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禁蒙面法》吓不住誓捍自由的香港人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反送中”风潮刚起来时,中共就肆无忌惮的对其进行暴力打压,试图用警察的高压吓住港人,结果不但没吓住,反倒激起了他们更强烈的反抗。

接着,中共又一手导演了元朗事件,试图用黑社会的残暴吓住港人,结果不但没吓住,反倒让游行抗争的烈火燃得方面加大了暴力镇压的力度,另一方面又放风将直接出兵香港实行戒严,试图以此吓住港人,结果不但仍没吓住,反倒促使他们的反抗活动四处开花,形式日趋多样;

现在,中共又指使港府颁布了《禁止蒙面法》,试图用法律手段吓住港人,吓住了吗?还是没吓住!不但没吓住,反倒激起了他们更强烈的反弹。

郑月娥是10月4日下午3时宣布从10月5日零时起实施《禁蒙面法》的,当晚全港18区民众便不约而同的同时走上街头发出了齐刷刷的怒吼之声。

第二天,也就是禁令上路的首日,下午2时许,港人响应“全民蒙面”号召,再度走上街头进行反极权抗恶法的大游行。尽管出于对港府及港警的不信任,这次游行并未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但街头上聚集了毫不畏惧的民众,不仅有年轻学生及上班族,也有中年人、银发族,“香港人 反抗”成了当日最强的声音。市民李先生对当局的做法很愤怒,他表示要跟他们斗长命,有一日游行,有一日集会,我们都去!更不会怕这个《禁蒙面法》。

《禁蒙面法》实施后,港人为何甘愿冒着被抓甚至坐牢的风险,继续义无反顾的蒙面上街抗议示威?我想这首先是因为他们无法容忍这个恶法剥夺他们的自由。

一位带着两个孩子上街抗议的男性市民对媒体说:“我觉得它剥夺了(我们)所有的自由,所有表达意见的自由。我自己带个面具有什么问题呢?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说,“我们不是在做犯法的事情,我们是想表达意见,因为你(政府)真的不听,撤了一条法例,但又制造了另一条法例。又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撤。”

其次,《禁蒙面法》实施后,港人之所以甘愿冒着被抓甚至坐牢的风险,继续义无反顾的蒙面上街抗议示威,也是因为他们绝不想让香港变成内地。

一位参加游行的市民道出了大家的心声:“我们这么多人,几百万人,每个星期都走出来跟他们说我们有什么诉求,我们想怎样做,但是没有人听,政府完全不理我们的诉求。我们只是争取一些很合理、香港人本身已经拥有的(东西),我们真的没有多要的,也没有说要港独。但是,现在却逼我们香港人去到没得退的地步。连几十岁的老人家,七八十岁的我都见过,推轮椅的也有,小到两三岁的(孩子),父母也要带他出来。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要‘一国两制’赋予我们的权利;但现在最基本的集会权、游行权,我们都已经没有了。我们再不走出来的话,香港就会变成跟内地一样了,这是我们香港人很不想见到的。”

再则,《禁蒙面法》实施后,港人之所以甘愿冒着被抓甚至坐牢的风险,继续义无反顾的蒙面上街抗议示威,还是因为他们抱定了一个信念:不自由,毋宁死。

10月6日,香港12所大学的学生会在香港中文大学(CUSU)脸书上发表声明,声明最后指出,“不自由,毋宁死”。香港人为自由早已把生死置于度外,区区一条《禁蒙面法》,不但不会令人民恐惧,反激起他们捍卫自由尊严之决心。

一位参与集会游行的吴姓女学生毅然决然的表示,我们走出来的每一个学生、每一个香港人,其实都做好了被捕的准备。“其实我们想,如果现在不出来,什么时候才出来?政府想控制我们,不想让我们发声,那么我们就更应该出来。否则,到真的没机会讲话的时候,就已经太迟了。”

“我们依然会坚持,做我们能够做的,因为我不想有朝一日香港沦陷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起码我们曾经争取过,出来做了所有事情(努力)。”她说。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匈牙利爱国诗人裴多菲的这首诗,曾激励过许多誓死捍卫和追求自由的勇士。在我眼里,她也是今日为捍卫自由而奋不顾身拚死一搏的香港人的精神写照。

香港人,了不起!香港人,加油!!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