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公安厅杀害近600名刚退役武警士兵 向中纪委公开举报

——昆明邪魔之地,昆明恶警实录(三)

昆明恶警实录(一)与(二)刊出之后,更多的事实与真相暴露出来。昆明的邪恶真是远超想像,尤其是有关秦光荣等一批高官在云南的罪恶的曝光后,更是令人震惊!这里有一份寄给中纪委举报信,信件来自一个被云南公检法高官胁迫进而沦为高官情妇的女士,她的经历让人同情,但她拚死揭开云南公检法黑幕的勇气值得我们敬佩。读完之后,我久久不能平静,相信所有读过的人都会和我同感。那就是必须尽快结束中共的暴政与恶政,向一切对人民作恶的官员讨还血债,重建一个新中国,还人民一个朗朗乾坤。为了不失真我们把举报信原文登出,也为保护举报人需要抹去一些姓名信息。我真诚地感谢她的揭露,让我们看清中共政权的真面目。

下面就让举报信来揭示一个真实的云南,一个真实的昆明,无与伦比的邪恶······

举报信如下:

尊敬的中纪委

我是刘X(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因为遭到云南警方长期追杀,目前一直漂泊海外。看到原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投案自首的新闻,决定举报秦光荣领导下的云南省公安厅与昆明市公安局对国家对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恶,他们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仅2009年他们就集体杀害了近600名刚退役的武警士兵······,这恐怕是云南历史上最邪恶的一页。

叙述他们的罪恶,就以时间为序,事情从2006年开始说起。昆明三利特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是我们家经营的家族公司,当时效益非常好,每年都有几千万的净利润,为了逃税每年都要虚开巨额的增值税票。为了维持这种罪恶,公司与昆明市公安局及税务部门的领导一直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每年都要向他们输送经济利益与女色,特别是市公安局的领导特别好色,从我外婆到我这一辈的所有表妹,全部成为他们的玩物(轮奸)。因为有警察在撑腰,公司在一次处理经济纠纷时竟然杀害了一家四口人(事情是发生在2007年上半年,是刘雅州,李志平,刘璐,秦友,李志民,朱江,李丹(现改名李沐霖)干的,后来他们还杀了很多人,都是配合警察干的,比如刘艳绚与张卫文到上海江苏投毒杀人,向苏州运送军火与毒品······),给了市公安局正副局长(杜敏,杨劲松)一笔钱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帮处理了尸体与善后。除了钱,市公安局正副局长(杜敏,杨劲松)还提出有其它事情需要我们帮忙作为回报,就是帮他们接近并监视一个人,必要时协助他们杀了这个人。这个人是廖X,曾经干过刑警,工作中无意发现并掌握了昆明警方高层集体犯罪的线索证据(办冤假案),并且他拒绝被收买,昆明警方乃至云南省公安厅的高层一直要除掉他,没间断过。为了逼我就范,2007年初,他们(云南省公安厅厅长孟苏铁,昆明市检察院检察长沈曙昆,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陆云斌和高明,姚杰)带我去一个度假村(南亚风情园),当着我的面先轮奸了一对湖南籍的姐妹,然后又轮奸我(轮奸过程他们都录像,视频卖到网站上还能挣钱,每一次都这样干),之后再给她们注射过量毒品进行杀害,同时还杀害了一个18岁不到的男孩,陆云斌和高明还用枪向游泳池里进行肆意射击。三人的尸体直接抛入游泳池,孟苏铁打电话让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劲松押著湖南女孩的父亲来现场认领尸体,女孩父亲到了后说今天他已经认领了三具尸体了,并破口大骂云南警察是恶魔。看见他们的如此气焰,我屈服了。我接近了廖X,并于2007年底与他领了结婚证。

