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心:为何在美国大众传媒能够制衡三权(二)

— 大众传媒的私有特点和公民的政治参与意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众传媒能够在美国的权力监督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同它的私有特点有直接关系。美国联邦和州及地方政府没有自己的报纸,两大政党也没有自己的机关报,这一点不同于其他西方国家。在广播业方面,虽有受到各级政府资助的公共电台电视台,但是它们的数目和影响是不能同商业性私营电台和电视台相比拟的。由于大众传媒独立于政府和政党,因而能成为监督政府的重要力量。

与此同时,大众传媒起到了“信息通道”的作用,把各种经过其筛选和加工的信息以不同方式传递给公众。在这一过程中,大众传媒既满足了公众的知情权,也鼓励了大众的参与权。大众传媒通过报道对公共权力的滥用和腐败现象口诛笔伐,形成社会压力,引起政府关注,从而促使司法机关秉公办事,并对腐败分子及时依法严惩。

另一方面,美国政治领袖们都有“草根情结”—懂得让自己融入到平民当中。正是这种平民社会、草根政治,使得美国成了一个“参与式社会”。参与式社会特别强调社会成员个体的利益,并认为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应该积极地参与其中,因为很多决策可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他/她自身的命运。公民已经养成了广泛政治参与的民主意识,公民个人在不同程度上通过不同的形式广泛参与政治。参与的形式有参加选举投票,参加竞选活动,直接同议员和行政官员接触,参加政治上活跃的社团以及抗议、示威、游行等。他们更愿意通过大众传媒来了解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据有关统计,美国成年人几乎把一半的业余时间用于看电视、听广播或阅读报刊。另据调查显示,美国网络用户已超过7000万,美国人通过网络获取政治方面信息的比例比三年前多出三倍,这个比例在年轻人中更高。

由此可见,大众传媒对政治的监督或介入其实是公众舆论监督或介入的体现。如果没有大众的积极参与,仅靠大众传媒来实现对权力的有效监督是不可能的。正是这亿万观众、听众、读者、网民的政治参与热情,奠定了大众传媒监督制衡作用的基础。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