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陷大规模示威 5天近百死4000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06日讯】继苏丹和埃及,伊拉克成为今年第3个陷入大规模示威的中东与北非地区国家。伊拉克反政府集会进入第5天,导致近100人丧命、4000人受伤。政府至今仍迟迟无法取得共识、做出回应,多个地区示威活动也未有停歇。联合国形容暴力情事是“无谓的杀害”,呼吁终结暴力。

4日,独立新闻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在报导中指出,数以百计群众聚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巿(Baghdad)中心,警方对他们开枪,“狙击手从屋顶制高点对着他们一枪一枪地射击,有一位抗议人士颈部中弹”。

这场没有政治人物引领的示威是总理马帝(Adel Abdul-Mahdi)去年在什叶派政党相挺之下上台以来遭遇的最严重抗议,1日首都巴格达率先发难后,已迅速扩散至伊拉克南部。

示威的抗议人士多半是年轻男性,他们坚称这场运动与任何政党或宗教机构无关,而是抗议政治人物近来表现。他们从最初的振兴就业、改善公共服务的诉求演变成要求政府下台。

2019年10月5日,伊拉克反政府集会进入第5天,导致近100人丧命、4000人受伤。政府至今仍迟迟无法取得共识、做出回,多个地区示威活动也未有停歇。(AHMAD AL-RUBAYE/AFP via Getty Images)

5日,随着天色渐暗,巴格达多个地区和伊拉克南部的示威活动仍未停歇。

目击者表示,安全部队在巴格达东部驱散一场大型集会,朝当地示威群众发射催泪瓦斯和实弹。当局则直指朝民众开枪的是身份不明的狙击手,他们已着手搜查住宅区,揪出幕后主嫌。

在南部城市纳西里耶(Nasiriyah),示威者5日放火焚烧6个不同政党的总部。

南部城市迪凡尼亚(Diwaniyah)同样看到示威者集结,法新社记者还说,有人对空鸣枪。

联合国驻伊拉克高阶官员普拉斯哈尔特(Jeanine Hennis-Plasschaert)说:“5天都传出死伤报告。这必须停止。”她并形容暴力情事是“无谓的杀害”,幕后主使必须负起责任。

伊拉克国会人权委员会表示,过去5天罹难者大多在巴格达,首都另有250人治疗枪伤。“我们要求伊拉克政府解释清楚遭狙击火力伤及的个案,这件事今天仍在上演。”

委员会也指出,目前已有540人被捕,其中近200人仍在拘留中。

2019年10月5日,伊拉克反政府集会进入第5天,导致近100人丧命、4000人受伤。政府至今仍迟迟无法取得共识、做出回,多个地区示威活动也未有停歇。(AHMAD AL-RUBAYE/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5日,伊拉克反政府集会进入第5天,导致近100人丧命、4000人受伤。政府至今仍迟迟无法取得共识、做出回,多个地区示威活动也未有停歇。(AHMAD AL-RUBAYE/AFP via Getty Images)

笼统改革计划 难安抚人心

这次是2017年宣告击败伊斯兰国(IS)以来,伊拉克死伤最惨重的动乱,也撼动马帝政府。当局祭出残暴手法无法平息示威,反而催出更多街头抗争。

中央社报导,马帝3日表示,没有“神奇药方”可以满足示威人士诉求。他提出的笼统改革计划无法安抚人心,民众违抗2日起在巴格达实施的宵禁,与警方冲突。

有抗议民众说:“(政府承诺)我们已经听了至少15年…什么改变也没有发生。他们赶不走我们,要不把我们杀了,不然我们会把政府换掉。”

2019年10月5日,伊拉克反政府集会进入第5天,导致近100人丧命、4000人受伤。政府至今仍迟迟无法取得共识、做出回,多个地区示威活动也未有停歇。(AHMAD AL-RUBAYE/AFP via Getty Images)

伊拉克独裁者、逊尼派暴君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 海珊)政权于2003年垮台后,什叶派势力抬头,掌控权柄至今。蒙受后美国入侵期间、后达伊沙(Daesh)时代、政府贪腐、外国势力干预、经济瘫痪之苦的伊拉克人不再容忍。

达伊沙是激进武装团体伊斯兰国(IS)别称。

大体上发生在巴格达的示威潮以什叶区为主,同时发生、没有重要人物引领,而且走上街头的年轻人政治诉求各异,是失业、贪腐、基本生活机能未获满足把他们团结起来。

伊拉克教派冲突严重。萨达姆垮台后,获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政府掌权迄今,逊尼派的活动或示威大体上会被贴上恐怖主义标签而遭到打压。但这次就连什叶派民众也走上街头,这让政府如芒刺在背。

伊拉克人何以现在怒吼?

讨伐达伊沙有功的56岁将领、伊拉克反恐局(Counter-Terrorism Service)指挥官沙迪(Abdul-Wahab al-Saadi)被伊拉克人视为国民英雄,9月底却遭到无预警降调,据称是触动这一波示威其中一个原因。

不过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中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哈达德(Fanar Haddad)告诉欧洲新闻台(Euronews):“人民累积多年怨愤与挫折已达无以复加的程度。伊拉克治理失灵,人民失望了将近16年后,以原始表达方式来反抗政治体系。”

从1990年因入侵科威特而遭联合国制裁、2003年美国为首入侵行动、2014年陷入内战,到最接近当前风暴的对抗达伊沙战役,这些人祸已使伊拉克道路、医院、学校和基础服务长达数十年无人闻问。

对抗达伊沙的战争结束后,人民原本期盼可在更安全环境下休养生息,结果他们没有盼到相对稳定的生活,长期存在的失业问题还是没有改善,就连水、电供应也还是时有时无。

据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2017年伊拉克失业率为13%,青年失业率更高达25.6%。

伊拉克是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成员国。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它的石油蕴藏量居全球第4。这样的国家就算无法欣欣向荣,经济也早该复苏了才对。但一项于7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绝大多数伊拉克人认为贪腐问题近几年持续恶化。统治当局助长贪腐盛行,却让数百万人民贫穷度日。

伊拉克几乎每年都发生类似抗议,但哈达德指出,之前的示威活动诉求分散而且没有人领导,“当前境况还是头一遭”。同时,这一波街头运动的示威型态更暴力、参与者来自更年轻世代且完全不隶属于任何已经组织化的政治运动,包括政府内部和政府以外的机构。

他说:“他们也全面摒弃现有体制。我们第一次听到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的著名口号—人民要求政权垮台。”

尽管马帝已经提出愿意与“和平示威者的代表”见面,但哈达德指出,抗议人士的诉求并没有统一的舞台。他表示,“如果政府垮台,最可能的情况恐怕会是领导换人但换汤不换药,我认为这正是统治阶级打的如意算盘”。

(责任编辑:程以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