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硕士惨遭迫害 九死一生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6日讯】黑龙江省伊春市硕士研究生、法轮功学员颜廷珍,自2001年曾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万家劳教所、前进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颜廷珍,今年44岁,家住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1998年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东北林业大学植物学科国家重点开放实验室的硕士研究生。不幸的是,她在23岁时就患上了很严重的贫血、冠心病,说话发不出声音、浑身无力等。

2001年,颜廷珍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法轮功的博大法理中,她的身心得到了净化,生命找到了归宿。她好像生平第一次发现原来人可以这样快乐地活着,她的身体也健康起来了。

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

2001年1月23日除夕,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的假新闻来蒙骗中国百姓、煽动仇恨。在法轮功修炼中受益的颜廷珍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颜廷珍到北京以后,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当时北京的天气在零下14度左右,警察为了折磨法轮功学员,把窗户打开。晚上颜廷珍就坐在铁笼子里的瓷砖地上打盹。

当天晚上,颜廷珍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押送到北京西城看守所,一下车后每个人都必须马上抱头蹲著,不能抬眼。每个警察全副武装,每人手里握一根警棍。颜廷珍的动作稍微迟疑一些,就被一警察用手掌对准她的后脑的穴位砍了两下,她顿时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颜廷珍被分流到北京市景山派出所。警察骗到了她的地址、姓名后,就把她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拘留了37天。颜廷珍家人还被动力区国保大队勒索了2,500元。

残忍的灌食

2005年6月30日凌晨5点,哈尔滨市动力区文政派出所王毅等三人受动力区国保大队长张国芳指使,到颜廷珍家抄家,抄走法轮功真相资料25张。颜廷珍被绑架至动力公安分局,当天下午,被送往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颜廷珍为抗议这种非法行为,便开始绝食反迫害。看守所所长赵凤霞指使犯人便对她进行灌食迫害。

狱医用钳子把她得嘴撬开,四个犯人钳住她的双腿双手,用煤气管道用的红色粗胶皮管,一直插到她得胃里。因为管子很粗,从管子插到食管里的那一刻开始,那一口气一直提不上来。她窒息得脸憋得青紫,心脏已经涨到极限,一秒钟像一个小时一样漫长。那一刻觉得离死亡只是咫尺之间,管子只要晚拔出一分钟,感觉就活不了了。

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

2005年7月21日,颜廷珍被警察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劳教所体检时,由于她刚被灌食迫害过,身体极度虚弱,处于休克的状态,躺在劳教所地上。劳教所见此拒收,动力公安分局的女指导员想尽各种办法说服劳教所收下她。

进到万家劳教所里,颜廷珍被分配到了“集训队”,这是劳教所迫害最残酷的一个大队,那里一般关得都是“不被转化”(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

到了“集训队”的第一件事就是劳教所要求法轮功学员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三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颜廷珍一笑拒绝,随后警察对她动用各种酷刑。

蹲刑

颜廷珍被迫蹲在地上,只能蹲在一块砖的面积内,要保持军蹲的姿势,身体直立起来,两只手背过去,两脚成四十五度角,两只脚后跟要靠在一起,而且颜廷珍的鞋被警察换成了小两码的高跟鞋,两个脚后跟裸露在外边。

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蹲刑,她得双腿一会就麻木得失去了知觉,而且她还被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杨秀梅看管着,动作稍一走形,就会被包夹叫骂。

保持这样一种畸形的姿势,身体会非常得痛苦,时间长了,心脏难受,就会憋得喘不过来气。遭受这种酷刑,一般人挺不过几个小时就受不了了,而颜廷珍就这样一分一秒地忍受、不妥协。颜廷珍蹲了3天,每天从早上4点起床一直蹲到半夜12点。

一个警察发现颜廷珍蹲著的时候,处于近昏迷的状态,于是她向队长申请,让她每蹲两个小时,可以休息20分钟。当颜廷珍蹲到第10天的时候,她的左腿突然间就不好使了,整条腿没有了知觉,走路时得用另外一条腿拖着走。

坐铁椅子、小凳

2005年8月1日,劳教所换了另外一种迫害方式──坐铁椅子来迫害颜廷珍。这种酷刑是把人的腿脚和手臂24小时都束缚在铁椅上,渐渐地腿脚就失去了知觉。而且铁椅会把人身上的热量全部吸走,人的身体会如冰块一样冰冷。

中共使用的酷刑刑具:铁椅子。(明慧网)

