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川普联大历史性讲话 北京装聋作哑

(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在这个星期的联合国大会前夕,川普在推特上宣布他将发表历史性的讲话;果然,在第二天他的36分钟的讲话是火力全开,震惊四座。这个讲话的风格是一如既往的川普,没有空洞客套的官方语言,都是严词犀利的大白话,他是从贸易壁垒、货币操纵讲到香港问题、社会主义等等,这些火力又直接或间接的都打到了北京政府的身上。川普到底讲了些什么呢?他的讲话会对未来的国际形势有什么影响呢?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

和以前一样,我们欢迎您参与我们的讨论,或者发表您的意见,您可以通过Skype:hhpl来联系我们,或者通过电子邮箱给我们反馈,我们的电子邮箱是hhplsoh@gmail.com。

横河先生,您是不是觉得在联合国的讲话是川普第一次这么清晰全面阐述他自己的政策理念呢?

横河:在三届联大上川普总统都讲了话,这一次应该是最清晰的一次,尤其是在对中共的贸易政策方面,美国的香港政策,这一次是放在最重头的位置,也是最全面的。

当然三次讲话情况不一样,因为每一次美国面对的问题不太一样。我觉得比较值得关注的是,首先,他比较清晰的阐述了美国政府的一些基本原则和这一届政府的现行政策,当然一如既往的讲了本届政府取得的成就。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他特别强调说“未来不属于全球主义者,而属于爱国者”。

另外一个就是他比较清楚的阐述了美国这几年外交政策的转变过程,所谓外交政策就是全球政策嘛,包括停止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对美国的经济不公平行为;贸易方面他特别强调了公平对等,特别说到从世贸组织开始西方对中共的希望,就是经济发展以后走向民主这个希望,在20年以后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所以这是对中共的贸易政策,当然社会主义也是一个很重头的东西,这和他以往讲得是一样的。

其实我个人倒是觉得,至少是同等重要的,或者在我看来是更重要的,是前一天在联合国峰会期间的一个宗教自由会议,因为当天主会场的议题,联合国的议题是气候变迁,但是同时还开了一些边会,其中有一个是宗教自由会议,这是个比较小的,而且是边会,就是它不是主会,这两个会议是同时召开的。川普总统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他不去参加气候变迁,因为他对气候变迁从来不感兴趣,从《巴黎协议》就退出来了,所以他去参加了宗教自由会议。我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而且他必然做出这么一个选择来。

这是美国第一次有一个总统参加并主持联合国的宗教自由会议,不仅是他个人参加了,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都参加了,这是美国政府可以拿出来的最高级别的阵容,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充分显示美国这一届政府对宗教信仰自由的重视,这是美国历史上没有的。

我个人觉得川普政府对气候变迁的态度,如果说是有策略的和现实可行性的考量的话,就是它是一种策略,他对于保护全球宗教信仰自由就完全是出自于理念和价值观,就不是一个策略的选择了。

正如川普总统在开场白当中说的,他说美国是建立在这么一个原则之上的,就是权力不是来自于政府的,而是来自上帝,就来自神。他说这个话是真诚的,前后一致的,他跟以前讲的话都是这个类型的。我想当时在会场上参加宗教信仰自由边会的所有的人,绝大部分人都给川普总统一个热烈的鼓掌,包括个人、政府代表、团体,我想这个掌声对川普总统不是出于礼貌,而完完全全是出于内心的。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川普政府很务实。环保这种事情,事实上政客和环保团体去讨论和无休止的浪费多少时间都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的事情,美国就不管了,美国政府只集中注意力去做应该做的和最重要的事情。

在世界各地这几年对于宗教信仰和宗教场所的暴力,甚至恐怖攻击行为有明显加剧的趋势,尤其在中国,宗教迫害非常严重,而联合国的保护宗教自由的机制已经被一些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国家给劫持了,特别像中共这样的。

川普总统就任以后,他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来改变这种状态,包括退出人权理事会重起炉灶,现在他已经开了两届国际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他宣布将要成立国际宗教自由联盟。我们知道前不久川普总统还在白宫会见了各个国家的宗教迫害的受害者,包括四名来自中国的,其中有一名是法轮功学员。也就是说在美国这一届政府的主导下,新的国际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机制已经成形了,而且开始起作用。

那么这时候他为什么要选择在联合国峰会上呢?那就说明美国这一届政府对国际宗教自由的重视,而且他现在要在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后,他要把保护宗教自由重新引入联合国;至于将来在联合国有什么机制的话,现在还要观察。美国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他不会放弃联合国这个阵地。

其实这个边会除了是美国总统第一次去参加并主持以外,还有一个也是第一次的,就是中华民国纽约经济文化办事处的处长徐俪文获美国政府邀请,这是美国政府主持的,所以他可以邀请,邀请参加这个会议。这是中华民国1971年离开联合国以后,第一次有官方级别的正式代表进入联合国,就是从1971年以来的第一次,这也是一个第一次。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的宗教自由,还有中美台的关系也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之一。我们先看一下宗教自由,在讲话里面,川普总统他讲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宗教信仰的权利是一个社会和平繁荣和道德的基石,这一点可能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就不是很好理解。那他这种说法有没有理论根据呢?

