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机场反送中“和你飞” 旅客受到不寻常“礼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28日讯】721元朗暴力事件令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扩大。7月26日,香港航空界在国际机场举行反送中抗议活动,示威者向各国旅客讲述香港反送中抗争以来的真相,希望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一些示威者戴着口罩和黄色头盔,有人开始以“头盔革命”来定义这场反送中运动。

26日下午到晚间,从世界各地抵达香港的旅客受到不同寻常的“礼遇”。当天,香港航空界人员在香港国际机场发起“和你飞”,反送中集会,也有非航空界的民众特地前来参加。

《美国之音》报导,当晚9点23分,东京飞往香港的一架国泰航空的班级上,机长用英语告诉机上乘客:“目前在香港国际机场的接机大厅,正在进行一场和平、有秩序的示威。示威者的诉求只是撤回有争议的《逃犯条例》。”

“您无需害怕那些身着黑衣,在接机大厅静坐的人群。如果愿意,您可以和他们聊一聊,更多地了解香港。”

随后,机长转成广东话说:“香港人加油,万事小心。”

当天,成千上万的示威者汇集香港国际机场,他们手举标语,呼喊“自由香港”等口号,向往来的旅客发放传单。

“欢迎来到香港——警察和暴徒管理的城市,”一名示威者向旅客展示的标语写道。

报导称,一些示威者戴着口罩和逐渐成为这场运动标志的黄色头盔。推特上一些人开始以“头盔革命”的标签来定义这场运动。

集会期间,一群航管人员发出公开信,批评港警滥权,表示除了要谈专业,“也要谈良心”。同时要求香港政府立刻回应市民诉求,否则不排除升级行动,发起不合作运动。

香港机场响起口号:“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香港警察,知法犯法!”“追究警察滥权!我要真普选!”

7月26日,香港航空界在国际机场举行反送中抗议活动。 (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尽管起初针对的是《逃犯条例》,但现在看来抗议活动正演变为一场更广泛的、亲民主运动,”旅居香港的澳大利亚律师、作家戴安通(Antony Dapiran)对《美国之音》说。

戴安通是梳理香港公民抗命历史的《抗议之都》一书的作者,他也参与了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的示威活动。

据集会发起人表示,当天约有超过15000人参与集会,但警方声称最高峰时有4000人。集会重申港人5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撤回暴动定义,撤回所有抗争者控罪,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立即实行双普选。

午夜时分,示威者和平散去,现场没有警察干预。

然而,香港近来爆发的几场大规模民众抗议中,警方发射的催泪瓦斯、橡皮子弹、胡椒喷雾、警棍,以及元朗白衣暴徒挥舞的棍棒,让香港越发像是一个战场。

香港反送中抗议始于6月初,由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触发。这项法案允许政府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7月初宣布这项条例草案“寿终正寝”,但拒绝宣布正式撤回条例,致使抗议活动无法平息。

7月21日,元朗火车站发生了一起暴徒袭击民众事件。报导称,那些身穿白衣的暴徒据信与有组织犯罪团伙三合会有关,而警方的不作为更加剧了民众对袭击事件的恐慌和愤怒。

抗议者计划27日在元朗举行集会,“7.27一人一头盔,顶走黑政权”成为这场集会的口号。

虽然,警方没有批准“光复元朗“的集会申请,但27日仍有28.8万人汇集到元朗,以游玩、购物等方式走上元朗街头,发起一场另类游行。

当晚,警方再次暴力镇压示威者,一些警察冲入元朗车站,几乎重演了白衣暴徒打人的剧情,一些示威者被警棍打得头破血流。至少有23人受伤,其中2人伤势严重。另有11人被捕,年龄从18岁到68岁。

90后香港本土派支持者刘颖匡对美国《时代周刊》说,“这不再是只是一项法案的问题。我们怎能接受仅仅用撤回法案来换取如此多的牺牲?我们怎能接受这么多生命只换来一项法案的撤回?”

“这是不可接受的!”他说,“立法会是香港政治的核心问题之一,因为我们没有民主制度。这是我们今天面临这些问题的原因之一。”

戴安通对《美国之音》表示,“香港政府看来处于瘫痪状态。示威者的这波游行、集会和公民抗命运动目前没有终结的迹象。”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