2007结婚前与2008刚结婚后,他们给我安排的第一次任务就是用一起枪击案栽赃廖X。市公安局正副局长让我把一支54式手枪放到廖X的住处,并且在他睡觉时在枪上留下他的指纹与生物信息(这手枪是当年昆明市委门口被射杀的人 警察察马子春的配枪,这是公安部的挂牌大案),找各种理由我推辞了这事。市公安局正副局长又让我对廖进行最后的劝说,希望他回市公安局工作,并给他一个副处长当,否则他们就采取极端手段。廖拒绝后,2008年在昆明北市区武警招待所里,云南省公安厅厅长孟苏铁主持会议(市公安局正副局长,市检察院检察长,中院的院长,刑侦支队的相关领导,武警总队政委,退休的司法部副部长姚X,还有省委副书记李纪恒,省长秦光荣······到场),决定找一名武警军官对廖进行射杀,然后再由现场勘察人员把手枪放到廖手中进行栽赃,所有参会的人员按职务得到15万到5万不等的红包,这次行动的资金完全由昆明三利特提供,枪手得20万。会后,所有人又集体吸食冰毒搞了群交与滥交大会,我家三代女人又被轮奸,同样被拍了视频,视频还是由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劲松拿去卖钱。一个月后枪击以失败告终,而且全市的草根 警察都知道了警方高层的阴谋。具体失败的原因是廖后来告诉我的。武警军官接到射杀的任务后,在前期踩点以摸情况为掩护,却私下与廖取得联系,并把所有黑幕告诉了廖,他们约定了在枪击时如何躲闪,武警军官决定牺牲自己保护廖,希望有朝一日廖能把云南的黑暗公诸于世,救云南人民于水火。武警军官后来被昆明市公安局栽赃成射杀市委门口警察(马子春)的杀人凶手,顺理成章地在昆明中院执行了死刑。因为射杀廖的失败,昆明警方把气撒到我和我的家人身上。我家三代女人多次遭到市局与省厅大批警察的轮奸,尤其是市局刑侦支队最为可恨,就连女警察都来强奸我们(同性恋),还逼迫我家二十几口人拍大乱伦(三代人的大乱伦)的视频,视频还是由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劲松拿去卖钱。又逼迫我们全家对廖进行投毒,随后又逼迫我们在他们提前准备好的笔录上签字画押,把我们全部再次变成杀人犯,一次性地就敲诈了几千万元(多套房产与大量现金),仅副局长杨劲松就要了500万。至此,我家成了昆明警察高层的提款机与昆明警察的性奴。

2008与2009年,我为了免受被市局刑侦支队时不时的轮奸与敲诈,主动做了杨劲松与孟苏铁还有姚杰父子等高官的情妇,与廖的关系只是名义上的妻子,而孟苏铁也将市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陆云斌与一大队队长高明派来给我当护卫犬用,方便随时向他们汇报廖的近况与行踪,方便他们组织枪击。在做杨劲松与孟苏铁和姚杰父子的情妇期间,也亲身经历和看见了他们的大量罪恶。他们为了敛财,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黄赌毒无恶不作,杀人就如同杀鸡一般。那段时期,厅长孟苏铁每月都要到昆明远安昆星宾士专卖店(姚家的店)坐镇收取各地州市公安局上贡的政治献金,我以情妇身份每次都陪同前往。昆明市公安局正副局长杜敏与杨劲松每次都到场批发毒品与收取各分局的政治献金,逼迫昆明各夜总会的老板与毒贩来购买毒品,杜敏的毒品只卖一次,而杨劲松的毒品一般都要卖三四次,杨劲松因此经常嘲笑杜敏傻。杨劲松的做法是等对方付了钱带上毒品回家,再派警察把人抓起来并没收毒品,再逼对方在认罪的笔录上签字,进而完全控制对方,毒品拿回来再卖,买不起毒品的老板,就得拿老婆女儿做肉偿(供警察轮奸,拍视频卖钱)。2009年我亲眼所见,一个夜总会的老板已经被杨劲松敲诈得只能经营一家路边米线馆了,还被逼着高价买毒品,无力购买与杨劲松发生争吵,杨劲松就让随从的警察给他注射过量毒品死亡,随后打电话给他老婆来认尸体并付打毒针的钱2000元,老婆带着7岁的儿子来认尸体时又被孟苏铁让警察当场杀害(女的先奸后杀,小孩直接拧断脖子),随后杨劲松又让市局刑侦支队来处理尸体,并强调要让刑侦支队的新人来干这事,手上沾沾血以后才好用。孟苏铁当场肯定杨劲松的工作能力,要求全省各地州市的公安局局长向杨劲松学习,还要把昆明市公安局特别是杨劲松的敲诈勒索模式在全省推广。昆明市公安局的敲诈勒索模式大体是这样的,云南省各行各业实际掌控在七个家族手中(都是省级与副省级,其中有姚杰家族和孟苏铁家族,其它的要问昆明市检察院检察长沈曙昆,他说过他掌握他们所有罪证!)。这七个家族每月提供银行税务工商证劵等部门的客户数据给昆明市公安局进行分析,在其中挑选下手的对象。一旦选中就交给市局刑侦支队进行全面监控监听,寻找下手时机。有问题与污点的就进行敲诈,实在是找不出破绽但是油水又大的就直接绑架,实施绑架的人员从武警部队里挑选,他们在绑架勒索时即使拿到钱后也会撕肉票,杀人抛尸后又交由市局刑侦支队处理善后。昆明三利特就是属于有污点(逃税)的公司,进而被逐步控制吞噬。实施绑架的对象多选外地人在昆明经商的。凡是被昆明市公安局盯上的,家破人亡是一定的,女人被轮奸,全家被拍乱伦视频也是一定的,而且视频还被这帮警察拿去卖钱。那几年昆明到处都是杀人抛尸案,这些案基本都是昆明警察勾结武警干的。我还从市局刑侦支队的屠刀下救下一家三口湖南人,他们是开湘菜馆的,银行存款刚过50万,第二天男人与孩子就被绑架了,开价也是50万放人。当时我正好与刑侦支队一大队队长高明在吃饭,高明说按惯例来办,等女的把钱送来,就把男人与孩子杀了,女的多留几天供队里的兄弟玩一下再扔水沟,他们的店面会被市局的家属接手经营的。我再三求情,高明多收了20万才同意不杀人,说是必须给孟这个面子。四川籍的一家鱼头火锅店老板的儿子被绑架后,我也为那个孩子求过情,希望高明和陆云斌他们不要撕票,但陆云斌说这家人与昆明政府里的人交际很多,最后还是让高明把孩子杀了。在与高明的言谈中,他透露仅他们一个大队一年各种杀人随便都过百,何况整个支队,整个市局!高明还嘲笑廖不识抬举,放着吃香喝辣女人随便强奸的副处长不当,成天和他们作对,活该被追杀!那段时间我见惯了警察随便杀人强奸轮奸,我从一个受害者慢慢变成和他们一起混的人。他们的所有非法所得,每月都在远安昆星宾士专卖店上交给厅长孟苏铁,交由朱虹(姚杰的老婆)做账后,再按比例各个家族进行分成(现金形式),杜敏与杨劲松经常感慨他们只是过手财主,大头都上交了,定期孟苏铁又会给秦光荣上贡(我见过几次)。每次分赃结束后,七大家族与省厅市局检察院的领导都要在那里吸食冰毒,与带来的各种女人群交与滥交,其中很多女人是来做肉偿的(被他们抓到把柄的)。