横河:宗教信仰的事情很难用理论来说清楚,因为理论它就是人对某一类事务或者现象的总结,总结成理论了。偏偏宗教信仰自由牵涉到的就是神,不是人,他比人要高,这样的话人就不能去用理论来总结宗教信仰的事情。

历史上是不是没有呢?是有很多人试图理论去解释,去总结,把宗教信仰的现象去总结出理论来,或者试图用现有的人的理论去解释一些宗教现象。试图用这种方式的无非就是宗教学者,主要是学者,但是绝大多数的宗教学者本身、本人是无神论者,就是他们是用无神论的方法去研究神学,这就不会有用,所以很难用理论来说。

但是确实有历史事实,这个是大家都看见的,美国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我们知道美国是由逃避宗教迫害寻求宗教信仰自由的宗教难民创建的,所以说宗教信仰自由从一开始就是美国的立国原则,美国也是发达国家当中有宗教信仰的人数比例最高的,要比欧洲大部分国家都要高,所有的国家,比欧洲所有的国家可能都要高,就是指的主要的发达国家。从这个社会的繁荣、经济和军事的强大,还有软实力对世界的影响力,我想说在这个世界上美国是第一的,可能没有人会质疑这一点。这两者肯定是相关的。

至于说它是这个社会和平的道德基石的话,我想不仅是对美国本国的和平是公认的,因为美国建国以来只发生过一次内战,这二百多年来只发生过一次内战;而且美国不仅是保护本国的和平,还是世界和平的维护者。这一点我想大家也公认了,没有美国的话,这个世界要乱成什么样子?

而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无神论的政权,都没有宗教信仰自由,所以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也都没有繁荣。这个繁荣,我这里讲的繁荣是全面的,就是不仅是经济、不仅是物质。中共所谓的那种单纯的物质的繁荣,它不能持久,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那个经济没有灵魂,就是说它没有这个信仰的支撑。

至于说这个道德的基石,本来所谓道德就是神给人的规范,不是人自己创出来的。没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话,这个社会肯定不会有道德。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天的中国大陆。中国大陆现在是一个公认的互害社会,就是什么都是假的、什么都是有毒的,能吃的东西都是有毒的。什么原因?就是这过去70年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结果。不仅是过去70年持续迫害传统的宗教,尤其是持续20年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的迫害。

因为相信有神存在的人,向善的,他当然是做好人,但是就是不向善的话,他也不敢做坏事,因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头上三尺有神明”这个说法,你把所有人的信仰全要打灭的话,那为了赚钱就什么坏事都可以做。所以说这个宗教信仰确实是维护人类社会基本道德和繁荣的主要的因素。

主持人:川普他大概一开始讲了两大问题,他就是讲到中共和香港,而且他毫不含糊地就说中共过去的好日子到头了;那对香港问题呢,他也是作为美国总统第一次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表态。我记得之前还有很多人包括很多香港人,包括香港黄之锋他们到美国来见国会议员之后,他都觉得说虽然美国的议员们非常支持香港民众的这个诉求,但是美国政府有可能因为和中共贸易关系的紧张,不想在香港问题上过于强硬。

横河:这个问题呢,确实是针对中共的这个问题,主要是在贸易上,其它人权和宗教信仰迫害的问题,美国除了刚才讲的宗教自由边会以外呢,联大会议期间美国副国务卿沙利文在周二的时候还主持召开了一个新疆人权危机的小组讨论会。那么有哪些国家呢?美国、加拿大、德国、荷兰和英国共同主持,有30多个国家的代表和一些非政府组织的人士参加了这个会议。

川普总统这次联合国讲话,对香港问题的表态确实是立场最鲜明的一次。他的要点我觉得有这么几点,一个就是他认可《中英联合声明》的国际约束力。中共不是说《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不算数了吗?英国一直说《中英联合声明》是有效的。那这次川普总统直接认可这个联合声明的国际约束力,这一点很重要。就是说它不仅是中英两国之间的联合声明,它也是一个国际上需要处理的,在国际上有信誉的一件事情。