8月4日,颜廷珍的腿已经肿得很粗,她的左腿失去了知觉,他们就把颜廷珍从铁椅子上放下,改成让她每日坐塑料小凳。每日从早4点坐到半夜11点或12点,持续坐到10月30日。

坐塑料小凳时,双手放在膝盖上,不能动,腿不可以伸出去而要保持一个姿势。时间长了,臀部和凳子接触的部位会磨出水泡,疼痛难忍,慢慢结痂,再磨、再长,慢慢地臀部就坐出了茧子。

电击

2005年8月27日上午8点半左右,集训队副队长赵余庆立功心切,一上班就将颜廷珍双手向后、悬空地吊在警察宿舍窗户的护栏上,并用大号的电棍专电颜廷珍的敏感部位:头顶、手指尖、脖子、腋窝等皮肤细嫩的部位。颜廷珍被电昏死过去两次,警察折磨了她一上午,见她不屈服就作罢了。

吊挂。(明慧网)

大挂

2005年10月31日,在所长卢振山的指使下,大队长吴洪勋和副队长姚福昌对颜廷珍具体实施迫害。他们知道颜廷珍心脏病很严重,怕她死了,每次上刑前都要给她服上治疗心脏病的药物。

早上他们上班时,就把颜廷珍的双手向后悬空挂起。两只胳膊承担了身体所有的重量,一会,她得两只胳膊就麻木得没有知觉了。在“上大挂”时,因两只胳膊向后背着,心脏憋气憋得很难受,时间一久,心脏上不来气,就要处于休克的状态。

晚上他们下班时,就把颜廷珍绑在冰冷的铁椅子上,让她在铁椅子上坐一宿,第二天还是如此;并扬言要对颜廷珍这样天天“上大挂”,直到她走出劳教所为止。只有她写了“三书”,他们才停止迫害。

“上大挂”酷刑。(明慧网)

姚福昌对她说,这是所里办公室决定的,“死了也白死!”

站刑

万家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写了攻击、诽谤法轮功的邪恶言词及“守则后三条”,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洗脑背诵。许多法轮功学员抵制,于遭到酷刑迫害

颜廷珍不背,被强制罚站。10分钟后集训队副队长姚福昌过来让她蹲下,她不蹲,姚冲过去抓住她的头猛地向后拽下去,颜廷珍的腰当时就扭伤、不能动了,每天只能躺着,一周后才稍有恢复。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颜廷珍被释放后于2011年11月13日再次被哈尔滨市公安局绑架,并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这次的劳教期限是1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进行迫害。

颜廷珍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里再次遭受辱骂、电击、暴力殴打、泼冷水、长时间做奴工等迫害。

2013年1月29日晚8点,一队队长王敏将颜廷珍叫到办公室,她让颜廷珍蹲在两个办公桌的中间,颜廷珍在这里整整蹲了一宿。第二天早7点,王敏来到办公室看颜廷珍还不屈服,便左右开弓地扇她的脸。

颜廷珍的心脏病当时就发作了、人不能动了。王敏看她晕倒在地,不但没有赶快去施救,而是拎着她的腿像拖死尸一样往洗漱间里拖。在拖拽的过程中,她的头在地面上磕打着。

 

酷刑演示:拖刑。(明慧网)

到了洗漱间,王敏把所有的窗户打开,扒光颜廷珍的上衣,只剩下胸罩(当时是冬天最冷的时候),警察向颜廷珍的头部、身上一盆盆地不断泼冷水,而且还对颜廷珍连打带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明慧网)

后来看颜廷珍半天不喘气了,警察才害怕起来。医生检查后发现她的心脏病很严重,警察这才作罢了。

第二天,警察还强迫颜廷珍上车间,颜廷珍根本无法走路,一步一挪,去车间只需五5钟的路程,颜廷珍却挪了近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挪到车间门口,又累得扑通一下昏死过去。

当时是早晨7点30分,正是早饭时间,法轮功学员看到颜廷珍躺到地上,想要把她背进车间,被看管颜廷珍的警察从志秀骂道:“你们没见过心脏病人吗?”经此折磨后,颜廷珍什么也吃不下,从此吃啥吐啥,胆汁都吐了出来……

在中共统治的社会中,无数的品学兼优的大学生只是为了向政府说句真话,只因为相信用“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却被中共打成人民的公敌,并在名誉上、经济上、肉体上遭受非人的迫害。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