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公务员因炼法轮功遭迫害致死综述(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7日讯】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大陆政府机关公务员系统中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37人遭政法委、“610”迫害致死或在迫害中离世。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上亿人受到波及,包括军队、政法、教育、金融系统等领域里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各阶层,行业的社会精英均遭受打压。

以下是修炼法轮功的政府公务员中被迫害致死的主要案例。

接上文:大陆法轮功辅导站义务负责人遭迫害综述(1)

廊坊市管道局物业管理处曹宝玉遭迫害致死

曹宝玉

曹宝玉,男,56岁,河北省廊坊市法轮功学员,2006年4月27日晚12点左右,被中共迫害致死。

曹宝玉是廊坊市管道局物业管理处职工,1993年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

1999年7月19日,在中共的秘密大蒐捕中,曹宝玉被劫持到天津市拘留所秘密关押,并以“李玉”的名字代替其真名实姓。后来他被非法判刑4年,在天津市监狱中受尽非人的折磨。

2006年黄历新年,他在向中共政府官员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鼻内血管被打破,两个上槽牙被打松动,十多天仍嚼不了东西,耳朵被打得听力下降。曹宝玉绝食抗议后,于2月13日被释放回家。

2006年2月18日清晨,在他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国保大队派国保大队队长、北旺乡派出所所长等六个警察跳墙入室,再次将他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在两个多月的非法关押期间,曹宝玉被迫害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体重不足六七十斤,面部红肿、低血压、双腿抽筋痉挛。警察将他拉到廊坊北大街医院插管灌食,造成他胃出血、便血、吐血,生命垂危。

即使廊坊市医院和中医院对他下了病危通知,以及廊坊市看守所也对他下了释放通知,广阳区“610”却把通知单扣留下来,把他转到广阳区人民医院继续迫害。曹宝玉家人得知情况后,多次去有关部门交涉要人,他们不但不放,还对曹宝玉非法判刑5年。

当曹宝玉的妻子得知丈夫再度出现生命危险时,于2006年4月25日前去医院看望,不但没见到丈夫,自己反而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4月27日晚,曹宝玉在廊坊北大街医院含冤离世

成都市中小企业管理局副局长黄敏被迫害致死

黄敏

黄敏,女,53岁,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毕业于重庆大学,生前是成都市中小企业管理局(原名:成都市乡镇企业管理局)副局长,于2000年11月退休。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黄敏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受迫害,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位于资中县楠木寺)受到19个月非人的折磨,人瘦成皮包骨。

2007年3月4日下午5点左右,黄敏正走在草堂北路附近的街上,再次遭到成都市国安与青羊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成都看守所。

同年6月上旬,她被绑架三个月后,青羊区法院才电话通知她的家属,她被关在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该医院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医院,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家属要求看望黄敏,警察拿出“逮捕通知书”逼家属签字,否则不准家属看望。黄敏的二妹被逼签字。

黄敏的双手双脚被几十斤重的铁镣锁上,指甲有20至30毫米长,裤子被脱下扔掉(从她被绑架之时起,警察就没让黄敏洗过头发、洗过澡、剪过指甲、刷过牙),房间外还有电子监控和七八个看守人员。

6月中旬,青羊区法院电话通知家属,说黄敏被判劳改6年。6月下旬,家属到青羊区法院要求看望黄敏,之后见到黄敏进食情况良好,体重约有一百斤。8月15日,家属被电话告知黄敏于当日早晨7点30分死亡。

黄敏被迫害致死后,成都市看守所医生通知家属到看守所办手续。家属去后,四个工作人员在场逼家人承认黄敏是“绝食致死”并签字认可,还威胁说,否则就要解剖遗体。家属坚决不签字,并要求查看遗体。

据悉,黄敏的遗体重约50斤,表情极度痛苦,双眼微睁,头偏到右侧,嘴张得很大,上齿完全暴露在外,下齿靠近嘴唇中部少了一颗牙齿。整个口腔、牙齿和嘴角都有不明的黄色物质,蔓延到面部,并且散发很浓的药味。她的手指完全扭曲,紧紧地扣抓着,双手小臂上有几处像指印的淤痕。

8月15日下午3点左右,黄敏的遗体在磨盘山成都市殡仪馆强行被火化,殡仪馆没有出具火化证。

湖北应城市工商局公务员万继祥被迫害致死

湖北省应城市工商局东马坊分局公务员、法轮功学员万继祥,屡次遭受迫害,在汉阳蔡甸看守所遭受百般折磨,左耳朵被毒打致聋。2003年6月28日,他被非法判刑,关进琴断口监狱。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体力劳动的双重迫害下,他头发花白,左耳根部疼痛加剧,于2005年5月24日被迫害致死。

万继祥,男,37岁,1997年修炼法轮功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半个月左右,顽疾消失。在修炼前,万继祥收税时经常和菜商们发生冲突;修炼后,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合理收税、坦诚待人。他照顾困难户,有的菜商在和其他收税的人员发生矛盾时还说:“小万收钱,我们就给。”

