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反送中】逾23万港民九龙游行反修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7日讯】香港再有大型“反送中”(《逃犯条例》修订)游行,有市民发起7月7日下午3时30分,由九龙梳士巴行花园游行至西九高铁站,重申“五大诉求”。这次是首次于九龙区举行的“反送中”游行,希望向大陆游客表达港人和平的“反送中”诉求。

游行经警方同意,已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发起者之一、沙田社区网络主席刘颕匡强调,这次集会游行为“和平理性优雅”的活动,希望向大陆旅客表达港人“反送中”的诉求,并展示和平游行的一面,抗衡大陆的新闻封锁,游行到终点西九高铁站后,会呼吁市民和平散去。

“7.7 九龙区游行”下午3时30分至4时会先在梳士巴利花园举行集会,4时开始由梳士巴利道、九龙公园径、广东道、柯士甸道,游行至西九高铁站对出的汇民道。至18时30分活动和平落幕。主办方宣布,有逾23万人出席游行。警方则称,高峰期有5.6万人游行。

18:30

游行发起人之一的刘颖匡傍晚6时半见媒体,感谢市民参与。他说,由于尚有市民在尖沙咀梳士巴利道等候出发,未能点算游行人数,但认为计有数十万的市民参与。

刘颖匡说,今次是自6月9日来连续,第四次有数十万市民上街,并首次由港岛移师至九龙;又说经过七一占领立法会事件后,香港人仍团结一致走上街头。他批评中共媒体抹黑香港人是暴徒,但事实却是——游行情况和平,被围封的高铁站也丝毫无损。他认为警方及港铁等单位的封站措施并不必要。他又再次呼吁港人自发向大陆旅客宣传反送中运动。

游行进行期间一度封闭的弥敦道南北行车线,已在下午6时半恢复行车。

17:40

游行起步两个小时后,抗议《逃犯条例》的市民继续逼爆尖沙咀。游行路线九龙公园径和天桥已逼爆,弥敦道出现人潮倒流回终点西九高铁站的现象,令游行出现了两个龙尾。

警方今次不批准游行人士行经广东道,并有大批警员和警车布防。有经过广东道的市民,向警方举起特色“警告”标语:“市民警告,你正违反民意,你可能被鄙视”、“立即撤回,否则民怨难平”等,也有市民不断高喊口号。在终点,报导指有人进入西九龙站外围往西隧方向行车路,呼吁其他游行者进入。

有经过广东道的市民,向警方举起特色“警告”标语横:“市民警告,你正违反民意,你可能被鄙视”、“立即撤回,否则民怨难平”等。(李逸/大纪元)
有经过广东道的市民,向警方举起特色“警告”标语横:“市民警告,你正违反民意,你可能被鄙视”、“立即撤回,否则民怨难平”等。(李逸/大纪元)
有市民举起横额抗议警察多次使用对示威者使用暴力。(李逸/大纪元)

参加游行的27岁游小姐从事航空业,她表示之前每次反送中游行都有上街,政府从6月9日至今都无回应民间诉求,“政府所出来回应的都还在指责示威者,完全没有正面回应诉求。”她指责中共政府透过港府收紧香港的民主自由,“(送中恶法下)可以用其它的罪名来抓捕你,针对异见人士等,可透过某些罪名带回大陆。这个条例要与每个港人协商的。”

游小姐。(林怡/大纪元)
由高空所见,九龙公园径挤满了参加游行的市民。(庞大卫/大纪元)
由高空所见,九龙公园径挤满了参加游行的市民。(庞大卫/大纪元)
由高空所见,九龙公园径挤满了参加游行的市民。(庞大卫/大纪元)

17:20

5时左右,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的最后一批市民起步出发,不过,附近道路包括梳士巴利道六条行车线和弥敦道的四条行车线,仍然挤满了等候出发的市民。天不时下起阵雨,市民撑起雨伞继续等候。

