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从中共70年所为 看香港人舍命抗争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02日讯】【新闻看点】从中共70年所为,看香港人舍命抗争2019/10/01)(总第428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外界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今天(10月1日)香港警察在荃湾近距离开枪,击中了一名中五学生的左胸。子弹距离心脏只有3釐米,目前这名中弹的曾姓学生生命危殆。警方已经确认,他们的确曾开实弹枪。

香港人舍命抗争3个多月,究竟为的是什么?许多人都在问。唐太宗李世民说过,“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我们来看看中共在70年中做了什么,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前30年,中共绑住老百姓

前两天中共发表了白皮书《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自称中国70年的发展之所以成功,应该归功于中共领导。声称带领中国“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发展历程”,使中国人“摆脱了物质短缺,总体达到小康水平”等等。

事实果真如此吗?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指出,脱贫率掩盖不了造贫率,中国人的贫穷就是中共制造的。前30年,中共的造贫率是世界第一。

 

票据时代

在中共统治中国以后,中国物资就进入了紧缺时代。特别是文革期间,生活必需品都相当匮乏。那时中国是“票据时代”,买什么都得凭票。什么肉票、肥皂票、火柴票、粮票、布票等等,各种票证都有。

当时中共总“抓特务”,说台湾国民党特务到大陆捣乱搞破坏。人们总想看看特务长啥样,但一个也没见到。

后来听人讲个笑话:台湾特务想进入大陆搞破坏是痴心妄想。因为他到中国大陆的没有任何票证,食物都买不到,不出一个月就得饿死。

直到老毛死的时候,中国经济一片匮乏。中共也承认国力疲弊,不过它把问题归到了“四人帮”和林彪身上,说是这两个反党集团捣乱破坏。

 

毛的坑农政策

了解中国历史的人知道,中国经济之所以凋敝,是因为毛的政策严重阻碍著经济发展。

中共在农村推行的是“集体化”和“人民公社制度”。“人民公社”,使全国农民都成了它的奴隶,要按照中共指令生产和种植。谁想养几只鸡、种几棵青菜,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中共还有针对农村和农民的“剪刀差”政策,就是从农村低价收购农产品供应城市,把城市的工业品高价卖给农村。

中共用这个办法,从农民身上搜刮资金,支持工业发展,追求所谓的“国家强大”,实际是中共政权的稳固。

大家知道,毛是农民出身,中共夺权也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中共把当时苏共支持搞的夺权,都称为“农民革命”。

中共宣扬“追求农民解放”,实现“耕者有其田”。但实际从头到尾,整个都是骗局。中共先把土地给农民,然后再一点点收回来,中国农民受坑害的最深。

中共夺权后,农民先受到最严酷的剥夺,直接跌落到最底层。中共制造的“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几乎都是农民。

城市居民粮食不够吃,挨饿是身体浮肿,但农民挨饿直接就是饿死了。

历史学者杨继绳深入调查后表示,仅四川省就饿死1000万,当地“人吃人”的现象很普遍。

 

毛的工商业改造

中共篡政之初,不断给资本家吃宽心丸,让民营企业家放心发展。那是因为它的政权还不稳,需要安抚人心。当他政权稳定了,凶相就露出来了。

1952年,“官僚资本”被收为国有了。中共先把私人工商业变成公私合营企业,然后再把公司合营变成国营企业。当年6月6日,毛批示文件说,“在打倒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后,中国内部的主要矛盾就是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故不应再将民族资产阶级称为中间阶级”。

中共对私人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就是强令执行,“三面架机枪,只准走一方”。在中共的明抢豪夺之下,到1966年9月,3万家工业企业被国有化。但是这背后,却有无数的工业业者忍受不住,而选择了自杀。

经济学人几年前曾谈到,假如1949年不是中共统治中国,而是蒋公取得了胜利。那么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毫无疑问,中国不会有杀死几百万地主的土改,不会有三反五反、反右和文革等等。中国早就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了。

 

后30年,“回到解放前”

毛在1976年咽气的时候,中国已经是一片凋敝,民不聊生,中共不得不采取了所谓的改革开放政策。中共把邓小平描绘成“总设计师”,声言改革开放是“伟大决策”,“顶层设计”,给中国人带来了大好处、大福利。

但胡平表示,就农村来说,前30年走的是集体化,后40年走的是去集体化。

80年代,一位中共官员曾这么描绘“改革开放”:“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就是说,经济改革改掉的东西,正是中共前30年建立的东西,现在只不过又回到了1949年以前的模式。

 

农村改革就是给农民松绑

大家知道,中共的经济改革是从农业开始的。当时全国许许多多人吃不饱,这种情况下,中共允许农民有一点“自留地”,弄一点私有经济。

中共送了一下卡在农民脖子上的手,只这一点,却有出人意料的结果:经济绩效大幅提升,多数人可以吃饱饭了。

这又成了中共的功劳,它拼命给自己脸上贴金,说是它领导的结果。

旅美经济学者夏业良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只是农民从最原始、最淳朴的理念出发,在马上要饿死的情况下做出的被迫选择。中共只是稍微宽容了一点”。

换一个角度来想,中共的改开以前,还是这些中国人,为什么那么贫穷?如果不是中国人懒惰,那是谁在阻碍著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和干劲,使他们长期陷于贫困呢?

