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十一封网太严 环球时报总编公开抱怨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0日讯】即将到来的10月1号是中共建政70周年,为了十一活动,中共的维稳已经延烧到了网络世界。连《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都公开抱怨,但他很快又删除了自己的发言。

9月17、18号,网路社交平台推特上的很多中文账户表示,连接互联网的“虚拟私人网路”(VPN)通讯功能,在大陆遭到大面积封杀。VPN 是一种加密、隐藏上网者线上身份的连线功能。

网友说:“今天免费VPN全部被封了,日子越来越难过了。”“连续三天VPN被封,天天跟墙斗智、斗勇,烦。”

同时也有一些大陆的VPN供应商主动发布公告,声称近期暂停服务,有的还赠送一个月的服务作为补偿。

中共即将在10月1号举行建政70周年的活动,严密的维稳和监控已经延烧到了网络世界。不过,每逢敏感日或重要活动来临,中共互联网部门都会严控网络,民间怨声载道并不罕见。然而,今年罕见的是,抱怨声也来自中共激进党媒的代表人物——《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

星期三,胡锡进在他的网路社交平台微博中写道:“国庆节快到了,上外网极其艰难,连环球时报的工作都受了影响。我个人觉得这些过了,在此提点意见,希望得到倾听… …”他还声称,应该走群众路线,相信群众立场坚定,在社会和外网之间多留出一些缝隙,这有益中国国家利益。

前媒体人张丰在网路社交平台的公众号“中产生活观察”上撰文指出,胡锡进的这个“连”字用得好。说明一般群众上“外网”困难是一贯的,但“连”《环球时报》也受影响,他就觉得“过了”。胡锡进的委屈在于他觉得自己是为当局舆论斗争的健康力量。其实胡锡进是赞成防火墙的,只不过呼吁要留缝隙给少数自己人。

旅美学者吴祚来表示,他曾经去《人民日报》、央视、央广等党媒做过节目,这些大型党媒应该能够看到国际媒体。

旅美学者吴祚来:“它们实际办公区域都可以随时看到国际所有的媒体,没有什么障碍。那我就不知道,他这个《环球时报》是不是中共的二类机构?胡锡进没有享受到这样一个高规格的待遇?第二就是,胡锡进是不是他个人行为?发一些牢骚。但是胡锡进一说我们就觉得这事大了,胡锡进透露了一些秘密,连胡锡进都没办法上网。”

吴祚来表示,胡锡进和《环球时报》虽然向来站在官方角度发表言论,但有时反而曝露出一些真实的信息。

吴祚来:“胡锡进暴露出来的真实的信息,说明中共现在这个十一所谓的‘大庆’非常紧张。不允许大家看到外面的事态,防止大家都知道外面都在反共,大家都动起来了,大家都开始反共了。”

不久胡锡进自己删掉了这条微博。他解释:因为被转发的太快,不想制造热点。随后他又删掉了这条解释的微博。

前大陆资深非政府组织人士杨占青:“胡锡进他说这些,不管是抱怨还是谏言,其实都是曝露了中共当局的很明显的问题。他很多的时候发的内容,好像是故意去让中共尴尬一样,我有时候在想,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讽刺的是,就在9月16号,天津刚刚举办了2019年中国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开幕式。习近平专门就网络安全宣传周做出“重要指示”,各大党媒纷纷报导,指示中提到:“要坚持安全可控和开放创新并重……提升广大人民群众在网络空间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前大陆资深非政府组织人士杨占青认为,中共所谓的网络幸福感和安全感,并不是真正的幸福和安全。

杨占青:“肯定是建立在愚民洗脑的基础上,在它的控制下,对于很多外界的信息不了解。并不是真正的让大家能够在互联网上有言论自由、不受监控、没有恐惧的这种安全感、幸福感。”

除了十一邻近,近期香港的反送中,也让中国互联网风声鹤唳。虽然胡锡进能频繁在海外的推特上发表中、英文帖子,反对香港民间抗议。但大陆网民支持香港的言论却都被压制,发帖者还可能被抓。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