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中共官员澳洲豪赌 黑幕曝光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03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这几天,川普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税和香港反送中事件发酵,几乎吸引了全球的目光,有意无意掩盖了不少值得注意的事情。其中在澳洲Crown赌场,中共高官和中国大陆的豪赌客们挥金如土,被曝光的内情及黑幕相当令人震惊。

这起事件还在延烧,目前有澳洲议员已经提议,由调查权力更大的议会调查Crown赌场内幕。他们相信,目前所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不过昨天(8月1日)Crown赌场在一些主要大报上登载正版的广告,说曝光的消息是对他们的“欺骗运动”。但是曝光这一消息的媒体拒绝了Crown赌场登广告的要求,并对他们进行了驳斥。

相信这起事件不会很快完结,黑幕也会被越揭越多。我们来梳理一下这些中国大陆豪赌客的身份,看看他们与中共究竟有什么关系。

澳洲九号台“60分钟”节目、《悉尼晨锋报》联合调查了上万份Crown赌场内部文件。文件显示,Crown赌场与澳洲籍华裔富商周九明(英文名:Tom Zhou)有着极深的交往与合作。

这个周九明活动能量似乎很大,对中共官场的运作相当熟悉。他可以给赌场引来不少“有权、有势、有钱”的大陆豪赌客,其中不乏警方和澳洲安全部门感兴趣的大人物。

大家想一下,什么样的人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把中国有权、有势、有钱的人介绍到澳洲赌场?在中国,什么样的人有权有势又有钱?这点不用说也知道,如果不是中共高官、或者高官家属,也一定跟中共有着某种关联。因为普通人想同时兼具这三点,几乎不可能。

经过查证发现,周九明是澳洲促统会第七届顾问团名誉会长。促统会,也叫和统会。长期关注新闻看点的朋友应该记得,我们曾介绍过,促统会是中共的统战机构,不同于一般的亲共侨团。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指出,促统会是中共派到外国的团体,级别很高,它由中共的全国政协主席直接领导。

从这一点上说,周九明很可能直通中共政协主席。也可能是因为这一点,Crown赌场给了他超级贵宾的待遇,VVIP。那儿的人称呼周九明为“中国城先生(Mr Chinatown)”,就是说“只要他想要的,就一定能拿到手”。

有这么深厚的背景,有这么大的活动能量,又可以介绍来更多的中国豪赌客,可以想见,周九明在Crown赌场的影响力非同一般。澳洲媒体调查发现,他的VVIP待遇包括私人飞机、豪华酒店、贵重礼物等等,甚至赌场曾支付给周九明几千万澳元的酬金。那不用说,赌场得到的肯定更多。

但是进一步调查发现,周九明原来是个“红通犯”,问题相当大。在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缉令中显示,他涉嫌金融犯罪规模高达几千万澳元。根据现在的汇率,1澳元可以兑换4.71元人民币。就是说,周九明的金融犯罪规模至少有几亿人民币。

另外,在中国大陆,有多个法庭检控周九明敲诈勒索。其中还有一起指控,周九明授命往一名男子脸上泼酸性液体。

这样的一个人,却成了中共促统会顾问团名誉会长,他同时还是澳大利亚湖北同乡会主席、澳大利亚湖北商会主席和墨尔本华星艺术团的永久主席。

说到华星艺术团,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艺术团是中共国务院侨办授牌成立的,它直接向国务院侨办汇报工作。所以,中共驻墨尔本总领事馆对这个华星是大力支持。大家还记得,中共红色歌剧《洪湖赤卫队》去年曾在墨尔本演出,这个华星艺术团就是其中的承办方之一。

说到这,已经清楚了,周九明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富商,很可能是被中共培植、并深得中共信任、替中共在澳洲说话的人物。所以他才可能在澳洲为所欲为,才可以接触到那么多中国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才可以无惧“红色通缉令”,大摇大摆地出入澳洲。

说他出入澳洲是大摇大摆并不为过,澳洲媒体调查发现,2016年和2017年,周九明曾经雇用了一名被停职的维州特别行动组的警察,为他提供安保服务。他还曾雇用现役和前执法官员为他提供相同的私人安保。

通过以上分析,也就不难理解周九明在Crown赌场有超级贵宾身份的原因,因为他与中共高层、甚至更高层有着联系。在得到赌场的各种好处之后,周九明会利用他在中国大陆的关系,绕开禁止推广赌博的法律,为Crown赌场在大陆“拉皮条”大开方便之门。

反过来,只要周九明介绍来的人,想获得进入澳洲的签证,赌场可以出面向联办政府做人品担保,要求澳洲政府为他们发放入境签证。调查发现,赌场与澳洲驻华领事馆有着直接联系,可以通过专门的通道,快速为那些“豪赌客”办好签证。

澳洲边境执法局前局长奎德夫利格(Roman Quaedvlieg)证实,有两名联邦部长级人物和一名后座议员曾要求他们,为这些中国大陆豪赌客入境提供方便。而这些人当中,包括一些他们此前发出警告的豪赌客。

Crown赌场前员工珍妮·蒋(Jenny Jiang)对九号台说,澳洲驻华领事馆人员会帮助Crown赌场的豪赌客快速获得签证,一些签证申请者不经过正规审查就会直接获批。

