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衰落后 大陆自行车厂挣扎求生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3日讯】近日,身系千万人押金的ofo共享单车,已悄悄搬离了其“发迹之地”北京中关村。随着共享单车的衰落,令自行车供应商跌落谷底,现在幸存的厂家在挣扎求生。

ofo悄然搬离中关村

近日, ofo已经悄悄搬离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写字楼的办公室,从2014年创立至今,此次已是ofo第五次搬家,每一次搬迁都见证了ofo的衰落。

ofo经历了“卖身”融资、大规模裁员、缩减海外业务、拖欠供应商货款等一系列负面消息层出不穷……

到目前,屡传破产的ofo仍有超1,500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押金(老用户每人99元人民币/新用户199元人民币)。期间,ofo退款速度并不一致,比如,2月16日~18日,退款数量为2.2万人,而在8月19日~21日,退款数量为5,600人。从时间点看,每天退款人数越来越少,退押金的路似乎更漫长了。

有媒体算过一笔账,按照现有速度,ofo小黄车押金退完还需12.5年。等著小黄车还钱的不止是曾经的小黄车用户,还有富士达、上海凤凰、飞鸽等自行车工厂。

从2015年慢慢兴起的共享单车,截至去年年底,共享单车在短短几年却有六十多家企业凋零。共享单车倒闭潮,使那些失去订单的自行车厂家们也面临“生存”的艰难。

13条生产线 只有两条线开工

下午3点多,天津富士达静海厂区的共享单车车间内,40多个工人在两条生产线上安装着哈啰单车。在2017年共享单车的全盛时期,车间共装备了13条生产线,但现在只有两条生产线开工。

“共享单车最火的那段时间,13条生产线全开,一条生产线的产能在1,500台~1,800台,基本每天都在出货,装卸工人都是白班夜班两班倒。小黄车之前也在这里生产,不过2017年10月之后,生产线上就看不见小黄车的身影了”,富士达产销主管谷雪礼指著略显空旷的一条生产线对《深网》表示。

自行车厂家几乎拿不回的欠款

在这些自行车生产商的眼里,共享单车早已从“金主”变为“负债人”。截至目前,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还欠上海凤凰自行车3617.29万元(人民币,下同)的欠款。为此,上海凤凰已经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计提了3617.29万元的坏帐准备。

还有小黄车的另两个供应商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富士达:由于欠款迟迟不能到账,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已于2018年6月26日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被申请人东峡大通价值8082万的财产进行查封、冻结或扣押。

至于富士达方面,据2019年5月7日曝光的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ofo被供应商天津富士达追债2.498亿元,但东峡大通“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虽然富士达、凤凰、飞鸽等自行车厂商已经诉诸法律,但由于东峡大通名下早就没有可以执行和冻结的资产,而ofo的主要股东滴滴、阿里、经纬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愿,也不同意破产,所以这些自行车厂商的诉讼就像是一张“空头支票”。

对于富士达、凤凰等大的厂商来说,都没有办法拿回欠款,对一些作坊式的小型代工厂来说就更难了,因为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在还没有支付尾款的情况下就忽然“失联”了。

失去订单付款的天津市王庆坨镇(被称“中国共享单车生产第一镇”)看起来像鬼城。《纽约时报》的报导说,许多自行车工厂的大门紧锁,门上曾经展示工厂名字和经营范围的标志已被取了下来。在从前许多自行车工厂经营过商店的那条街上,店面都是空的。如今的王庆坨镇有的只是关门的工厂、正在离开的工人、以及多余的自行车。

如何“存活”下去?

如何“存活”下去是每一个供应商都要面对的问题,这不止是中小供应商,也包括飞鸽、凤凰、永久等大型自行车制造厂。

据《深网》近期走访位于天津市静海经济开发区飞鸽厂房看,工作日里,一些厂房大门紧闭,厂区里也不见一辆共享单车样本。

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则有意识的主动“收缩”产能。2019年3月4日,凤凰自行车以1140万元的价格,转让参股子公司富凰(天津)自行车有限公司30%股权。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因为凤凰和永久的很多自行车都不是自己生产的,很多都是代工的。”对此天津富士达内部人士称:至少市面上见到的永久自行车并非永久自行车公司自己生产,而是富士达等代工企业生产的。

经历了半个世纪的发展,曾经的自行车三大品牌永久、凤凰、飞鸽就只剩下一个牌子了。

──转自《大纪元》(记者周心鉴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