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九龙游行后极限施压 “非暴力十策”为香港赢真自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08日讯】历史学者与时事评论家章天亮,7月7日在个人Youtube频道“天亮时分”发表评论,对香港七七九龙大游行后的抗争行动提出十项“非暴力行动方案”,期盼香港人赢得真自由。他表示“港人的非暴力不合作,不仅应该仅仅针对香港,更要针对北京。在这里提出十项行动计划,可以让北京愤怒恐惧,但又无可奈何,供港人参考、讨论和补充。”(全文转载如下,小标题为编者所添加。)

 

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之政论天下,我是章天亮。今天是2019年7月7日。

就在我们做这期节目几个小时以前,香港又发生了反送中的大游行,但这次游行的路线是在九龙,而不是过去通常所在的香港岛。

九龙游行的目的之一,就是向大陆游客宣传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讯息。主办方估计这次参加的人数有23万人。整个过程和平有序。今天我想借这个活动谈一谈香港可以对特区政府以及中南海实行的极限施压策略,我将提出一些具体的行动建议。我相信如果这些非暴力不合作的计划能够得以实施,香港将迎来真正的自由。

慎防中共借口“镇压暴乱” 务必劝阻暴力者并纪录资料

我在以前的节目中已经多次谈过,中共最希望的就是出现大规模的暴力,甚至可能自己制造出大规模的暴乱,这样它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镇压。在镇压过程中,中共可以一方面强化自己的权威,甚至以戒严的方式绑住香港人的手脚,另一方面用“镇压暴乱”堵住国际社会的嘴。所以香港人应该绝对避免暴力的出现。如果发现周围的人有暴力倾向,一定要劝阻。如果有人不听劝阻,一定注意搜集这些人的音像资料,把他们的脸、声音等拍摄下来,因为这些人很可能是中共派来制造暴力的人。

七七九龙讲真相游行 巨大施压中共  促陆人找真相

与此相反,我认为这次九龙的活动非常成功,也会给中共带来巨大的压力。中共最近连续几天通过国内的媒体抹黑香港的反送中活动。我觉得这是极端愚蠢的做法。以中共在老百姓心中的信任度,大多数人都会得出一个结论——香港出事了,但具体什么事,这就是大陆人想要寻找的真相了。因此九龙的活动,就是一个通过大陆游客澄清真相的机会。

关键时刻港人抗争绝不能退 失败将沦大陆城市

香港目前的局势对于民众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在这个关键时刻,香港民众绝对不能后退。因为如果香港民众这时候退让了,那麽给中共的信号就是,香港的民意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建制派从此也会更加铁了心跟北京走。如果200万人的“反送中”大游行都不能改变特区政府或者北京的心意,甚至整个运动被暴力镇压,从此香港将再无自由可言。香港市民也失去了和大陆博弈的所有筹码。因此这次运动如果失败,香港将彻底沦为大陆的一个城市。

所以香港民众不但不能退,还要不断寻求更加有效和有力的方式保持向香港当局以及中国大陆施压。这种压力不仅会让中共在国际社会面前很丢脸,实际上日本、英国、美国的国家元首都在G20峰会上向习近平提出了香港问题,英国甚至可能因为不当言论驱逐中共驻英国的大使;还有一重压力,就是香港问题久拖不决,会带来建制派的分裂,因为特区政府显然面临着管制(编注:管治)危机。

“林郑是木偶”港人需施压北京

同时,还要对中国大陆施以最大的压力。因为林郑月娥不过是个提线木偶,按照本意来说,她也许也要对自杀的反送中事件表达同情和哀悼,她也可能并不想全城大搜捕那些占领立法会的人,她也许没胆量让警察、甚至是让大陆武警假扮香港警察镇压,但是她所作的一切都必须得到北京的同意。七一大游行,占领立法会的时候,晚上10:20分,议员们联络了特首办,回复称特首很忙!还有什么比处理占领立法会更忙的事吗?确实有,那就是北上面见韩正,在那里等著北京下达指示。还有一次,香港六月十六日200万人大游行后,据传林郑月娥压力爆表,被发现独自一人躲在厕所偷哭,甚至还一度当众泪崩,让在场所有人傻眼。一般人到这种情况,就辞职了。但林郑是否辞职,自己根本决定不了,还要听北京的。

所以,最终是否撤回反送中条例、林郑是否下台,都是北京的决定。香港人必须让北京感到切实的压力。所以,港人的非暴力不合作,不仅应该仅仅针对香港,更要针对北京。我在这里提出十项行动计划,可以让北京愤怒恐惧,但又无可奈何,供港人参考,讨论和补充。

非暴力行动十策 极限施压北京

第一、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图片,将各大媒体对七月一号事件的报道加以对比。7月1日55万人再次上街,人数破历次香港七一游行纪录。7月2日,只有香港《大纪元时报》头版以55万人游行为聚焦主线,报导民众主要诉求,而其它媒体则聚焦在七一立法会冲击中。《苹果日报》、《明报》是报导示威者占领立法会,但《东方日报》、《经济日报》、《星岛日报》则以政府谴责为主调,《东方日报》称之为“特区耻辱、万劫不覆”,《文汇报》则以“暴占立会真邪恶”字眼,以此打压示威者。曾力挺薄熙来唱红打黑的《亚洲周刊》则以封面故事,抹黑示威者为港式文革,甚至称之为“软性恐怖主义”,并高调专访警务处长卢伟聪,为撑警扮演舆论先锋。

