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为何要抄没李锐书房里的全部文稿?

一个人去世后,无论是按法律还是按常情,有权处理他遗物的显然只有他的家人,外人是无权动的,即便是政府也一样,除非获得家人的授权。

不过在中国,法律和常情在权力面前却可以是不作数的。如果中共想动谁的遗物,会把它们当回事吗?压根就不会。这不,据自由亚洲报导,中共元老李锐去世后不久,当局便将他书房里的全部书籍和文稿抄没一空!

早在去世之前,李锐便嘱托女儿李南央将《李锐日记》与部分书信和有关庐山会议以及土改的文稿秘密带到美国,捐赠给了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但仍有大量文稿留在他的书房中。

李南央向记者描述她父亲的书房说:“进书房的门是凹进去的,书房的外面是一个书架,这个书架从天到地全部是日记的影印件,还有文章的影印件。门背后,窗户是朝南的,南窗的对面墙上就是书架,书架底下是有门的,门里头堆著都是资料。”李锐书房的书籍和文稿全部被当局抄没的消息,是李南央的一位朋友通过电邮告诉她的。这位朋友曾到李锐书房取一本书,发现书房已被搬空。

那么中共为何要置法律和常情于不顾,把李锐书房里的全部书籍文稿抄没一空呢?

用李南央的话说:“中共的这些人,他们就是要消灭历史,就是要掩盖历史。”

众所周知,李锐不仅是中共元老之一,而且是中共党史资历深厚的历史见证人。他1934年参加中共领导的“一二九运动”,1937年加入中共。1949年后,曾担任毛泽东的兼职秘书、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水利部副部长等职务。他一生通过日记、笔记等记录下的党史,是与官方党史不同的另一部真实的中共党史。

中共有销毁历史档案的传统。李南央说,父亲生前已经预料到自己留下的文稿会有这么一天:“他自己当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时候就经手烧了周恩来的档案;还有一次他写《大跃进亲历记》时,他让秘书到中央档案馆去查大跃进的资料,什么都没查出来。”李南央很庆幸能够把父亲的日记和部分文稿带到美国。

李南央表示,父亲还有多少珍贵文稿留在他的书房里,她也无法准确说出。比如1958年3月毛泽东召开成都会议,启动了全国疯狂盲干、蛮干、攀比赶超的所谓“大跃进”,导致饿死数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父亲便有一本笔记专门记录下这次成都会议。 “这个笔记本之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有庐山会议的笔记,后来我看到他的日记以后,我才知道他有成都会议的笔记本,都在他的书房里头。”

李锐去世后,中共一边操控李锐的遗孀张玉珍将李南央告上法庭,指控她“擅自”将李锐的日记赠送给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要求法院判处李南央归还这些遗物,一边又将还留在李锐书房里的书籍文稿全部抄没一空,如此穷凶极恶无非是想把李锐日记和文稿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以防其中记录的大量中共罪恶曝光于世。

中共的这种流氓行径再一次表明它对真相的恐惧已到了何等地步!正如李南央说的那样:“(李锐日记)根本就没有秘闻,有什么秘闻呐?是它(共产党)自己,这个自信,那个自信,只能说明它太不自信啦。说出大天去,他(李锐)能说点什么?怎么就吓成这样。只能说明它有多么脆弱。”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