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杀猪行动”与中共的“初心”和本性

中国的民营大佬最近都怎么了?

先是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正式宣布退休,紧跟着马化腾又卸任腾讯旗下“腾讯征信”法定代表人,再接着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也卸任联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不再担任公司董事,其名下的大部分企业也都被注销了。与此同时,另一位私企大亨——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也不妙,最近热传被边控了。外界普遍认为,马云马化腾柳传志并非主动卸任,是被中共给逼退的。我信。

其实,更早些时候,从2017年起,许多民营大佬就纷纷出事了——明天集团肖建华被捕、邓小平前外孙女婿及安邦董事长吴小晖获重刑、华信能源董事长叶简明被调查,万达王健林首富变首负,海航创办人之一王健“被死亡”……马云马化腾柳传志被逼退不过是这波浪潮的蔓延和扩大。网上有人戏称这是“杀猪行动”,可谓传神。

与“杀猪”相呼应,中共近年来还在不断加强对民营企业的渗透和控制,又是在民营企业建立党组织,又是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花样颇多。最近的一个新动作是中共杭州市政府宣布将抽调100名官员作为“政府事务代表”,进驻包括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吉利汽车及大陆最大饮品制造商娃哈哈等民企在内的100家大型私企。官方说,这是为了“服务重点企业”,改善公司的“制造能力”。可有评论却指:“这好比鬼子进了村”,“政委又来了”。

可能有人不解,民营企业家、私营经济对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为何中共今天却要“杀猪”,派“政委”进民企,向毛时代单一的公有制经济倒退呢?

有人认为这是为了掠夺民营企业家的财富,有人认为这是为了实行新一轮的“公私合营”,也有人认为这是在布局重返“计划经济”。这些分析都有道理。但从更深的层次来看,我认为这乃是中共的“初心”和本性使然。

中共建政70年,可以说先后经历了三个不同的时代,即极权时代、后极权时代和从后极权向极权回归的时代。

所谓极权时代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毛时代,时间跨度大体上为1949年中共建政到1976年文革结束。这个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什么?两个字:极权。所谓极权就是指中共几乎垄断了整个社会的所有权力和资源,控制了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社会领域和各种社会群体。后极权时代即改革开放时代,时间跨度大体为1978年至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新一代领导人上台。这一时期中共调整了毛时代的统治方式,把原先垄断的权力和资源拿出一小部分归还给了民众,在一定程度上放松对民众的管控。而眼下的中国则处于一个从后极权向极权迅速回归的时代,中共正在把改革开放后归还给民众的那一小部分权力重新收回到自己手中,正在重新收紧一度有所放松的套在民众脖子上的绳索。这一时期的跨度大体上开始于中共十八大,一直延续到今天。

与从极权时代到后极权时代再到由后极权时代重返极权时代相适应,这70年中国经济也经历了一个从毛时代单一的公有制经济到文革后的多种所有制经济,再到中共十八大后由多种所有制经济逐渐重返单一的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演变过程,在经济政策上则体现为从毛时代消灭私有制经济到文革后恢复、扶持和发展私有制经济,再到到中共十八大后由扶持和发展私有制经济转变为削弱打压控制乃至重新消灭私有制经济。

改革开放后,中共之所以要给私有制恢复名誉,大力扶持和发展民营企业,是因为毛时代搞了二十多年的公有制经济,到文革后期已经再也搞不下去,它不但极大的阻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而且严重危及到了中共自身的统治。在这种情势下,中共不得不把被它赶走的私有制重新请了回来。但大家不要忘了,共产党之所以叫共产党,是因为它的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和实行公有制。早在《共产党宣言》里马克思恩格斯就明确宣布:“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什么是中共的“初心”?这就是。所以别看改革开放后中共给私有制恢复了名誉,甚至把资本家拉进了党的组织,但那只是为了救一时之急,是典型的权宜之计,它的“初心”并没有变,也不可能变,只是不再挂在嘴上了。如今,依靠私营经济的活力,中国已成为了全球第二的经济大国,在中共看来,文革后期的那种统治危机已经不存在了,私营经济救急的历史使命也完成的差不多了,自然就该退场了。猪养肥了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杀的吗!现在时机已经成熟,该动手了。

那么什么是共产党的本性呢?共产党的本性就是对权力和对控制的无止境的追求。在这个意义上,毛时代无疑是中共心目中最向往的时代。尽管当这种追求遇到重大挫折时,出于实用主义的考虑,共产党会放弃已经到手的部分权力,会放松对民众的管控,但这种调整对它而言纯粹是被迫的,从内心深处而言,它是不甘心于这么做的,虽然又不的不这么做。正因为如此,一旦中共渡过难关,感到自己有力量了,再度强大了,它便会毫不犹豫的重走毛泽东时代的老路——不仅在政治上和思想上是这样,在经济上同样也是如此。

毛时代,因为实行单一的公有制经济,中共如愿的垄断了对经济的所有控制权。而到了改革开放时代,为了搞活经济,中共不的不让私营经济起死回生,等于把一部分经济控制权归还给了民众。但对于中共而言,这显然属于无奈之举,也可以说是为了断臂求生。一待经济发展起来,实力强大,自觉统治稳定了,中共一度有所抑制的控制欲必然就会重新膨胀,必定就会收回它之前归还给民众的那部分经济控制权。换句话说,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中共怎么可能容忍私营经济的继续存在呢?这跟它不能容忍民众在政治上思想上自行其是,脱离它的控制是一个道理。

而且,经济的重要性就在于它直接关系着人们的饭碗。就这点而论,经济上的极权可以说是政治和思想上的极权的基础。要想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牢牢的控制中国人,让全体中国人民老老实实的“听党的话,跟党走”,就必须牢牢的控制住他们的饭碗,而这显然只有在消灭私有制,实行单一的公有制经济下才能做到。这也就是说,今天的中共之所以要在经济上向毛时代倒退,不仅是为了重新全盘控制经济,也是为了更好的重新控制国人的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

据笔者观察,近年来中国社会由后极权时代向极权时代的倒退是从中共在政治上和思想上加强对民众的控制开始的,换句话说也就是政治上和思想上的倒退在先。相比之下,经济上的倒退起步就没那么早,动作也没那么快那么大。但随着中共对民众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的控制越来越接近毛时代,经济上的倒退也在不断提速。

有人预言,“从现在中国政治形势的发展来看,民营企业已经走完了他的历史进程,接下来中共要开始杀猪。大型和重要的民企都会被中共全面接管;而绝大多数中小民企,赚钱的政府会让人举报查你的税,并乘机剥夺你的财产;亏损的则要你继续负责养著工人,直到企业破产为止。今后对民营企业家来说,保命是第一要务。”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一个中心意思——中共永远不会真正拥抱私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因为它永远不会放弃对经济的控制和垄断,也不可能放弃。中国的私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家要想有明天,唯有一条路,就是早日解体中共!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