对于这些红色媒体,我建议所有香港人擦亮眼睛,抵制这些媒体,不听不看,坚决不购买。这些红媒其实是谎言喉舌,不配称为媒体,也不应该在香港存在。所有在这些红色媒体上做广告的商家,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广传,香港人抵制这些在红媒上做广告的商家。这件事,如果香港上街的200万人能够配合,那将是对这些红色媒体的致命打击。即使中共拼命给它们输血,维持它们的存在,也只是白费资金,因为已经起不到洗脑作用。

第二、对于全面客观报道大游行,一直站在香港民众这边的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香港民众要尽力支持,多购买多观看,多购买在上面做广告的商家的产品,以支持这些媒体的生存和发展。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大纪元和新唐人在很多重大议题上几乎是孤军奋战,但坚决抵制和揭露共产党的谎言。这两家媒体的广告商家也一直受到中共的打压。前几天我看香港人为了G20峰会众筹,以便能够在海外刊登港人的心声,让各国政府给习近平施加压力。众筹了一千多万港元。我要说,其实大家只要日常购买的东西,看看如果有大纪元的广告就去那里买,不用自己出一分钱,这就已经是对大纪元和新唐人的支持。港人需要这样的独立媒体来对抗中共的洗脑。

第三、这是我几周来一直反复说的问题,就是把自己的存款从中资银行中提出来,存入外资银行,最好转出香港。我多次说过,大陆对于外资极度饥渴,而根据商务部2018年的报告,大陆的外资有70%来自香港。如果香港能够消耗中共的外资,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中共的外汇将大量失血,这也是中共无法承受的痛。这次习近平和川普会面时,之所以愿意妥协,以重启谈判,就是中共感到了外贸下降的痛苦。这件事,人人可做,既没有成本,也不会被追究责任。

第四、中共在大陆抹黑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同时严密封锁网络,让大陆人得不到真相。因此,让大陆人听到真相本身就是对中共的重大打击。20年以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在开发翻墙软件。因为资金的限制,能够同时支持的翻墙人数仍然有限。如果港人愿意发起众筹,给自由门、无界浏览等免费翻墙软件的开发者提供资金,那就在帮助大陆的人了解真相,也在帮大陆人走向自由。

第五、九龙的游行是向大陆来港的人传播真相。香港人还应该招募志愿者,在大陆客经常去的各大旅游景点和购物中心派发传单,内容就是简单易懂的“反送中”真相,或者其它能够揭露中共谎言的材料。材料要不断设计更新,结合陆客所关心的时事话题,揭露中共的谎言,这样反送中的真相也更容易被接受。

第六、香港人应该行动起来向国际社会讲真相。可以到中领馆前把香港情况介绍给将要去香港和大陆访问或做生意的人。这种事,会让中共非常丢脸,又无可奈何。也是施加压力的方式。

第七、拥有外国护照的香港人应该联络各国议员、政府和媒体,以议会的决议案或者法案的形式支持香港的运动。

第八、所有在“反送中运动”中使用暴力、造成人员伤亡的责任人,应当搜集他们的个人资料,并在网络上公布。要让他们明白,谁做恶、谁负责。港人可以众筹一笔款项,奖励那些举报和拿到这些材料的人。

第九、这些作恶者的信息可以提交给各国政府。让各国政府可以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对他们实施制裁,拒绝他们入境或者冻结他们在海外的财产。

第十、广泛传播这支视频,激发香港人的进一步讨论,看还有什么其它和平非暴力的方法能够对中共施加极限压力,比如能够租到剧场甚至建设一个剧场,迎接美国的神韵艺术团到香港演出等等。送中条例一天不撤回,林郑月娥一天不下台,这些行动就坚持下去。与这些行动相关的正面效果,要通过媒体或者社交媒体广泛传播,鼓励香港人的士气。

法轮功讲真相反迫害经验 亦适用台湾反红媒运动

我上面提到的做法,卑之无甚高论,就是法轮功学员20年间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以前在节目里说,香港的非暴力抗争应该向法轮功学习。关注法轮功学员现在所做的,应该可以对香港的非暴力抗争起到很大的启示作用。

说到这里我顺便插一句,我们以前曾经就数万人聚集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反红媒的事做过一集节目,我觉得台湾人也可以采用我这里提到的做法来抵制红色媒体,同时台湾政府应该严查媒体的资金来源,如果来自外国,就要依法加以限制。这样台湾的红色媒体自然瓦解。

我有个朋友,是纽约的首饰设计师Ariel Tian,她和动漫天王大雄的一个朋友Nalumi Li,以及伯克利音乐学院的Joseph Ma创作并录制了一支歌。我把这支歌的链接贴在下面,欢迎大家的点播和传唱。我现在也在跟他们商量授权问题。如果得到授权,我想把这个MTV上传到天亮时分的频道上。

——转自《新唐人亚太台》 (责任编辑:竺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