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燕益:信仰之战——709四周年感言!

在709四周年到来之际,应媒体之约最近接受一个采访,为此顺便把其中的内容整理出来以做709的纪念,姑且叫信仰之战!

我是一个所谓的维权律师,今年44岁。自己天性里有一种抱打不平的正义感或者叫做自命不凡吧!天生同情弱者,总习惯站在弱势的一方喜欢挑战强权,爱较真。这可能是我2003提起宪政第一诉,起诉江泽民违反宪法继续担任国家军委主席搞垂枪听政的原因吧!无论是我代理维权案件还是发表言论文章可能都有点这种倾向,包括为信仰犯、政治犯辩护,介入庆安警察枪杀访民事件等等。

要说清楚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比较困难,但是人心向善是可以肯定的。可能自认为站在善意的立场,对任何人没有敌意,所以就仁者无忧,从来没有怕过什么。

我总愿意跟制造冤狱者强调,我是在维护公民的权利与尊严,包括你我在内我们每个人的权利,不管是法官还是警察,即便那些制造冤狱作恶者、那些当权者专制既得利益者,我都想为他好,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善待他人、善用手中权力,停止作恶、不作恶,不要背上历史的债务。不管过去做过什么,今天将功折罪,点滴累积善意,积德行善都不为迟晚。

709之后我给习近平写过一封公开信,公开信的标题是:释放所有政治犯 爱你的敌人 开启和平民主之路 致习近平中共中央及全国同胞公开信。这封信不仅给当权者,更是给天下人写的,爱你的敌人,说说容易,做起来很难,毕竟这个世界是复杂的,有人性的贪婪顽固的既得利益,人们的认识也有很大差距。

在专制体制下做律师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我们有的人可能从一开始就本能的意识到了这一点,一个不受制约的专制既得利益集团面对巨大的利益他们凭什么会自我约束跟老百姓讲道理、讲法律呢?他们为什么要遵守法律啊?众所周知,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足以自行!法的精神在于权力制衡,在专制条件下,权力不受制约掌控在一个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手中,法律不过是他们维护既得利益实行专制统治的工具与手段,所谓法治是法家之法不是现代文明之法!

所以十几年前我就有了和平民主的想法并在08年发表了《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一文,系统阐述我的政治主张,和平民主不是一种二元对立的思维,需要摒弃斗争哲学,不针对任何人、任何势力,不是推翻谁打倒谁,是站在人心向善的基点上通过制度、文化、信仰的建构,共同克服人性的弱点,不仅对于统治者也包括被统治者在内。在制度、文化、信仰三者中间,又以信仰为根本。信仰决定自由,法治的根基其实也要建立在信仰之上,假如我们相信这个世界存在一个超越世俗至高无上的主宰,存在一个造物主,相信善恶有报,我们的命运不是世俗的权力、物质所决定的,我们就不会恐惧,就可以克服人性的弱点,我们就会抱有敬畏之心,时时反省自己。

709的牢狱之灾对于有准备的人无疑是一种幸运!坐牢赋予人两次生命,这是一个不得不说秘密。坐牢可以改变生命节奏,是生命修炼的宝贵契机,坐牢让生命加速更新与觉醒,激活你的灵性与洞见力,是绝大的收获,万金不换!

坐牢后开启的一场意想不到的人生大戏,难度和挑战逐渐升高,当你进入到这个阶段命运漩涡里,已不可能抽身事外了,就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那样,命运的主人在背后主宰著一切!无论你的遭遇还是内心世界都不断丰富充盈起来,时而到达一种极限,一个人面对一个世界,当然你可以把它当作人道使命来看待,所发生的一切,都由不得你,一切自有安排。

你会越来越感受到命运的神奇,从浑浑噩噩中醒来,奇妙的世界生命旅程冥冥之中似有安排,但这一切又是那么的捉摸不定!纷至沓来的事件和信息让你应接不暇,时刻都在发生,感恩一切的安排!

中国的现代转型,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的较量,不是一两次的较量,而是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进行千百次、无数次的较量,直至和平民主信念深入人心,暴力专制意志彻底瓦解为止。它首先需要人性的觉醒,需要人们建立起向善的普世价值的信仰。一个有信仰的人,即使看上去再弱小,是包括任何世俗力量,哪怕是一个政权、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无法战胜的,这个观点在拙作《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当中阐述过。

好在我们正处于一个人性觉醒、神性复归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们正在从无神论物欲的桎梏中走出来,觉知生命的尊严与归宿,洞见人生真谛宇宙的真相,几乎每天都能感受到天象人心的巨变!众生正在加速觉醒,面对黑暗与邪恶我们律师、普通社会公民,不管体制内外、不分身份族群,之所以要有所作为,就是因为它的意义不一定在一城一池的得失上,而在于真相的广泛传播、相信心念造物、坚信善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正在不断积聚起来,众生觉醒的力量无比巨大!其实我们的对手从来都不是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乃至一个党派,我们的真正对手只是隐藏在权力体系中的极少数违法分子、邪恶分子,一群迷失自我、贪婪无知的可怜虫。

历史的巨变是无可阻挡的,从现实来看,它不仅发生在中国,整个世界都觉醒起来了!毋庸讳言,伴随而来的这场时代变革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信仰的较量,一场信仰之战,是非、善恶贯穿于始终!这是一场和平与暴力、文明与野蛮、自由与奴役、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谁都无法置身事外。在这场较量当中,可以确信的是,人心向善、人们对于光明前景、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这一人性的普遍诉求决定着,真善美爱作为普适价值的信仰将会日益彰显与坚固起来!无论是谁?即使恶魔也时常装扮成正义与良善的形象。是非善恶就在你我心中,人心所向的普适信仰把大家联结在一起,它在每个人的心中,我们不但可以彼此验证而且可以收获喜悦,凭着它,人们必将告别恐惧与黑暗!

谢燕益于2019年7月9日

谢燕益简介
谢燕益,(1975—),人权律师,曾介入多宗人权案件。2003年提起宪政第一诉起诉江泽民违反宪法继续担任国家军委主席,2008年发表《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多年来致力于倡导和平民主理念,2015年率维权律师介入庆安民警在火车站枪杀旅客徐纯合案并发表《庆安枪击案律师调查报告》,709事发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经历各种酷刑历时553天出狱,出狱后发表20万字《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并公开发表《释放所有政治犯爱你的敌人开启和平民主之路致习近平及全国同胞公开信》。

Xie Yanyi, (1975—), is a human rights lawyer who has been involved in several human rights cases. In 2003, he filed a lawsuit against Jiang Zemin for continuing to serve as chairman of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in viol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In 2008, he published “Research of the Peaceful Democracy Movement,” and has devoted himself to advocating peaceful democracy for many years. In 2015, Xie Yanyi was involved in the Qingan Police case where public security officials gunned down passengers at a railway station, and he published the “Qingan Shooting Case Attorney Investigation Report.”

In 2015, he was arrested for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during the 709 Incident, and was held in detention and subjected to various forms of torture for 550 days. After his release, Xie wrote the 200,000-word “709 Crackdown Chronicle and 100 Questions on Peaceful Democracy” and published “An Open Letter to Xi Jinping and All Compatriots on Releasing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Love your enemy and Embarking on the Road to Peaceful Democracy.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