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美国再发强音 中南海该做何回应

二十年前的7月20日,江泽民和中共发起了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并叫嚣著“三个月彻底消灭”。然而,让中共没想到的是,无论怎样残酷的迫害,法轮功三个月没有被消灭,三年也没有被消灭,反而在二十年后传遍全世界,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赢得了越来越多不同族裔、不同年龄人的心。而法轮功二十年如一日地讲清真相、揭露中共的谎言和罪恶,也得到了国际社会普遍的认同。不管中共怎样狡辩,怎样诋毁,如今国际社会是压倒性地支持法轮功,谴责中共并要求停止迫害。

在“七·二零”这个特殊的日子即将到来之际,美国第二届推进宗教自由部长会议于7月16日在国务院正式拉开帷幕,包括数名法轮功学员在内的1000多名民间社会代表、宗教领袖以及100多个外国代表团应邀参加,中共则未获邀请。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在开幕式上先后致辞,呼吁制止对宗教信仰的迫害。当天有一小时的议程聚焦中国的宗教迫害,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中共对人权的迫害是“对全世界良知的挑战”,“如果我们不为中国的人权侵犯和宗教迫害发声,就没有道德立场去讨论世界上其它地区的情况”。

参与讨论的长期倡导信仰自由的前美国国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则表示,他对中国越来越恶化的宗教迫害十分担忧:天主教被迫改造,上百万维吾尔人被关入集中营,西藏佛教徒遭到“文化灭绝”,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现在的情况比我当初经历的更加糟糕”,沃尔夫认为,美国发声力度不够是造成情况恶化的原因之一。

显然,川普(特朗普)上台后,其与内阁成员也已经意识到了美国前几届政府出于利益的考量,在宗教人权迫害问题上政策的软弱和发声的有限,因此除了在贸易等问题上对中共采取了极限施压外,在人权领域同样展现了其强硬的姿态,并一步步将中共意欲掩盖的罪恶在政府层面提及,向北京发出了越来越强的声音。

不妨回看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川普政府在针对中共人权迫害方面的所为。

2017年4月,刚刚就任总统的川普就致信国会,承诺将大力支持旨在打击全球人权侵犯者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4月26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发布2017年度最新报告,中国再次被列入宗教自由侵犯的特别关注国,法轮功问题,包括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被提及。当年12月底,现任北京警察学院党委书记、原北京市公安局分局局长高岩,因迫害并致死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而被美国列入被制裁的名单。

2018年5月,在美国国务院发布的201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中国再次被列为“特别关注国”。报告中亦关注了法轮功、基督教等信仰团体受迫害的情况。而在《报告》发布的同一天的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蓬佩奥也是前所未有地表态:“促进宗教自由,是川普政府的优先事项。”“美国不会对侵犯国际宗教自由问题袖手旁观。”

同年7月24日至26日,美国首次举行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在世界范围内推进全球宗教自由。这次会议还发布了针对中共的特别声明,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维吾尔、藏传佛教徒等宗教少数群体。会议通过了几项具体的行动计划,包括:创建“应对群体灭绝及援助受害者计划”;与其它国家共同成立“国际宗教自由基金”,协助遭受迫害的信仰人士;宣布宗教自由会议为年度会议等。

在会议的最后一天,蓬佩奥还发布了历史性的《波托马克宣言》和《波托马克行动计划》,敦促世界各国政府把宗教自由作为优先政策。

10月12日,包括葛雷斯利在内的美国联邦18位参议员发起了一项决议案,参议员们在议案中谴责中共打压新疆、基督教、天主教、法轮功、藏传佛教等宗教团体、敦促停止迫害,敦促川普总统运用《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弗兰克‧沃尔夫国际宗教自由法》和《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所赋予总统的权力,采取适当行动,推动中国宗教少数群体的宗教自由。

时间走入2019年,川普政府发出的声音更加直接和响亮。

就在6月美国国务院发布2018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时,蓬佩奥说道:“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以来,对所有的信仰都表现出极大的敌意,它只允许自己被独封为‘神’。”“在中国,政府对很多信仰的严厉镇压已经成为常态,包括法轮功学员、基督徒和藏传佛教徒。”

而布朗巴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共强摘包括法轮功学员、维吾尔人、西藏佛教徒、地下基督教徒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这会震惊每一个人的良知。”这是美国国务院首次由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中,向各国记者公开曝光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行为。

7月10日,美国副总统彭斯视察加州,在弗雷塔斯家庭农场记者会上,当被问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问题时,他表示,本届政府已明确表态,“美国是全世界的自由灯塔”,美国一直在致力于维护全世界的宗教自由,而“中国(政府)必须改变”,融入“国际大家庭”。

而美国国务院日前再度表示,川普政府优先考虑保护宗教自由这一不可剥夺的权利。“这些权利基于我们国家的立国原则。宗教自由是一项普遍的人权,是保护其它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言论和集会自由的关键。”

如果说2018年的部长级会议达成的具体的行动计划还限于受迫害者,那么本次会议或许会达成更进一步的行动目标,比如针对中共的某种行动。布朗巴克在会议前就透露,今年的会议会提升到行动层级,“我们真的需要向这些国家施压,告诉他们:嘿,你们签署了世界人权宣言,你们没有遵守承诺。这需要改变,需要来自全球的压力。”

而彭斯副总统18日的演讲,同样引发全世界的关注,至于中南海高层大概担心的则是中共的画皮又被剥下多少。

其实,面对着美国政府愈来愈强的声音,中南海高层更应该思考的是,自己在迫害法轮功、迫害基督徒、新疆维族人等问题上,还能装聋作哑到几时?

在第20个“七·二零”到来之际,中共高层在忙些什么呢?习近平带着刘鹤、何立峰等亲信去内蒙调研,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韩正参加全军有偿服务总结大会,而汪洋则在12日主持的政协会议上,强调要“依法加强和创新寺观教堂管理”,要“引导宗教更好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胡春华主持对朝鲜的援助……

虽然中共高层刻意回避这个注定将铭刻在历史上的日子,但他们心里都应该清楚,如何面对这个日子,也在决定着他们的未来。在美国集结世界多国政府的正义力量,对中共采取统一的公开行动后,本就臭名昭著的中共必将成为“过街的老鼠”,其恶行不仅为更多的外国人所知晓,遭到更为强烈的谴责,而且将在中国、在中国民众当中,在中共高层所引发的震荡也将是剧烈的。届时,中南海高层还要装聋作哑,纵容江、曾的邪恶继续?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在给中共高层的上书中写道:针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在持续地与全体中国人民、与人性文明及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为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民族的久远价值,以及全世界在这场浩劫面前保持了不光彩的沉默者的各国政府的道德形象,都已现实地成了这场浩劫的受害者。”沉默者即是协从者,也是受害者,当历史走过这一页,人们或许才会明白这其中的深意。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