游行终点西九高铁站外则继续有市民和平聚集。

2047香港监察召集人、资深对冲基金经理钱志健也有上街游行。他赞叹今次网民自发的呼吁,都有这么多人上街,认为参加人数起码有数以十万,“这将是一个持久战,现在不需要一个大台呼吁⋯⋯尖沙咀是很有地标性的地方,之后游行到高铁那边,基本都不需要怎样呼吁,都已经有六位数字的港人上街了。”

他说,林郑至今没有回应市民五大诉求,“这是一个开始,(之后相信)十八区都有用不同的小型游行。”他又强调反送中运动已不只是反对《逃犯条例》这么简单,“已经是触及到香港的核心价值被摧毁,这是一场港人的捍卫战。这个捍卫战,(港人)未来28年还生活在香港的话,要与香港共存亡。”

对于又多位反送中的市民轻生离世,钱志健表示感到很难过,“生命是无价的,几条人命之间政府都无回应。”不过今次港人的觉醒,以及持续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都已经让国际社会看到,“不同的方法做不同的事情,让国际社会知道港人在挣扎什么,虽然不知道最后会怎样,港人都一直会做下去。”

2047香港监察召集人、资深对冲基金经理钱志健。(林怡/大纪元)
由高空所见,九龙公园清真寺外的弥敦道,挤满了参加游行的市民。(吴雪儿/大纪元)

17:00

接近下午5点钟,游行已起步一个多小时,仍有大量市民在梳士巴利花园、梳士巴利道、弥敦道等地等候出发,塞得水泄不通。由于前进速度缓慢,接近5点时中间道也开放,让在弥敦道的市民经过中间道加入九龙公园径的大队。

大量市民仍然挤在弥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带等候出发。(骆亚/大纪元)
大量市民仍然挤在弥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带等候出发。(骆亚/大纪元)
由于前进速度缓慢,接近5点时中间道也开放,让在弥敦道的市民经过中间道加入九龙公园径的大队。(林怡/大纪元)
由于前进速度缓慢,接近5点时中间道也开放,让在弥敦道的市民经过中间道加入九龙公园径的大队。(林怡/大纪元)

大学二年级学生童小姐和郑小姐,特别带着简体字标语参加游行:“同胞们,齐来反对”。她们说,经过几次游行政府仍不回应诉求,“一定要上街,不可能不出来游行。”至于怎样看待林郑月娥的回应?“林郑有回应吗?完全不觉得她有回应⋯⋯(态度)劲差,垃圾!”她们认为,特首应该尽快还争取撤回恶法的示威者清白,撤回暴徒的说法和进行独立调查,“其实她如果想还来一个清白,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如果她拖下去,任时间蹉跎,不单影响她个人诚信,而是影响了整个社会,造成社会撕裂,市民对警察、市民对政府、还包括市民之间的撕裂。只要她出来回应,很多事情就可以解决。”

童小姐和郑小姐。(林怡/大纪元)
游行西九高铁站外聚集了很多游行人士,气氛大致平静,不少市民以普通话叫口号,向大陆游客宣传反送中。(孙青天/大纪元)
游行西九高铁站外聚集了很多游行人士,气氛大致平静,不少市民以普通话叫口号,向大陆游客宣传反送中。(孙青天/大纪元)

16:40

游行西九高铁站外聚集了很多游行人士,气氛大致平静,不少市民以普通话叫口号,向大陆游客宣传反送中。至于游行起点一带,至星光大道仍然大排长龙。梳士巴利花园台上宣布,“无论去文化中心还是海傍都看不到尽头,大家叫多些人出来塞爆九龙。”

70多岁的梁先生手持写有“落实一国武制 实践基本恶法”的标语,讽刺和谴责中共和港府的暴政。他说,看看这个政府过往所做的一切,“政治上、经济上,在打压我们香港人⋯⋯如何能不激到香港人出来?”他表示自己在香港长大,从未见过有如此一个政府这样对待人民,“你看民怨多深,二百万人出来,都可以当没事,你不要再龟缩了,对不对?香港人是站在正义那边的,说我们不对的人很多也是收利益。”

