统治七十年以来,中国人民唯一一次数千万民众参加的震撼世界的自发民主运动。北京学生率先发出“反官倒、反腐败”的呼声,声援学生的北京知识界继而发出“要民主,要自由”的呼声。此运动历时两个半月,在六月四日凌晨,惨遭中共极权政府动用坦克机枪的大屠杀,引发了西方民主国家的强烈谴责。在西方国家纷纷杯葛下,中共政府一时间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在这种情势下,沉静了几年的海外民主运动再掀高潮。六四当天,在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的中国留学生发起了抗议中共大屠杀的大游行示威。芝加哥的大游行我至今记忆犹新,终生难忘。

八九六四民主运动期间,芝加哥一共举行过两次大游行,第一次是五月份声援天安门广场静坐学生的大游行,第二次是六月四日当天抗议中共屠杀的大游行。第二次大游行非常悲壮,有三千多中国留学生参加,芝加哥周边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纷纷驱车赶来。当中国留学生的游行队伍行进在芝加哥城里的街道时,来往的汽车全部停下来鸣笛致哀,路人站在路边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的队伍通过,领头队伍抬着 “奠” 字的布幅和花圈,慢慢地穿过芝加哥城里的主要街道,到达市中心大公园,在那里,我们召开了谴责中共、退出中共组织的群情激愤的大集会。有人大声喊出“打倒共产党!”,有不少人犹豫着不敢喊,也有不少人克服恐惧跟着喊,我自然跟着高喊“打倒共产党!”  那时的留学生都很穷,可捐钱却非常踊跃。我看到一个认识的女生,拿着一百美元去捐给也是我认识的游行组织人。

中共大屠杀恶行也警醒和激怒了芝加哥爱国老华侨们。我父亲的朋友,伊利诺州立大学的刘融教授告诉我们,六四刚过,芝加哥中领馆便邀请一些芝加哥的社会名流聚餐,欲解释中共政府镇压的理由。当场,刘融教授严辞斥责中共政府屠杀学生是不可饶恕的罪行,数个名流应声响应。

此时此刻,海外留学生普遍认识到,成立留学生自己的独立自治组织已是当务之急。于是,1989年7月28日至30日,在美国中西部城市的芝加哥召开了独立于中共的“全美中国学生学者第一届代表大会”(简称“学自联一大”)。那三天的大会我至今历历在目,不能忘怀。我先夫王胜林是大会在芝加哥当地的联络人之一和大会纠察总指挥。此前,他就已是中领馆的眼中钉,因为他在几个月前的3月份就组织了海外中国留学生的第一次示威游行,声援方励之教授的呼吁释放魏京生的公开信。

“学自联一大”的正式及非正式代表共达三百五十多人,其中包括一百零五所学校的正式代表,他们代表这些学校共达两万多的中国留学生,占全美大陆留学生总数四万人的半数以上。此外,还有从台湾、香港、日本和欧洲等世界各地前来与会的代表;也有美国唯一的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以及将要成立的“民主中国阵线”的代表参会。参加大会的听众近两千人。

大会当场就成立了“全美学自联”的学生组织,实践了一人一票的选举,但是,“全美学自联”给自己定位为,仅是协调留学生权益的民意组织。这个定位使一些留学生民运人士和民运团体颇感失望,认为这个定位太低,仅达最低层次,应该再定位高一些。虽然定位不尽人意,但“学自联一大”起到推动留学生摆脱恐惧、脱离共产党控制的巨大作用。这个最初的推动作用,以及以后“学自联”组织对民运的付出,都对海外民运功不可没。

随着全美学自联的成立,绝大多数美国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组织“学生学者联谊会”宣布与中国大使馆断绝关系。

“学自联一大”自然遭到中共的打压和威胁。1989年8月1日,中共“新华社”即猛烈抨击这次大会,指其是在“美、台、港反动势力的庇护和支持下”举办的,与反动组织“中国民联”等同。

此后,“全美学自联”成为在美的最为活跃的留学生组织,她开创了中国人在美国政府进行大规模草根游说活动的先河,在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了当时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决定。“全美学自联”在美国国会的游说直接促成了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的通过,即所谓“六四绿卡”的实施,为当时在美国的5万4千多大陆人争取到美国绿卡,据悉惠及到家属达二十多万人。

图:1989年在芝加哥举行的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英语:Independent Federation of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简称为全美学自联(英语:IFCSS)。(作者提供)

由于“全美学自联”最初给自己的定位太低,在她帮助留学生办绿卡等作用完成后,便走入低谷。“学自联一大”也被人们渐渐淡忘,以后各届的全美学自联大会也没有得到普遍关注。到九十年代中后期,全美学自联逐渐失去其原有的规模和代表性而淡出大众的视野。而1993年的“民联”与“民阵”合并大会的失败,已使海外民运陷入低谷。自此以后的三十年间,中国海外民运再也没有过当年“学自联一大”曾经的辉煌。