第二个他谈到的是,中共未来在这个世界上的角色和这次处理香港问题有关。第三点跟香港有关的就是,他再次说明习近平在处理香港问题上的责任,他当然非常委婉的,就是说我们都希望习近平成为伟大的领导人。那他在讲香港问题是这么说的,也就是说他还是认定了习近平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我们原来就讨论过,就是贸易上它是可以谈判的,它是可以妥协的,虽然美国说基本原则不放弃,但是最终要达成协议,总是要有一些妥协的贸易,但是原则不能妥协不能谈判。港人追求的正好是美国在世界上保护的、推崇的美国原则,这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从一开始我就认为川普总统从来就没有在这一点上有过让步,就是说有过变化。他第一次谈到香港问题,就是跟贸易的关系,实际上他指的是我们上次讨论过的,就是香港问题和平解决是贸易谈判的前提,而不是相反。当然呢,这次讲的最清楚,以前没有这么清楚的原因是因为毕竟香港问题它是《中英联合声明》,现在已经主权归属了,所以美国政府在表态方面比较慎重,这个是正常的,但是国会他可以强硬。我觉得这是由表达的时机和程度的考量;但是原则上,川普总统从来没有变过。

主持人:那么我们现在来看一个听众的提问,他的问题是这样的,说这次联大确实有看头,川普讲话一点没给中共留面子;不过中共方面倒是没多大反应,明显的和他们一贯的表现不一样,中共是真的怕了川普吗?

横河:我想两个事情,一个是10月份要有一个贸易谈判,中共现在是尽量不去惹川普。第二个,现在实际上在很多问题上,人权问题上还有在贸易问题上,现在国际上的大趋势已经开始转变,中共可能不想在这个时候挑战以美国为首的联盟。

再一个就是十一,中共希望能够很平安地度过去,虽然说它认为这是一个大庆,但实际上你从北京的安保和各方面来看的话,实际上它已经紧张到了没有办法的程度了。你很难想像,作为一个外人的观察很难想像这种紧张会是一种庆祝活动,实际上更像是过大难关的一种行为;而且在香港问题上又焦头烂额,而且知道全世界大家都反对它。所以在这一个问题上,我想它可能是选择这个时机不作声为好。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美国的国会其实就非常积极的响应了川普在联合国表达的那个态度,他的参众两院的外交委员会都在同一天就通过了《香港人权法案》,这个速度应该说是非常的神速。从这个趋势来看呢,川普签字应该也没有什么悬念。我们知道林郑星期四,也就是昨天她首次和香港市民开始了对话,那您觉得这个香港问题未来的走向会怎么样?

横河:香港问题我还是认为是一场持久战,就是如果说香港反送中和现在的真普选的这个运动是单独存在的话,那是一场持久战。但是我们必须考虑到其它因素的变化。就上次我们讨论过,中国面临的70年大限、逢九必乱、经济下行等等,就是到处是雷,随时都有引爆的可能性,哪个最先引爆,现在谁都说不清楚。

因为能使中共那样一个极权政权倒台的事件往往是不可预测的,就是如果能预测,中共都可以预防。你像现在香港反送中抗议到今天这个程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不仅中共没有想到,恐怕连开始参加抗议的港人都没有想到。就是说会出现很多不可预测的事件,和香港问题如果综合起来的话,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

至于香港的走向,从中共的角度,中共自己是不会变的,中共只知道镇压,对于民众,它没有实质性的让步这一说。区别只是说就是到现在,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镇压、是公开的还是隐蔽的镇压,这是中共可能在方法上会有选择。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放弃了公开军事镇压以后,在香港加紧了没有《紧急法》的紧急法,你像雇凶打人,很多被抓的港人被酷刑,甚至可能被酷刑致死、被抛尸,现在被自杀,已经有很多疑案了,就至少说港人已经不相信港府和警方的调查了,就说要求一定要第三方调查,还有在街头的任意抓捕等等,这是中共方面,它不会变的。

那重点还是要看港人的意志和国际社会的压力,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估计下个月就会在参众两院通过,刚才讲的是在外交委员会通过,这样一通过以后对港府的压力就会增加很多。

现在的情况是港府或者是背后的中共在香港继续制造暴力,包括扮演放火者、抗议者,和民间市民对话者,都是由港警来扮演的。那当港府自己扮演这个暴力冲突双方的角色的时候,当然你就不能指望这个局势会很快的平静下来。但是这个持久战也不一定会持续太久,因为我相信在中国大陆其它的因素,或者在其他地方,其它和中共有关的因素会很快出现,那么和香港的抗议行动结合起来的话,那就不是香港现在抗争的这个单独的走向了,就会有个本质的变化。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了这个台湾的经贸处主任她第一次被请到,就是1971年以后第一次被请到联合国参加会议。其实香港这个法案在外交委员会通过的头一天,美国参议院还通过了一个力挺台湾的《台北法案》,因为最近中国挖了两个台湾的邦交国,使得台湾的外交空间就越来越小,但美国这次的法案就表明了美国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横河:是的,美国参议院也是外交委员会通过的。它的立法程序是这样的,它先需要一个跟这个有关的委员会,这个参议院和众议院都有很多委员会,它需要这个委员会先讨论通过,然后才提交给整个国会讨论,这个法案它全称是叫做“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它主要是针对台湾友邦国的。