昆明市公安局与武警部队勾结进行绑票杀人后,昆明杀人案一度飙升(外地人被杀,市局一般都不立案!),而且武警士兵来自五湖四海,一旦转业必将云南政府的黑幕公诸于世。基于以上考虑,孟苏铁在请示了秦光荣与白恩培后,决定交由昆明市公安局与武警部队来处理上述麻烦。具体操作由杨劲松负责,现场由刑侦支队的陆云斌和高明还有姚杰及一个现役武警军官管理。我经常陪同杨劲松出入那里,看到了他们的所有罪恶勾当。具体操作是这样的,刑侦支队在昆明岗头村(龙泉路旁)租下一个够容纳几十人的农家四合院,在此院中设立武警的任务派遣站(里面屯有大批枪支与成箱的弹药),武警部队将参加过绑票杀人的还有知情的并且是当年要转业的士兵进行造册,以小分队为单位由分队长带领,分批次进驻任务派遣站。然后再对进驻的士兵分别派遣任务,把他们骗进村后的山里进行杀害,杀光一个小分队再派下一个小分队,如此循环。刑侦支队派警察骗取每一个进驻士兵的亲笔签名,并用他们的亲笔签名伪造认罪的笔录,然后将当时无法侦破的各种案件(主要就是杀人案)栽赃到这些被灭了口的士兵身上,士兵尸体的处理也由昆明市公安局全部负责。就在2009年上半年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近600名武警士兵被杀害了(孟苏铁说是587名)。最后,再由省公安厅向云南省委省政府及 中共公安部为昆明市公安局破获大量积压案件请功(后来还对市局发了奖金!)。而云南省政府秦光荣为此主持的现场工作会其实就是一场血淋淋的造假大会与杀人大会,接下来又是一场集体吸毒后的群交与滥交大会(有白恩培,秦光荣,几个副省长,公安厅与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全部主要领导,······),现场的龌龊无法用语言描述。

在派遣武警士兵的过程中也发生过意外,有一个分队在派遣时与当值的军官发生冲突,最后双方开枪,至少有两名武警当场死亡多人受伤,其它武警士兵扬言要报复派遣站的所有人员也包括我,我非常恐惧,加之看腻了警察杀人强奸轮奸,孟苏铁让我去欧洲与香港躲了一段时间,2010回国后我就去了苏州办公司做生意。