1993年1月18日“民联”与“民阵”的合并大会不但没有把两个组织拧成一股,还分裂成三个组织。当时的背景情况是,众望所归的老民运人士、著名异议作家王若望于1992年流亡来到纽约,给海外民运带来希望,希望他能够领导海外民运,使民运再现辉煌。此时正值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与海外第二个民运组织“民主中国联合阵线”有意联合,王若望的到来促进了合并大会的举行。

可是,合并大会才刚开始,一直表示只竞选副主席的徐邦泰突然宣布自己要竞选主席,打乱了会议规程和会场秩序,导致刚刚流亡海外不久、原本出任主席呼声最高的王若望等五名主席副主席候选人以及大批民阵、民联的代表愤然退场,整个会场乱作一团,合并大会以失败告终。很显然,在大会前,就有人进行了分裂大会的运作。这次分裂使海外民运一蹶不振,分裂后的三个民运组织惨淡经营,那位当上“中国民联”主席的徐邦泰也因在一年内被揭露“贪污组织经费”而淡出民运。

此后,海外民运组织即纷纷在中共特务的渗透、挑拨和破坏下处于混乱争斗和分裂之中,被群众误认为是民运争权夺利的“内斗”,中共的渗透破坏使民运组织均失去对中共的有效对抗力和引导中国民运的正义感召力。

随着民运走人低潮,中共对海外的大外宣、大渗透、大收买进入高潮。93年前后中共国安就毫不掩饰地宣称:“海外民运要由我们的人搞!”于是乎,认清中共邪恶的声音大大削弱,“没有敌人”的声音铺天盖地。

中共手段独到且毒辣,对海外民运的破坏快捷且成功。网上疯传赵家十六字方针和三项主要任务,十六字方针是:加入民运,领导民运,搞臭民运,消灭民运。三项主要任务是:1.资金截流;2.搞乱民主圈;3.钓鱼。“资金截流”即是,民运骗子和中共特务以高喊反共口号迷惑大众,以民运活动和会议为名,大搞募捐和申请资金等各种手段和形式获取社会的资金,截流民众及民间各机构的资金源,使资金流向民运骗子中共特务一方,不流向真正民运一方。比如,美国民主基金会一直用美国纳税人的资金所支持的中国民运即是“没有敌人”的中国民运。“搞乱民主圈”即是,民运骗子和中共特务以积极参与民运的姿态获取民运组织的高位,以挑拨、造谣、贪污、乱性等各种卑鄙方式搞臭搞乱民运。“钓鱼”即是,民运骗子和中共特务高调频繁地出现在海外媒体,以其反共高调吸引海内外民主新生力量,然后再以各种卑劣手段打击他们,把他们的信息出卖给赵家,毁掉民主新生力量,进而毁掉民众追求民主的热情和渠道。

在“没有敌人”的喧嚣下,曾几何时,海外民运成了作秀运动、募捐运动、假政庇运动!金钱物欲、自私贪婪最终消磨掉当年的激情和理念。“六四”成为某些人捞钱和捞取政治名声的招牌和幌子,他们依仗着各种“反共”和“纪念六四”的堂皇口号,招摇撞骗,慕权募名募捐,名利多收。

民运的堕落和没落,刘晓波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的无敌论调对民众的误导无疑帮助了中共的欺骗宣传和维稳统治。而诺和平奖委员会五个评委竟都瞎了眼,竟看不出提前发给他们的刘晓波受奖感言《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中媚共助共的极为严重的问题:在这篇感言中,刘晓波公然违背事实地赞美中共司法进步了,公然违背事实地赞美中共监狱“人性化”“柔性化”了,公然点名赞扬三位中共司法人员,却只字不提中国监狱中被关押著的诸多因言因思想而获罪的政治犯中的任何一人。由此可见,西方学界和政界对中共极权下变态扭曲的人性的严重无知,更无知无视中共不择手段、层出不穷的公开欺骗和暗中操纵。

三十年来,西方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最终放弃了与中共打人权牌,他们越走越远,铸成今日之大错:把中共国养大养壮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武装到牙齿的军事大国。

而自由民主旗手美国的错误最为严重。美国的学界、商界和政界把他们幼稚的亲共助共行为堂而皇之地解释为:帮助中国建设,使中国富起来,可以促使中国进入民主制度,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克林顿总统是始作俑者,他于2000年无条件地给予中共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PNTR),又于2001年同意中共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奥巴马总统是强化俑者,他竟说“贫穷使中国更危险”,其恶果是,强大后的中共国不但没有如美国上下一致所愿地成为民主国家,反而大肆扩军,大肆破坏世界经济秩序,成了民主美国的最大威胁。

2016年川普胜出,扭转了这个令人沮丧的危险局势。川普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也没有食言自己当初的诺言。他的经济政策扭转了美国的低迷经济,他的对中政策打响了果敢的贸易反击战。如今,美国朝野都已觉醒,两党一致对付中共,同仇敌忾共同打击中共鹰犬华为。中共破坏世界秩序与和平的诸多罪行已彻底暴露,中共的敌人面目已清清楚楚。

在这绝好形势下,海外民运和追求民主的人士要抛弃“没有敌人”的误导思维,站在美国一边,站在川普一边,为打垮人民公敌中共,为建立民主自由中国,做这最后的一搏!

刘晓东

2019年6月4日凌晨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