这些问题,都是中共尽力回避的。

大家知道,中共把安徽凤阳小岗村称为“改革开放的发源地之一”。一个村庄,怎么成了改开发源地之一了呢?

1978年11月24日晚上,实在没有活路的小岗村18位村民立下生死契约。“我们分田到户,家家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全年上缴的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18岁。”

从这份生死契约当中可以看出,这18位农民是冒了极大风险的,做好了“坐牢杀头”的准备。

他们并不是要杀人越货、谋财害命,只是要靠自己和自家人的诚实劳动自食其力,自谋生路,以求温饱。但这要冒着掉头的风险,需要立下生死状。可以想见,中共强推的人民公社制度有多残暴。

 

城市改革是“被迫应对”

中共松了一点手,农民的贫困就迅速得到缓解。于是当局也尝试放松对城镇居民的控制,让城镇经济走出困境。中共自称城镇改革“富有远见”和“睿智”,但实际同样是倒逼之下、被迫应对的结果。

毛靠着独裁专制的权力,大搞运动治国。实际他完全不懂经济,但却不懂装懂、一意孤行,导致经济灾难接连不断。城镇经济发展停滞,人们就业成了大难题。

此时,毛推出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将1600多万城市青年强行送到农村,毛说知青在农村“大有所为”。但实际“知青”穷的连饭都吃不上,有的连理发的钱都没有。

毛一死,大批“知青”返城,意外的给城市经济带来了生机。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指出,返城的“知青”自谋生路,重新恢复了被中共消灭了几十年的私有制。“他们摆小摊、开小店”,变成了个体户,就是私有制。“知青”返城开辟了一块“广阔天地”,使私有制、个体户重新下种、生根、开花,才有了后来的民营企业。

中共当时喊出一个口号“自己找米吃”,要工厂自己到社会上去看有什么需要,然后根据需求生产。中共有了松动,于是曾经奇缺的电风扇、收音机和自行车等等,很快满足了市场需求。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毛死后,邓小平成了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他提倡“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结果,富起来的都是红二代,他们垄断了国家外贸和资源,跟外国人做生意。

80年代,像钢材、水泥、木材等紧缺的国家物资,买这些需要批条。省部级以上的红二代们通过关系拿到批条,然后以两三倍的高价卖出去。

1979年,中共副总理王震之子王军(前中信集团董事长)找到另一个副总理兼建委主任谷牧,说要开公司,办生意。当时谷牧就批给他20万人民币。曾有人计算,1978年的1万人民币,相当于现在的1447万。20万呢?至少也是现在的2亿8千万。

中共权贵子弟大发横财,成了八九六四的导火索。中共杀了1万多要求惩治腐败和“官倒”的大学生,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此后,江泽民腐败治国,公开宣扬“闷声发大财”,使中共官场的腐败全面深化发展。也为后来习当局反腐清理政敌、中国社会全面转左设下伏笔。

可以看出,中共的经济改革,实际就是以共产名义“化私为公”,然后以改革的名义“化公为私”。两种完全相反的坏事,中共都干了。

 

70年回到原点

70年过去了,农民还是最底层,需要劳动力的时候,他们可以进城打工。认为他们是麻烦的时候,即使在漆黑冰冷的冬夜,也可以驱赶到大街上。

而那些发展起来的私营经济,也成了中共眼中的肥肉。中共可以肆意鲸吞侵占私有财产,开启了新一轮的“杀猪”行动。

10天前,杭州抽掉了100名干部,作为政府事务代表,进入阿里巴巴、吉利等100家企业。太原已经试点,派会计接管私企财务。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鼓吹的“公私合营”正在稳步推进。“公私合营”,说白了就是动用国家力量,变相剥夺民营企业的财产。

如今的私企,面临着“贷款难”等多重压力。生存艰难的私企,很多不得不被迫出让。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共支持的购买者收购了47家上市私企的股份,而去年全年只有52家。

民主人士魏京生指出,当今的中国富人,跟当年中共篡政时一样,可以被中共政权任意宰杀。

 

磨刀霍霍向港商

中共的眼睛也在盯着香港富人。它把眼下的香港问题归结为经济问题。说香港年轻人抗争是因为买不起房、就业前途黯淡等。外界看来,中共已经把刀口对准了香港的地产商和其它私营企业。

9月26日,香港地政总署公告称,以每平方英尺1124港币的“特惠补偿”的方式,收回68公顷784幅私人土地。而这个价格,仅仅是2017年香港房地产的地价的十分之一。换句话说,港府的特惠价格,就是“变相抢劫”。

前不久,中共国资委在深圳向国企高层训话,要他们多收购香港企业股份,争取拿到更多话语权和决策权。

中共已经开启了经济管控香港的进程。

 

香港人为何抗争?

诸多事实,香港人看在眼里,也因为信息自由,看到更多中共的恶行,并感受到了自身权益被中共的蚕食。无论大陆香港,中共可以任意宰杀屠戮民众,任意侵占民众资产。

这一切,就是因为中共的统治,中共不会给人自由,不会给人应有的基本人权。

香港众志创党主席、26岁的罗冠聪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表示,香港人要求的事系统性的改革,香港社会的繁荣与尊严要建立在法治、人权保障、自由和自治的成功之上。“但是没有民主,这些价值观和地位就岌岌可危。”港人争取的是“真正的民主与自治”。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