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杀人抛尸 中共在香港犯下的惊天罪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又有人“自杀”了!

10日傍晚6时许,一名男子由沙田大围显径邨显贵楼高处堕下,飞堕大厦对开路面,一只脚掌飞脱,飞落在路旁的水沟盖旁,奄奄一息。救护员赶抵证实事主已明显死亡。

警方指死者姓连(31岁),没有发现遗书,并指称事主生前有情绪病记录,相信事件无可疑,稍后会验尸确定死因。

但网友从现场照片中得出6疑点,第一、地上几乎没有血迹;第二、断脚处应有大量出血,但是遗体却少有血迹;第三、遗体已僵硬,且手部动作疑生前遭绑住或铐住;第四、坠楼头部着地,却没有脑浆喷出;第五、遗体背部已出现紫色尸斑;第六、尸体已发白、蓝紫色,不像刚刚死亡,至少已死一两天。

据媒体报导,自反送中运动以来,香港“自杀”个案急速飙升。6月12日以后,每10天的“自杀”个案都维持在大约10人左右。而8月21日到31日,个案突然飙升至18人。9月1日后的十多天内,又再次陡然升至49人。有民间学者统计, 6月反送中运动至今已发生一百多起“自杀”案,且不少是参加反送中的年轻人。

不用说,这种现象极为反常。

首先,在短短的数月之内,“自杀”的人居然多达一百多号,这在香港历史上似乎还从未有过。他们“自杀”的方式多为坠楼,也有溺水的。有香港消防船人士在社交平台发文说,干了十几年消防船的工作,近几月发现的浮尸已经是10年的总数。

其次,短时间内自杀人数翻倍增长,这种现象在正常情况下也绝无可能。

再者,很多命案疑点重重,包括堕楼尸体无血迹,反有旧伤,浮尸双手被捆绑等。而且,很多尸体死状恐怖,一女子全裸“堕楼”,尸体从腰部断为两截。如9月24日在荃湾海滨花园对面海边发现的男性浮尸,尸体黑衣黑裤黑鞋,并渗出大量血水,眼部有瘀伤,胶纸封嘴,身体没有出现一般溺毙尸体的水肿。

那么为何在反送中之后竟然会出现这种极为反常的现象呢?想必许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在此我想进一步提请大家注意的是:6月12日是香港警方大规模暴力镇压反送中的起点,不早不晚,正是在这之后,“自杀”个案才开始急剧增多。而且,接下来,随着警方暴力镇压的不断升级,和“警察打死人”的传闻越来越多,“自杀”个案更趋翻倍增长。这种趋势在8.31太子站惨案后表现的尤为明显。这说明什么?说明“自杀”个案的急速飙升与警方的暴力镇压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正相关关系,警方是导致“自杀”案急速飙升的最大嫌疑犯。也就是说,除了极少数因为对香港的前途绝望而主动离世的人真的是自杀,大多数“自杀”者很可能都是“被自杀”,而在这件事上香港警方可以说难逃干系!

那么香港警方为何要杀人抛尸呢?迄今已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香港警方不仅是直接听命于中共的,而且在反送中风潮中镇压港人最卖力,下手最狠的多半并非是真正的香港警察,而是那些潜入香港穿上香港警服的中共武警。换句话讲,如果说香港警方是反送中后众多港人“被自杀”的凶手,那么在幕后操纵的一定是中共。

正当各界人士把目光紧紧盯住中共之际,10月6日,有一家叫“The AI Organization”的美国权威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布了一篇题为《人工智能的面部识别技术寻找香港年轻人,并用以抓捕、强奸和所谓的自杀》的文章,为揭开香港“自杀案”急速飙升的谜底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文章说,情报界反馈给我们的报告说,北京政权已在香港的警局内部署了自己的准军事部队,并通过人工智能的面部识别技术定位学生后,他们将女性学生拘禁在警察大楼跟警车内。这些女孩们被香港警察多人强奸。而这些所谓“港警”,实际上是被派往香港并且得到港府批准的大陆警察和安全机构人员。

这篇文章还揭露说,那些被宣称是跳水或跳楼自杀的香港的学生,包括男孩和女孩,其实是被警察胁迫或直接扔下去的,也就是“被自杀”,其中有些女性是强奸受害者。这种做法在大陆被普遍用于追踪和追捕民主活动人士、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维吾尔人、藏传佛教徒和其他群体。而当局在香港这么做的目的是,是想以此恐吓学生群体,令其退缩,以使北京完成对香港的接管。

综合目来自各方面的信息,笔者推断,反送中以来在香港一再杀人抛尸的幕后指使者不是别人,正是一贯杀人不眨眼的中共,而潜入香港的中共武警则是直接的刽子手!

30年前的六四血案,中共公开在北京的大街上和天安门广场屠杀爱国民众,让全世界见识了它的凶残血腥。这次的香港反送中,中共虽然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没敢派兵直接入港公开杀人,却让它豢养的武警穿上香港警察的服装,在背地里杀人,让全世界又见识了它的阴险歹毒。

我想,中共在香港犯下如此惊天罪恶,目地无非是想以此造成白色恐怖,吓住香港的抗议者。但吓住了吗?显然没吓住,也不可能吓住。不但没吓住,反倒让世人更加看清了它的邪恶至极的真面目,也激起了港人更激烈的反抗。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相信中共在香港杀人抛尸的更多内幕将一一浮出水面,中共也将因此受到历史的无情审判。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