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想让中共不再挨骂?华春莹是在痴人说梦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最近数月不见其露面,许多网友都在猜测她去哪了。现在总算有答案了。去哪了?去党校进修了,去闭门苦思如何彻底解决中共在国际上“挨骂”这个大课题去了!

一番煞费苦心之后,华女士整出了一个大名堂,这就是她写的“占据道义制高点 提升国际话语权”一文,刊登在7月12日中共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上。

接下来我想和诸位一起聊聊华女士的这篇“大作”。

华女士在文中承认,国际舆论格局总体上是“西强我弱”,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可是话语权与实力不匹配。“我们前所未有地走进了世界舞台中央,但手中尚不完全掌握麦克风,时常处于有理说不出、有声传不开的尴尬境地”。她认为,虽然中国已经站起来、富起来,解决了“挨打”“挨饿”的问题,但要真正强起来,彻底解决“挨骂”的问题依然任重道远。

能认识到“西强我弱”,承认中共在国际舆论舞台上时常处于“尴尬境地”,说明华女士在这一点上还没糊涂。可我不知道华女士有没有想过,为何在国际舆论格局总体上是“西强我弱”?为何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可是话语权却与实力不匹配?为何中共“走进了世界舞台中央”,但仍然经常挨骂?

世人皆知,中共是当今世界最爱面子的政权。光是GDP全球第二它是不会满足的,它的野心是要称霸世界,包括左右世界舆论。那么怎么才能提升中共的国际话语权呢?华女士开出的药方是:“占据真理和正义的制高点,赢取国际社会的理解和信任,要确保中国话语第一时间占领道义高地”。为此,中国应该借鉴世界各国构建和运筹话语权的经验,尽快打造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话语体系,牢牢把握解读中国的权力。

我理解,华女士的意思就是要让中共党文化的语言浸漫世界,而且要牢牢抓住解读中国的权力不放。就是说自己解释自己,不容别人解释。这哪是什么话语权,分明就是话语霸权!试想,做的好何须自我标榜?就像自由亚洲记者安德烈评析的那样:“如果一个国家真的拥有真理和正义,用得着去抢占制高点吗,制高点的核心在以高制低,有制住他人凸显自己霸气的意思。另外,你如果拥有道义,为什么要确保中国话语第一时间去占领这块高地呢,不是说有理走遍天下?说到底可能还是害怕别人批评心理作祟,需要自我加持,甚至自我吹嘘壮胆?”

华女士还说,讲中共“价值观理念”,“既不妄自尊大、咄咄逼人,也不妄自菲薄、畏畏缩缩”。这简直就是在自己抽自己的脸了。

“不妄自菲薄、畏畏缩缩”?中共何曾“妄自菲薄、畏畏缩缩”过?“不妄自尊大、咄咄逼人”?中共何时谦和低调、温文尔雅过?如果说经济还没有强大时,中共官员对外发言还比较克制;那么随着GDP跃居世界第二,他们在国内的那种蛮横态度也日益显露在外交场合。

华女士自己不就是个例子吗!了解她的人谁不知道,在中共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她一向以言词犀利、对记者毫不客气著称。其中给外界印象特别深的是,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大肆删改,有记者问这是否有悖于中方口口声声提倡的新闻自由,华春莹一句“在中国不存在所谓新闻审查制度,中国政府依法保护新闻自由,也充分发挥了新闻媒体和公民的舆论作用”。请问,这是不是“妄自尊大、咄咄逼人”?类似的腔调在华春莹的同事中也比比皆是。比如刘为民说“中国是法治国家”,姜瑜“法律不是挡箭牌”,唐家璇“如果中国共产党不光荣伟大正确,那为何13亿人愿意投胎到中国?”近年来中共外交部官员语气蛮横、炮弹连连,动辄以训斥霸气的语调说话,不像是作外交、更像在对外作战,以至于外媒讥讽中共外交部已经变成了“中外关系破坏部”!

总之,华女士煞费苦心写出来的这篇大作,除了承认国际舆论格局总体上是“西强我弱”这点外,其余的皆不靠谱著调。为何GDP早已是全球老二了,中共还是经常“挨骂”?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中共是当今世界的邪恶集大成者,其所作所为无一不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而且用尽撒谎手段掩盖自己的罪行,这样的政权能不“挨骂”吗?这样的政权想要不“挨骂”可能吗?华女士居然想让中共不再 “挨骂”,在我看来这纯粹就是痴人说梦!

退而言之,话也不能说绝了,在一种前提下解决中共“挨骂”的问题还是可能的。什么前提?那就是中共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最后,我想引用一位网友的话送给华女士:“上学时我总是是挨班上女同学骂:一会儿偷她们的橡皮铅笔;一会儿抓几个蚱蜢塞在她辫子里;一会儿偷抄她们的课堂笔记;一会儿偷吃她们包包里的零食——直到后来彻底解决了这个挨骂问题:我转学了。开除球籍,可以一劳永逸解决挨骂问题。”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