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劫难逃的命 他如何化险为夷

神人神事 文/宗家秀

这是世间最公平的债务偿还方式,可惜很多人意识不到,一旦发现这个秘密,人生将会规避很多风险。天下吉凶祸福,各有来因,而无丝毫差错,只是当局者迷中难以知晓。

自己开药“治死”自己的名医

张医师是清朝时期嘉定的名医。一次,他误开了药用石膏,导致一名病人服用后死亡。知道后,他也后悔,但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妻子都没说,病人的家属亦不知情。

一年后,张医师患了奇怪的病,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治,就请来徐某为自己诊治,徐某开了一贴处方之后就走了。

按方配药后,准备熬药的时候,张医师突然就看了一下药方,提笔就加了“石膏一两”,在场的一个学生劝他,“别加石膏!”他就跟没听见一样。

清晨服药后,张医师又拿起处方看,大惊,问:“这一两石膏,是谁加的?”学生说:“师爷您亲笔提上的,您不记得啦?”张医师心里豁然明白了,说:“快给我准备后事吧。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接着,张医师就写了一首诗:“石膏石膏,两命一刀,庸医杀人,因果难逃。”过了中午,张医师就死了。

马秀才“破解”人命案

这是清朝发生在常州的一桩命案。年少的马士麟跟父亲在北楼读书,北楼屋窗外,正好对着王老叟家的阳台,王老叟是卖菊花的。

一天早晨,天色微明,马秀才透过窗户看见,王叟攀上阳台浇菊花,一个人担着两桶粪,要登阳台,帮着浇花。王叟不高兴了,不让那人上来,那人有点犟,偏要上来,两人在阳台的斜坡处堵上了。

那天,天刚好有雨,台面滑,斜坡又陡又窄,王叟在上坡处用手顺势推那担粪者,担粪者一失足,跌下坡去,倒在了地上,两只桶压在胸前,两腿就蹬直了。王叟大惊,想扶他起来,发现他已经没气了。

王叟默不做声,赶紧拖着挑粪人的脚,把他从后门拖出去,丢在河岸边,又返回去,把两只桶也放在河岸边。然后回家,紧闭了门窗。

当时马士麟虽小,也知人命关天,没敢说出来,把这事藏心里了。

河岸的尸体被人发现后报了官,武进知县办案,差吏来验尸,没发现伤口。调查邻居,邻居皆称不知情,于是就以失足致死结案了。后来尸体被亲属领走了。

九年后,一晃马士麟二十一岁,中了秀才,入了生员,在北楼教经授徒。督学使者刘吴龙将要对来教书的生员们进行岁考前,马秀才清早起来温习儒经。开窗时,忽然看见远处有一个人,挑着两桶粪缓缓走过来。

仔细一看,原来是九年前那个死去的担粪人!马秀才大惊,以为他来找王叟寻仇。奇怪的是,那人走过王叟家的门,没进去,却进了离王叟家十来步远的李户人家,李户是大户富足人家。马秀才越发好奇,就出去尾随过去。

到了李户家门口,忽然出来一仆人,称李户家娘子突然要分娩,府上急着去找接生婆。马秀才问他:“看见一个挑粪的人进你家了吗?”那人很不高兴,说没有。这时里面传出,“娘子生了!一个男婴。”

马秀才心里不解:这是担粪的死者托生来了,怎么不托生在王叟家寻仇,却生在了李富人家,这是为什么呢?自此,便留心观察。

又过了七年,李氏儿长大了,小孩不好读书,就喜养禽畜鸟。那时王叟八十多岁,身体硬朗,越老了越爱养菊花。

一日,马秀才又早起,靠在窗户上,他看到王叟登上阳台浇菊花,十几只鸽子飞聚在王叟家的阳台栏杆上,正是那小孩放飞的。小孩怕鸽子飞远了,就大声喊叫鸽子,鸽子没反应。小孩儿急了,找了个石子就投掷过去。

石子一下子砸中了王叟,王叟一惊,失足滑落到阳台坡下,良久不起,两只腿绷直了。

小孩吓坏了,默不出声,关上了自家门窗。日头高时,王叟家人发现王叟失足而死,哭丧著把他葬了。

后来马秀才说了自己亲身经历的这个离奇故事,被刘绳庵相公记载下来,并说:“天下吉凶祸福,各有来因,而无丝毫差错。然当局皆在不知中。幸有旁观者马氏破迷。”

在劫难逃的命 他如何化险为夷

明末有位徽州商人叫程伯鳞,举家一直居住在扬州。他是虔诚的佛教徒,经常敬拜观音大士。乙酉年(1645年)的夏天,清军破了扬州城,然后发生了扬州十日屠杀。

当时程伯鳞就向观音大士求救,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里观音告诉他说:“你们一家十七口人,其中十六人,都不在劫数之中,只有你在数难逃。”

醒来后,梦里的情景还清晰得很。于是程伯鳞又虔诚地祈请观音保佑,结果晚上又做一梦。观音告诉他:“你前生杀了一个叫王麻子的人,砍过他二十六刀,现在你必须要偿还,无法逃脱。”

观音大士接着开示他:“你要吩咐家中十六口人,通通待在东厢房,你自己独自一人,在正屋等候,不要连累家人。”程伯鳞听后,连连答应,将观音大士的告诫牢记心头。

五天之后,有个北下的清兵,骑着马停驻在院外敲门。程伯鳞问他:“你是王麻子吗?如果是,就进来砍我二十六刀吧。如果不是,你就继续赶路,我们之间没有仇怨。”

门外的兵说:“我就是王麻子。”于是程氏打开大门,让他进来了。那人下马之后,很惊讶地问程伯鳞:“你怎知我的名字?”

程伯鳞把观音托梦的事说了,听完之后,王麻子对程伯鳞说,那你就蒙上眼睛吧。程伯鳞坦然地用块布蒙了眼睛,转身跪地,背对着士兵。王麻子迅速举刀,往他的后背砍了二十六下。

但王麻子用的不是刀刃,而是刀背!砍完后,王麻子说:“如果我今天真的再砍你二十六刀,来世你又会找我寻仇啊!冤怨相报何时了。今天我拍你二十六下,就算你还我债了,就此咱们两不相欠。”

二人宿怨尽解,士兵护送程伯鳞全家去了金陵。

原来世间宿命,皆有因由,也果报不虚。@*#

参考资料:

袁枚《子不语》
蕅益大师《见闻录》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