 

70多岁的梁先生手持写有“落实一国武制 实践基本恶法”的标语。(林怡/大纪元)

16:20

游行起步后约45分钟后,队头已抵达终点,市民游行后经柯士甸站离开。不过大量市民仍然挤在弥敦道、梳士巴利道等一带等候出发。

参与游行的退休人士王小姐表示,上街是因为自己是香港人,“们港人今次非常的团结心齐,希望林郑回应我们的诉求。所以我们会不辞劳苦的,只要是一天他不撤回,我们都会走出来。”她大学毕业的子女都有出来游行,“今次游行的大部分香港人都是要求撤回送中条例,很多都是我们的下一代。他们无法做出进一步的行动⋯⋯我们看到了都很心痛,希望作为父母出一分力,支持他们,谅解他们,而非谴责。”

她也呼吁北京政府:“要遵守一国两制的原则,不要再进一步的侵蚀我们的自由,破坏一国两制的协定,因为香港人其实看的很清楚,资讯这么发达,我们不会这么容易被他们洗脑的。”

退休人士王小姐。(林怡/大纪元)
另一边厢的海傍,等待游行的市民一直排到星光大道,耐心静候出发。(梁珍/大纪元)
大量市民仍然挤在弥敦道、梳士巴利道等游行前往终点。(李逸/大纪元)
游行起步后约45分钟后,队头已抵达终点。大量市民仍然挤在弥敦道、梳士巴利道等游行前往终点。(李逸/大纪元)
有市民拉起“没有暴动 只有暴政”的横额。(王文君/大纪元)

16:15

由于游行人数太多,尖沙咀的弥敦道全部行车线已经封闭,站满了准备参加游行的黑衣市民。另一边厢的海傍,等待游行的市民一直排到星光大道,耐心静候出发。

由于先后几有5名“反送中”的市民不幸身亡,有市民挂起横额和直幅勉励市民要一起撑下去。(林怡/大纪元)
由于游行人数太多,尖沙咀的弥敦道全部行车线已经封闭。(梁珍/大纪元)
由于游行人数太多,尖沙咀的弥敦道全部行车线已经封闭。(章鸿/大纪元)

来自教会的Raymond,在游行起点自发设置一个街站,让市民用彩色便利贴写上互相加油鼓励的字句,又派发糖果等小礼物给市民,“今天市民再次走出来,我们教会一群弟兄姊妹就想设立一个街站,希望透过这个街站去帮大家加加油、打打气。我们也有些小礼物,是一些糖跟贴纸,去跟大家说我们之间其实是互相鼓励和支持。”

他说,就著反送中条例近来香港政府跟人民都争执了很久,每个周末都上街十分辛苦,“香港市民基本上每个星期六日或重要事也出来示威,表达自己的诉求给政府。”因此他们希望借着写一些支持香港、“香港加油”的字句,为大家加油。

来自教会的Raymond,在游行起点自发设置一个街站,让市民用彩色便利贴写上互相加油鼓励的字句。(林怡/大纪元)

15:55

游行龙头开始沿梳士巴利道游行往西九高铁站,游行人士高喊“释放被捕者、追究警队滥权、立即双普选”“香港人加油!”等口号。也有市民举著“香港撑住”的漫画海报,以及自制的呼吁字句,向大陆旅客喊话:“二百万勇敢的香港人上街反恶法⋯⋯撤回送中条例,维护一国两制,守护香港。”

游行队伍等候出发。(林怡/大纪元)
游行龙头开始沿梳士巴利道游行往西九高铁站。(林怡/大纪元)
游行龙头开始沿梳士巴利道游行往西九高铁站。(林怡/大纪元)
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一带站满了等候出发的市民。(李逸/大纪元)
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一带站满了等候出发的市民。(李逸/大纪元)
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一带站满了等候出发的市民。(李逸/大纪元)
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一带站满了等候出发的市民。(李逸/大纪元)