关于苏州的事情,为节省篇幅,我只写苏州警方掌握之外的,毕竟大部分云南警方在苏州上海等地的犯罪事实被苏州警方于2011年查获。

选址苏州是孟苏铁的意思,孟苏铁说苏州上海是共和国最富裕的地方,是心脏地带,他下面有几步大棋,做成之后可以好好安顿我并让我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首先要保护云南政府的黑幕,就必须除掉廖,因此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调动警力与装备进苏州,但这只是遮人耳目。真实目的是孟苏铁要打开毒品与军火在长三角的销售渠道与市场,他与境外的毒枭都是朋友而且云南省公安厅与昆明市公安局也都有自己的毒品加工厂,毒品在云南已经滞销与积压得很厉害。他还准备打劫苏州人民银行的金库,他之前已经提前早做了安排,因为云南太穷搞不出什么钱,他早就将目光投向长三角了。有了这笔资金后他要参股东南亚的毒品基地进而再控制东南亚的整个毒品市场,到时候不是买个省长而是买个总理或主席干了。我到苏州后,孟苏铁每月都至少来苏州一两次,调动各种力量与装备(枪支弹药)进苏州,并安排具体工作。最先派到苏州的人员有市局刑侦支队一大队队长高明还有姚杰及他们的相关属下,高明带人负责摸清苏州人民银行金库的情况,并发展里面的内线,姚杰带人负责开拓毒品销售渠道与市场,还有擅长城市作战与爆破的武警参谋长也到苏州进行实地勘察。2010年孟苏铁一次就带来十多把手枪(境外毒枭送他的世界名枪)及50公斤高纯海洛因让姚杰先卖卖看,同时也调武警特警到苏州对廖进行枪击和投毒。孟苏铁还派云南省公安厅最优秀的神枪手与炸药专家到苏州来培训驻苏州的所有人员,说到抢银行时要让每一个人都能以一档十,要毕其功于一役。在一切都顺利推进的时候,孟苏铁在云南组织杀害近600武警的事情似乎被北京关注了,因为失踪武警的家属到处集体上访(有几个枪口下逃生的武警士兵,他们找过廖,求廖把他们的遭遇捅出去,为冤死的士兵伸冤)。2011年春天,孟苏铁与云南七大家族到苏州开会讨论此事的对策,开会期间北京高层打电话进来要求孟苏铁与武警总队政委自裁以平息此事,这个电话引起会场上的内讧与火拼,相互开枪射击,当场有5人被打死。为摆平在苏州的5人命案,云南省公安厅与昆明市公安局决定让高明与姚杰来背这口黑锅,并由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劲松飞到苏州与苏州警方进行交涉。此事之后,孟苏铁与武警总队政委加紧了抢劫银行金库的准备,昆明三利特为了孟苏铁承诺过的可以参股东南亚毒枭的诺言,资助了孟苏铁一亿五千万元(也是孟苏铁承诺娶我的嫁妆)。2011年5月近一个排的武警就从云南调到苏州,同期大批武器弹药也从昆明运往苏州(昆明三利特负责运输,昆明市公安局提供沿途保护)。一切就绪后,孟苏铁决定在2011年6月下旬实施抢劫,不料苏州警方暗中早就掌握并一直密切监控,提前收网,最后以孟苏铁的整个计划完全破产告终!

云南警方最后让高明与姚杰做了替罪羊,避免了火势蔓延到省厅与昆明市局。苏州警方收网后,孟苏铁通知我尽快离开中国,一定要提防市局的杨劲松,杨一定会灭我的口。果真如此,2011年8月杨劲松带着一队特警从苏州一直追杀到浙江的普陀山,这样的追杀一直持续到2011年底我离开中国。

2013年,孟苏铁来美国找到我。他说他的处境已经非常糟糕,所有的钱都被拿去疏通关系了,无能力帮我了,他甚至有面临坐牢的可能。他希望我在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把所有的事情全部说出去,以绝后患,他也只是一颗棋子也是牺牲品。

以上举报只能以时间为序,非常粗线条地进行记述。云南昆明警方作恶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用他们高层的话“从中共在云南建政以来,昆明市公安局好像就没干过好事,是个好人肯定不会来这里!”孟苏铁与沈曙昆也说过类似的话“如果真要查,会抓到办公室里没人!”,廖也说过“还是交给历史与人民来清算吧!”

举报人:刘X

——转自《阿波罗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