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李鹏追悼会高规格透露什么信息?

7月22日,中共前总理李鹏去世。27日,中共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其遗体将于29日火化,当日,全国各地和中共驻外使领馆将下半旗致哀。这也意味着其追悼会亦将以高规格举行,届时,不仅现任中共政治局众常委出席,而且若干中共元老也会现身。

李鹏死后获得如此高规格待遇,应是中共党内惯例,除了给其家人和中共党内外看外,也是给普通的中国人看。而中共对李鹏的公开肯定,包括肯定其在“六四”镇压和三峡工程决策中的所为,也凸显了中共狂奔在邪路上绝不回头。

在新华社的悼词中,对两件李鹏生前竭力摆脱责任的两件事这样写道:“他在三峡工程科学民主决策和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在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决支持下,李鹏同志旗帜鲜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一道,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

显然,中共官方的定性与李鹏生前的愿望是有些背道而驰的。对于“六四”镇压学生,李鹏认为自己只是在执行邓小平的命令,他希望廓清谁是最大的责任者与受益人,希望活着或死后能有一个实事求是的历史结论。为此,《李鹏六四日记》披露了外界所不知道的几点:一、邓小平早已定下让赵紫阳下台。二、邓在调动20万军队进入北京后,才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宣布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任总书记,同时下令六四屠城。三、邓批准了6月3日晚的清场方案,江泽民“在警卫大楼四楼上,从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门的动态”。四、江泽民负责起草的《告全国人民书》。

也就是说,“六四”下令开枪和镇压学生的是邓小平,而江泽民是“六四”屠城的现场指挥者与最大受益者。这两点的确是事实,但李鹏的责任同样摆脱不了,这大概也是他的心病。

至于业已变形、为祸长江和百姓的三峡工程的决策人和最大责任者是谁,是李鹏的另一块心病。1985年1月三峡工程决定上马时,李鹏是时任副总理、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拍板上马的是掌实权的邓小平。2003年,李鹏出书称,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其对三峡工程的建设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

从2004年到2006年,李鹏又先后出版了4部日记体回忆著作,再次将三峡工程的责任人指向江泽民。身在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指出,当年刚上台的江泽民,为了得到李鹏的支持,与其做了一笔政治交易,即不顾反对之声,强行上马三峡工程。因此,尽管无能的江泽民负有主要责任,但李鹏无视反对声音,支持三峡工程,其重要作用也是不能忽视的。

或许在李鹏看来,这两件为千夫所指的大事,自己扮演的并非是决策者的角色,但历史无数事例证明,决策者身边人的建言同样至关重要,他们所要承担的责任同样也不小。

既然如此,中共最高当局高度肯定李鹏的所为,实际上也在肯定邓小平、江泽民在这两件注定遗臭万年的事情上的决策。在6月初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在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对话时,公开表示“六四镇压”是正确的,让世界哗然。此次高度评价李鹏所为并给予其高规格待遇,亦有类似效应。

这样的信号极其危险和不祥,这不仅预示著本质不改的中共将一条死路奔到头外,也预示著中共高层迄今为止依旧不想放弃“老路”、“邪路”,为了权力不想放弃保党。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