这几年中共在全球范围之内霸凌台湾,特别是挖他的友邦国,那台湾一共只剩下十几个了,再挖下去就更稀少了。所以美国通过这个法案向各个国家发出信息,就是说你要支持中共来霸凌打压台湾,尤其是在外交方面,是会有后果的,就这个法案。

最近几周连续有两个台湾的邦交国被中共收买了,所以就加速了这个法案的程序,就美国国会认为有必要很快通过这个法案以保护台湾的邦交国,估计众议院也会很快的采取类似行动。那么这个法案就对目前还是台湾邦交国的国家,在中共的经济诱惑下要转变立场的时候,可能会促使他们三思而行。

另一方面,我觉得美国还正在采取,或者将会采取更多的其它的手段方法,来帮助台湾回到一些国际机构,因为中共现在把台湾彻底排挤出几乎所有的国际机构。这一次邀请纽约经文处的处长参加联合国边会就是一例,这一方面我觉得美国还会继续加强,也应该做得更多一点,因为毕竟“中华民国”才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说这一点我觉得美国除了这个法案以外,还会有更进一步的更多的行动出现。

主持人:那您看除了这个《台北法案》之外,美国前些日子他还公布了前总统里根的一个备忘录,不知道这是因为时间到了应该公布了,还是说他故意公布给中共看的?因为根据这个备忘录,北京目前对台湾的武力威胁是不会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的,因为这个备忘录说美国对台的军售是根据中国的武力威胁的强度来调整的,所以它越威胁台湾,就越帮助台湾从美国手里买到更多数量,而且是攻击能力更强的武器,所以这点应该是说中共没有想到的。

横河:对,中共对这点也特别恼火。这个我觉得就是针对中共。因为最近对台军售问题,那中共就说是违反了什么“八一七公报”,那么美国政府就必须要有所回应。一方面就是说对台的军售实际上是由《台湾关系法》保证的,就是说是法律,法律比“八一七公报”政府行政级别的要更高。

美国的强项就是政治透明;中共就是黑箱,黑箱有它的强项,也有它的弱项。强项在国内,就在中国中共可以封锁消息,但是台湾是属于自由世界的一部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和中共讲理的话,是讲给国际社会听的,所以把这些信息公开是有用的。就是说中共即使在国内封锁这条消息,没有用!因为国际上都能看到。

所以说中共有些强词夺理的说法,国际上不听的!比如说《中英联合声明》,它说是历史性文件,现在没有用了。你要去跟它解释有用还是没用,那就进了它的圈子了。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呢?就像现在世界各国没人理它,你说你的,我们说我们的,这个问题就是这样的。就是美国找到了依据,他就把它拿出来告诉大家,就这么回事了,以后你怎么说没人听你的,因为这个理是讲给其他国家听的。

主持人:就像川普总统这次跟习近平的喊话一样,就是说你是流芳千古,还是遗臭万年,就看你怎么做了。

横河:对。

主持人:那这个川普的讲话里还有很大一部分,他讲到了社会主义对全球的威胁,加强对人民的控制;那他还对社会主义下了个结论,他说社会主义不是消灭不平等,也不是提升穷人的生活质量,我们知道这些都是中共在国内宣传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之一,也不是追求公正,而是帮助统治者夺取权力。那这些讲话应该说是非常的不留情面,您觉的他这个是剑指中共吗?

横河:毫无疑问,这是指中共。因为他谈到社会主义利用现在科技控制人民,全世界现在仅存的社会主义政权就这几个,而能利用现代科技的就只有中共一个,没有第二家;其它有的,那它就不是跟中共学的,就是从中共进口的。中共不仅向社会主义小兄弟,向委内瑞拉这种国家,也向很多专制政权,不是社会主义的专制政权,输出监控设备和技术。

所以说中共为什么它危害全世界呢?就是它成为世界上所有的专制政权用高技术监控自己人民的最大的输出国。就它不仅自己这么干,它还让全世界都这么干。所以说对中共这种邪恶,全世界必须警惕起来,绝对不能让它自由的发展和侵蚀全世界。

主持人:好,那么下面有几条听众的评论,我大概念一下,一个是说:没有宗教自由,肯定没有道德,这话我赞同,但是目前中共限制信仰自由越来越过分了。另外一条是说:看来可能要一直抗到中共倒台了,否则林郑和港警绝不会改弦更张。第三个就是说:关键是中国老百姓被愚弄了。那么因为节目的关系,我们就不请横河先生对这些评论发表反馈了。我们这次节目就到这里结束,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