15:45

香港大纪元记者现场所见,除了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一带站满人,连半岛酒店门外、弥敦道马路上都站满了黑衣人潮,占据了往佐敦方向的两条行车线。

除了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一带站满人,连半岛酒店门外,弥敦道马路上都站满了黑衣人潮,占据了往佐敦方向的两条行车线。(林怡/大纪元)
除了游行起点梳士巴利花园一带站满人,连半岛酒店门外,弥敦道马路上都站满了黑衣人潮,占据了往佐敦方向的两条行车线。(章鸿/大纪元)

刚毕业的Peter表示,觉得今日上街是香港人应该做的事,“香港始终是我的家。”对于港府至今未回应民间的五大诉求,他说:“我觉得这个香港政府跟香港人有仇,我只得到这个答案⋯⋯最重要的诉求当然是撤回恶法,还有撤销暴动的定性。始终,为何香港人那天会冲?政府不去思考反而一下子定性为暴动,如果那天是暴动的话,六七那次也是暴动,对比两个暴动,哪个更暴动些?”

过去两次百万人游行(6月9日、6月16日)和七一大游行,Peter也有上街。对于特首林郑月娥,他认为她犹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都不理会外面世界如何。”至于中共近年对香港越来越强加干预,他形容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已经登记做选民,在未来的选举“一定不会投建制派”。

刚毕业的Peter继之前两次百万人游行和七一大游行后,在此走上街头,强调“不撤不散”。(林怡/大纪元)

15:35

大会宣布为不幸身亡的几位“反送中”市民默哀一分钟,之后游行准备提早起步。发起人手持五大诉求的横幅,包括:撤回修订条例、追究警队滥权、实行双真普选、收回暴动定性、撤销义士定罪。由于参与人数太多,大会早前呼吁参加者往海傍集合。前来参加的市民大多穿上了黑色衣服。

发起人手持五大诉求的横幅,包括:撤回修订条例、追究警队滥权、实行双真普选、收回暴动定性、撤销义士定罪。(林怡/大纪元)

15:20

大学四年级的陈小姐,今次跟父母一起上街,一家三口手持“我地系香港人”、“责任捉拿 独立调查”、“齐上齐落 不撤不散”的自制标语牌,“他们(父母)一直也支持我上街,我们每一次也会一起出来。”

陈小姐说,在过去的六月,香港人已经走出来很多次表达诉求。“不论是和平示威也好,还是所谓勇武一些的行为我们也做过,但政府也一直没有想聆听我们的声音。”前几天特首林郑月娥假装想聆听学生的声音,要求进行闭门会议,“但她实际上根本只想给中共交待,她还忽略了一个事实,其实这是一个全香港人要求跟她对话,而不是只找学生出来谈就算,她五个诉求也没有回应过。”

陈小姐强调,希望可以继续站出来表达诉求,“我们不可以让这团火这么快熄灭。我们现在还没争取到任何东西,所以我觉得每次例如网上召集的时候,我们也要继续站出来发声,使国际上更加关注这件事情,不要让它被淡忘,或者拖一阵子就完了,就不再理会香港人的想法。”

对于中共对香港核心价值的蚕食,陈小姐直斥“中共愈来愈放肆”,“一国两制现在已经明存实亡,因为他们愈来愈渗透香港,不论是操控立法会选举,或者是想通过一些条例,他们完全漠视了香港的独立司法存在,但他们就不断在冲击我们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原则。所以我觉得他们真的很卑鄙。”

大学四年级生陈小姐和父母一起上街表达诉求,她表示父母对此非常支持,“每次都会一起出来。”(林怡/大纪元)

15:00

下午2时许起,尖沙咀太空馆至梳士巴利花园一带已有大批港人聚集,准备参与今天的反送中九龙大游行。不少人带同自制的标语展板,准备向大陆游客讲述香港数百万人反对中共和港府强推《逃犯条例》的事实真相。

下午2时许起,尖沙咀太空馆至梳士巴利花园一带已有大批港人聚集,准备参与游行。(林怡/大纪元)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雪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