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 福建人讲述偷渡英国的经历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6日讯】本周三,英国发现39名疑似偷渡客死在车厢里,引发了全英对偷渡客的关注。21年前偷渡到英国的阿金(化名)回忆说,偷渡的经历真的只能用“九死一生”来形容。

1998年冬天,阿金经过了三个月的艰难旅程,从中国大陆偷渡到了欧洲的荷兰,之后辗转来到英国。

阿金是福建省福清农民的儿子,中学辍学后,他做过几年学徒,感到前途无望。1998年他23岁的时候,同乡向他介绍了可以偷渡出国的机会。

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在我们那里念书也找不到好工作,我们村里只有一个大学生,他毕业后也只能到外地打工谋生。我们乡下家里有点田地,但是田地很分散,面积也很小,所以基本没人种地,连最容易种的西瓜都没有人种,所以还不如出国打工。虽然偷渡有风险,但是总比在家种地强。”他说。

中巴车的夹层 塞进了14个人

于是阿金在蛇头的安排下踏上偷渡旅途。他最先持劳务护照到了俄罗斯,然后去了乌克兰,当时从俄罗斯去乌克兰不需要签证。

从乌克兰跨边境去斯洛伐克的时候,阿金坐上了蛇头安排的中巴车。阿金描绘,这是一辆经过改装的中巴车,车的上方增加了一个夹层,宽度正好可以装进五个人,长度可以装下两排人,所以这个上方的夹层里一共塞了十个人,非常拥挤,坐在里面动弹不得。

在这辆中巴车的下方、前后车轮之间增加了一个箱子,里面装了另外四个人。

就这样一辆普通的中巴车,乘客的座位上其实没什么人坐,空空荡荡,但是车的上下两个阴暗的夹层里面,却紧紧的塞入了14个人。

那是一个冬天,气温大约零下20到零下30度。阿金和其他偷渡者挤在夹层里不得动弹,车子开了差不多30多个小时,每隔十来个小时,开车的人会把他们放下来,让他们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开车。

三天三夜 吃雪充饥

到了斯洛伐克之后,他们这14个人和另外一辆中巴车运来的14个人被安排在一个小屋里。因为空间小,所有的人只能站着。送他们来的人临走的时候给了他们两片面包。

他们在小屋里等了三天三夜,没有一点水和食物,只能吃外面的雪。

同行的老乡险些丧命

三天之后,蛇头安排的人把他们接走,带他们翻山越岭。阿金说:“那真的是雪山啊,深深的白雪覆盖,雪没到每个人的大腿跟。”

他说有一同偷渡的老乡身体不太好,爬雪山的时候喘得很厉害,危在旦夕。身强力壮的阿金背着这个老乡下了山,他说否则的话这个老乡可能命丧雪山。据说有不少人死在了偷渡的路上。

阿金说,蛇头之所以安排在冬天走这条线路,是因为冬天的时候虽然比较冷,但人迹罕至,而且没有蛇,相对安全。

28人在一辆吉普车里哭喊

阿金跟着大家进入了下一站,然后从斯洛伐克再奔赴捷克。他们这28个人被安排坐一辆军用吉普车。一辆再普通不过的军用吉普车,车里通常只能坐几个人,是如何挤进去28个人的呢?

阿金说,先是四个人坐在里面的座位上,然后再来四个人坐在这四个人的腿上,然后再来四个人坐在这四个人的腿上,再后来的人就只能弯著腿站着。车里真的一点空隙都没有,挤得满满的,连头都不能转动。

一路上,人们开始哭爹喊娘,好不容易挨过了这40分钟。

在死人骷髅旁爬雪山

然后这28人被送到一个很大的、看似仓库的房间里,里面还有80多人。估计是从其它线路赶到这里等待过边境的偷渡客,其中包括许多巴基斯坦人。

仓库里的条件很差,外面和室内都很冷,人们都睡在水泥地上,连一张盖的纸都没有。

在这里,阿金听到其他老乡说,他们是从另外一座非常陡峭的雪山爬过来的,当时借着雪地反射的光,他们可以看到路两边有死人的骷髅,非常可怕。

阿金说,这种偷渡路线对于携家带口偷渡的人非常危险,一些年老者或者孩子们很可能无法爬过雪山,命丧路上。

趴在雪地五个小时 几乎到了身体极限

接下来,阿金和几个人被安排从捷克去德国,还需要爬雪山。

他们在当地蛇头的带领下爬雪山,甚至可以看到边境哨卡里面的灯光,并看到头顶上飞过来的直升飞机。蛇头事先告诉他们,如果有直升飞机,就要趴在地上不动,才能不被发现。

好不容易爬过雪山后,阿金和几个人被告知,需要趴在冰冷的雪地上等待接应他们的人,否则会被哨兵看到。他们趴了两个小时,几乎要冻僵了,有些人怕会被冻死,就原路返回了。

而阿金和另外几个人一直等了差不多五个小时,几乎已经到了体力的极限了,终于看到了一辆红色的车子。 阿金他们顾不得对方是不是来接应的人,就跑了过去。后来确认是接应他们的人。

红色的车子在非常滑的雪地里把他们送到德国边境的一个公园里,让他们在那里等休息。

住在德国边境的电话亭里

阿金他们在德国边界的一个电话亭子附近等了两天两夜,那两天的天气特别不好,雨雪交加,他们只能在电话亭里“住下来”。

阿金说,多亏他在临出发之前在鞋里藏了一点美金,于是从附近的商店买了水和饼干,才挨过了那两天。后来在蛇头安排的人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告诉他们坐出租车去克隆火车站,

但是他们语言不通,就想办法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这样他们在德国克隆火车站见到了接头的人。

到了德国之后,阿金很快就去了荷兰,投奔他在那里的一位亲属。在荷兰一段时间后,阿金感到没有前途,于是决定去英国。

装作游客从法国混入英国

在荷兰的蛇头给阿金安排了去法国的线路和接头人。他按照计划坐火车到了法国。

在法国,蛇头教给阿金和另外几个想要去英国的人说几句简单的法语,比如你好、再见之类的,然后蛇头给他们每人一本越南护照。

在蛇头的安排下,阿金和另外两个人坐上一辆由法国人开的私家车,拿着越南护照,装作是游客,顺利的通过了法国通往英国的港口,就这样抵达了英国。

为何现在福建人仍偷渡国外?

近日,看到39名中国偷渡客死在冷冻集装箱的消息后,阿金表示,这些人可能也是他的福建同乡。

他说,尽管他的家乡福清看起来很富有,几乎家家都有别墅,但几乎都是通过偷渡到其它国家,然后打黑工赚钱邮寄回国才盖了别墅的。

前几年,他家乡的农民有一些人确实没有偷渡出国,而是在工地上做民工谋生,但是最近这两三年,中国的房地产行业不景气了,许多楼都卖不出去,所以工地不再需要民工了,这些农民失业了,所以不少人仍然选择偷渡出国。

阿金还听说,有一些老乡前些年在外面打工赚了一些钱回国了,但是回国之后投资一些行业被骗了或者赔本了,手里又没有钱了,他们就再次偷渡回英国。

——转自《大纪元》(大纪元记者李筝英国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