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后代:我支持五大诉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在香港中文大学脸书群组流传着一封匿名信,作者自称是中国高官后代,认同“没有暴徒、只有暴政”,质问政权在反送中运动中的谎言,到底是“所谓中国梦”还是“最后疯狂”。这封信在当地学生中引起强烈反响。信件全文:

我父亲是中共某省党政高层, 副省级, 是个红色信仰很强的人。十年浩劫之后第一批大学生, 然后四十年改革开放, 西风东渐以来, 得到党的恩泽, 在省里只是数人之下, 而我也生活无忧, 不会受到平头老百姓的问题。以父亲的官职, 在省里的公安局基本上都要给我父亲的面子, 而这当然令到我成为个胆大包天的人。当时我深信只有共产党才能够中国, 也深深沈醉于父亲官位带来的权势之中。

没错, 我这个祖国造就了我这个家庭, 组织对我的福利也是逐年俱增。小时侯父亲还是个厅级的时侯, 我已经每年能在党部收到数千元的书劵, 更不用说随着父亲官位提高, 能有的便利也愈来愈多, 见到的奇人也愈来愈多。你不会想像到山西的煤老板对双蒸的挑剔, 也不会想像了那些贪官的后代对跑车的热好。耳孺目染之下, 数年前父亲决定把我送到了中文大学读书, 美其名”减低腐败思想影响”.

我就在这山城待过了本科、硕士、博士。我在香港见到作为华夏儿女的后代是可以有另一种活法。虽然用的是同一个系统的语言, 写的是同一个系统的文字, 但思想可以是完全不一样。我在香港这七年, 很努力去学习广东话, 尽量融入本地生的圈子, 对一些怨怼的话尽量包容(eg 支那人回支那), 我才深深明白到平等自由在人与人之间有多重要, 也明白到香港人对中国这头怪兽的恐惧。

我有很多朋友说, 回国内发展前途很大。他们能这样说的前提, 不外乎是因为他们有组织, 有门路, 有资金。更多的朋友, 在没背景的前提下, 就算进了中国人引以自豪的BAT, 也只能996的在做齿轮。想想北京五环内的房价, 想想上海浦东外滩的租金吧。这纸醉金迷的生活真的跟平民有关吗? 好像我的父亲, 他从来没听过什么叫”三和人才市场” 。他们每年的余粮, 可能比我小时侯一年收的书劵更要少。这真是我们所相信的中国崛起吗?

习近平上台以来, 加强集权, 倒行宪法, 要求各部委高员走形式主义。我父亲最近才把党章抄了N次, 每早要读人民日报新闻联播。连我父亲作为省部头几把交椅也不相信的东西, 为何习迎平会觉得老百姓会相信? 当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 我曾经天真以为这是整个华夏共同体浴火重火的最后机会, 但我看到的只是更多的谎话。为何政府带头不守法下, 却要民众守严政遵恶法? 为何政府带头作假新闻下, 还能义正严词说“这是暴徒的错?”一个不认错的政权, 就像中世纪那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教皇, 终会造就新教崛起, 圣城崩倒。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梦吗? 还是一个民族自卑百年后难得不自卑了才有的最后疯狂?

最后, 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 没有暴徒, 只有暴政——我以一位中国藉香港人的身份寄香港众同胞。

──转自《德国之音》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