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香港手足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共匪窃政,于今七十年矣。

昔虐政饿殍万亿黔黎,冤魂犹在;暴君砸毁千年文明,道德无存。

近长安街上坦克,碾压自由;天安门前伪火,焚进正信。

且人类之竹史,只闻说农民起义,可见得书生造反?

神仙之丹册,但绘就鼎成飞仙,可觅得烈火邪焰?

至华夏九州,难寻自在人间;中土十界,尽成妖兽天堂。

而舍共匪,其孰能为此烈祸?

彼时,惟港澳台之手足尚可免于难,然送中恶法一出,两治荡然无存。

在港之手足,能免于难乎?

愿港之手足,见我十四亿沦陷区国民陷于:

军警黑暴治国、

校师红宣洗脑、

社会黄毒遍地、

底层挣扎求生之淤泥中,万千思量,生死自抉。

六月抗暴以来,至今百余日,我港之手足遭“警黑勾结”“尸杀列车”“眼爆枪下”“背遇砍袭”“尸陈街头”“日日暴力之恫吓”“夜夜之谎言诋毁”,然共匪与被操纵之港共政府,可改悔乎?

时至今日,林政开启“蒙面入罪”之紧急恶法,在港之手足,亦成沦陷之国民。

十数年前,天降贵州亡共巨石——中国共产党亡;

十数年后,勇临香江时代革命——香港新政府成。

惟愿在港手足,手执钢锋,戮共匪之残躯;

我沦陷区十四亿国民但于“大泽乡雨夜”与世界六十亿倡民主自由之善众,亦剑断共匪之咽喉。

且须知:以正义战,孰能御之;以仁善攻,何恶不克?

中共将亡,正在此时。

 

一个大陆自由民众。

2019.10.4——2019.10.5 凌晨一时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