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港人抗暴震撼全球 大陆人翻墙围观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5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进入6月,中共网控越来越严厉,不仅因为六四,更因为香港的局势。中共担心香港的“倾城游行”和示威,可能引发大陆的“颜色革命”。在百万人大游行当天,中共官媒大多对这场轰动全球的大型示威视而不见,微博搜索也毫无显示。只有负责大外宣的环球时报吭了一声,称“香港反对派将修例政治化、标签化了”。

不过昨天(6月13日),中共大小官媒改招了,同时对6.12事件进行报导,微博等社交媒体也展开了相关讨论。当然中共官媒还是老一套,说香港人受了“反华势力”蛊惑,美国和台湾为示威叫好的声音是希望利用香港“与中共对抗”。

迟来的消息让网友一顿嘲讽,“都要5G了,中国还是2G网速”。对中共媒体的说法,有网民在随声附和,认为港人是受到了“洗脑、蛊惑”。不过更多网友在反驳,说中共摀住了民众的眼睛和耳朵,真正被洗脑的是“国人”。

其实在中共媒体开火之前,胡锡进就发文表示,真正关心香港命运的是中国内地,“应为香港是中国身上的一块肉”。他说台湾巴不得香港衰落,美国关心的是如何把香港变成对中共施压的杠杆,如何用香港事务找中共的麻烦等等。

说到这,我们必须提醒各位,发表观点和评论的时候,一定要谨言慎行。因为美国已经调整了发放签证的政策,在申请签证的时候,要审查5年来所有在社交媒体上的活动。如果为了几块钱,替中共蒙骗群众,散布造谣污蔑美国的话,可能会因小失大。

靠这个赚钱养家的人,跟胡锡进这些人是比不了。他们做为党官,可以不来美国。只要中共统治中国,他们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死后还可能盖上一面党旗。但各位不行,没这个实力、也没这个资格,所以还是慎重一些的好。因为很容易被中共媒体给骗了,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昨天,香港六宗教领袖共同发了一份联合声明,对港府使用暴力进行谴责。声明中表示,市民在合法情况下,有集会、表达意见的权力,应该予以尊重。

这件事中共肯定不报,还有一件中共也不会报的事。脸书上有一个交“王仁德”的人,发了一个找人刷修例连署的帖子。上面让人们填上所有亲戚朋友甚至小中学同学的姓名,甚至几个简单的英文字母或数字都可以。“一个人可以开无数个”,十几分钟后可以重新连署。

为了调查是否真实,大纪元记者测试了一下。在姓名一栏填上了ABCD,身份证前4位数填上了1234,没有填电话号码,然后提交签名。竟然显示“连署成功”了,记者成了第909370人。

几十万连署就是这么来的,这种“赤裸裸的作假”和“无耻的谎言”,中共会说吗?中共只说有几十万港人参加了“沪港安全撑修例大联盟”活动,还说是香港主流民意。

但一位香港商人指出,这么热的天,让他们出来游行支持港府啊,看看究竟有多少人。别说80万,包括花钱雇来的也不会有8千。反送中的百万港人,那是实实在在走出来的,不造假就不是中共、港共了。

这一点,不仅香港人看得清,大陆很多网友也明白。有一位feliciesusu网友问:“境外势力真的这么厉害吗?一百万的人都被控制住了⋯⋯”

另一个网友回复说,“香港一共才700万人,去掉那些医院的、监狱的,真正有投票权力的就是300万人。我不明白都是把人家100万人看成没智力、随便就可以煽动的那种人,是怎么想的?”

其实中共的话也不是多有迷惑性。说香港是“一块肉”倒不假,因为中共一直把香港看作是一块“肥肉”。但不是中共身上的,中共只有骷髅架。中国那么多城市,哪个地方不是被中共折腾得经济滑落、民不聊生?想想就知道了。

但中共这么说,就是为了蒙骗局域网内的民众。而对于能够翻墙的网友来说,中共的谎言不堪一击。不少网友在中共封锁消息的时候,已经借助翻墙软件围观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民众集会。

被香港年轻人上街抗争恶法感动落泪的武汉周芳女士对自由亚洲表示,“对香港人民点赞”。她说自由是要靠努力的,如果引渡条例通过,香港所有人都不安全了。

成都莫名堂表示,必须支持香港民众,自己不站出来说话,谁会站出来替你说话呢?

曾因言获罪的大陆作家杨子立表示,香港和台湾是仅剩的两块还没有沦陷的中国土地,一定要守住。

其实,中共体制内的人也有很多开明之士,并不像中共宣传的那样。很多人都盼望香港民众的抗共浪潮,促成中共解体。

6.9百万大游行后,一位年过80、体制内相当有名的前党校教授,亲自到了香港观察局势。这位直通中南海的专家化名陈教授表示,中共倒行逆施,老百姓都盼着它倒台。他说自己握有不少中共官员罪证,准备向联合国起诉。

陈教授表示,香港人不怕中共,这对大陆民众是“极大的鼓舞”,现在是中国人需要表态、匹夫有责的时候了。他认为“哪怕献出生命,也应该出来说话,否则就不配做专家,不配做一个中国人和世界的人”。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