但是Crown赌场自称,他们对赌场中间人有严格的审查程序,并且还会定期对中间人进行审查。

对Crown赌场的解释,曝光内幕的《时代报》是这么回应的:“我们的记者在澳洲和中国法庭收集到了一些公开资料,还有其它一些渠道的信息,均揭示Crown赌场未能对赌场中间人进行严格审查。例如,一些赌场中间人在法庭或媒体报导中均被确定为犯罪嫌疑人或犯罪组织三合会成员。”

我们不清楚这个“三合会”,与涉嫌参与7‧21香港元朗黑夜事件中追打示威者的“三合会”是否有什么关联。单从名字上看,没什么区别。

另外Crown赌场还对珍妮·蒋本人进行了质疑,说她在赌场工作期间的“职位相当低”,曾要求赌场支付相当于年薪50倍的赔偿金,但未获成功。还质疑她是不是接受了九号台《60分钟》节目给的钱,才接受采访等等。

而《时代报》回复指出,“珍妮·蒋接受采访并没有收钱,而且也没有要求(九号台)付钱。她的员工证和公司内部评价都显示她有个光鲜亮丽的职位。她被捕后,Crown赌场曾向她提供6万澳元封口费,要求她不要发表对公司的批评言论。她拒绝了这笔钱。《60分钟》节目准确地反映了蒋的职位和职衔。”

这样的回复,等于是《时代报》在表态,珍妮‧蒋说的是真实可信的,Crown赌场在撒谎。我们稍后说这个珍妮·蒋,先说说这个Crown赌场。

公开信息显示,Crown赌场与澳洲两大党都有密切联系。前自由党通信部长库南(Helen Coonan)是Crown集团理事,前工党全国秘书长毕塔(Karl Bitar)在这个集团公司事务部任职。

不过这个赌场虽然在澳洲,却与中共有着很深的勾扯,涉及多名前江派要员。大陆媒体《财经》杂志曾报导,周永康的儿子周斌就是这个赌场的常客,并且还帮着赌场拉客。每次周斌去Crown赌场时,老板帕克经常在场陪同。2013年的正月初五,周斌就带了一批“顶级豪赌客”去了这家位于西澳洲的Crown赌场。

另外,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也是这家赌场的座上宾。帕克陪同周斌是经常性的,但是曾伟到这里,帕克必定是“全程陪同”。曾伟有一次出手500万澳元,这个赌资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我们再来说这个珍妮·蒋,她曾是Crown赌场的一名职员。前不久,通过九号台“60分钟”节目,她首次向外界披露Crown赌场接待中国豪赌客的内幕。

珍妮·蒋介绍,赌场把中国豪赌客分成几个级别——小鱼、鲶鱼、孔雀鱼和鲸鱼。我们估计分成不同级别,也是为了区别对待,看人下菜碟。她说第一次听到“鲸鱼”级别的豪赌客在墨尔本和珀斯的押注数目,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些豪赌客可以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输掉1500万澳元,飞到澳洲赌博仅仅几次,赌额就能高达10亿多澳元”。他们的钱是哪来的呢?我想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思考,这些人其实就是在“洗钱”。

前面说到珍妮·蒋曾被捕,这是怎么回事呢?2016年的时候,珍妮·蒋和另外17个人一起到中国宣传赌博,在这儿被抓了。

大家知道,中共官员、中共富商豪赌虽然世界闻名,但在中国土地上公开宣传赌博还是违法的。背地里干什么无所谓,但是表面上还要“伟光正”一些。

人被抓了怎么办呢,当时还是工党全国秘书长毕塔(Karl Bitar) 找到了另一个华裔富商黄向墨,向他进行咨询。

黄向墨,原名叫黄畅然,也是Crown赌场的超级贵宾,他一年的赌资高达8亿澳元。黄向墨曾被赌场当作一个典型学习案例——富有的中国豪赌客移民到澳洲,会给澳洲带来很大的好处。它们在2015年的秘密备忘录中曾写道:黄向墨在悉尼定居的决定,“成倍”地推高了他在赌场的赌博数额,从2亿暴增到8亿。

但是黄向墨也不是普通商人,在周九明之前,他也是促统会的会长。据《悉尼晨锋报》披露,2016年澳洲联邦大选前,黄向墨的手机快捷键拨号,都有澳洲两大党的政要。

不过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澳洲政府拒绝了他的入籍申请,并且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权。原因是黄向墨充当了中共代理人,通过向政客捐款,影响澳洲的政策决定。

种种迹象、多重线索、大量事实都证明,中共豪赌客都有着深厚的背景,与中共有着深广的联系,也跟澳洲政府有着扯不清的联系。

Crown赌场一名前司机曾这样爆料:“Crown就是‘王冠’,没人敢碰Crown,你知道,Crown赌场里没有法律。”他指出,《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报导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

目前,澳洲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已将这个事件转交给了澳洲执法廉政委员会(ACLEI),并表示这个事件有“足够令人关注”的地方,值得进一步审查。

联盟党政府也已经授权廉政委员会,调查Crown赌场。但多名中立议员要求拥有更大权力的议会听证会,对其进行调查。相信黑幕会越揭越多,我们也会持续关注。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别忘了转发点赞,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