他曾五次遭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的短短3个月里,万继祥就被非法抓捕关押3次,共47天。在其被关押期间,他的工资被停发,被强迫交保证金5,000元,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他在被迫流离失所8个月后,在武汉钟家村被公安一处非法抓捕。警察陈长明带着约十人对他非法审讯,把他按在地上,踩住他的头,给他戴上脚镣手铐;另一警察还用打火机烧他的下巴。

他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汉阳第二看守所、蔡甸看守所。在蔡甸看守所,警察唆使犯人对他整天拳打脚踢,往面部、头部、耳朵处狠狠地打。他满脸被毒打得青紫肿胀,左耳失去听觉。

2003年6月28日,万继祥被非法判刑后送往琴断口监狱迫害。警察指使刑事犯对他拳打脚踢、罚蹲军姿、并威胁称:“一个星期不转化,就往死里整。”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体力劳动的双重迫害下,他患了鼻咽癌。

监狱不愿承担昂贵的医疗费用,更害怕万继祥死在监狱里,为推脱责任,让他办理保外就医。2004年他回到家,他已被单位开除,生活无着落,身体疼痛加剧,生活无法自理,于2005年5月24日清晨去世。

攀枝花市国土局张兴才被五马坪监狱迫害致死

张兴才,男,59岁,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7年6个月。2006年9月8日,他被送往五马坪监狱迫害;2007年3月31日,被迫害致死。

张兴才曾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和区国土局任干部,家住盐边县益民乡(红格)长坪村店社。1995年修炼法轮功后,他患有的多种疾病痊愈。

1999年12月,他到市政府为法轮功说公道话;2000年4月,又到北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送洗脑班迫害。

2004年3月,张兴才被市公安局绑架,关押在盐边县看守所。盐边县国保大队多次从看守所提走张兴才,对他进行酷刑折磨。他的双手被吊铐在窗栏上三天三夜,只有脚尖触地。

酷刑演示:吊铐。(明慧网)

为逼出口供,国保大队对张兴才拳打脚踢、搧耳光,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狠打他的脸,打得他鼻青脸肿,被折磨得一次次昏迷、不省人事。

晚上天下雨,雨水淋湿了他的全身,寒风吹得他整夜颤抖。国保大队、“610”人员仍然轮番地对他进行折磨、刑讯逼供。当张兴才昏迷过去后,国保大队警察拉过他的手指在刑讯笔录上按手印。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兴才被迫害得不能行走,送医院抢救。2004年10月,盐边县法庭对他进行非法庭审,他由犯人背到法庭上,后被非法判刑7年6个月。

2006年9月8日,张兴才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就被红格镇派出所警察李发明等一伙四人入室绑架,送往四川省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迫害。

2007年3月20日左右,监狱还打电话给张兴才的女儿说,他还需要毛背心、秋衣、秋裤、鞋等。可在3月30日中午1至2点,监狱打电话通知其家人他得了败血症。

当天家人就赶火车前往医院,次日中午在医院见到张兴才。他正被输氧、不省人事。3月31日下午7点钟,医院告知家人张兴才死亡,死亡证明声称是死于急性胰腺炎。

四川遂宁市射洪县社会保险局李宪民被酷刑迫害致死

李宪民,女,51岁,西南师范大学毕业,曾在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社会保险局工作。因她修炼法轮功,其销股长职务被撤。2000年1月31日,李宪民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射洪县看守所90天。

2005年2月1日中午11点,李宪民到县政府招待所参加亲友的团年宴时,被四名“610”便衣特务强行绑架上车,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历经65天的酷刑折磨,李宪民于2005年4月7日凌晨1时被迫害致死。

李宪民被非法抓捕后,警察还到她的父母家抄家,两位近八十岁的老人受到极大的惊吓,其父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于2005年2月中旬离世;母亲至今怕见生人。

县国保大队长周渊曾恶狠狠地对李宪明说:“这回不把你整进去,算我手艺瘟。”

2005年4月6日上午,李宪民感冒发冷,报告给狱警。狱警一直不理,拖至下午2点,才叫了一个曾经当过兽医的姓蒲的人给她来输液。不久李宪明又拉又吐,到晚上7点,被送进医院。医生要求其住院,但狱警拒绝,要将她带回看守所输液。

晚上9点多,她回到看守所后,又被输了不明药物,全身发冷、眼睛鼓起;10点左右,被迫害致死。(注﹕李宪民在看守所的情况是狱卒叙述的。)

李宪民死后,未经家属同意,狱警在县火葬场后面水泥台上,强行解剖尸体。等家属赶到时,看见头颅被剖开又缝合好,肠子摆在地上。主刀医生是遂宁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梁海桥,他将所有器官带到遂宁去了。参加解剖的单位及人员还有:市检察院龙处长、县政法委、县“610”、县检察院、县看守所。

乐山市农业局干部张卓在派出所被迫害致死

张卓一家的照片。(明慧网)

张卓,男,32岁,生前任四川省乐山市农业局干部(曾任办公室秘书)。2002年6月7日下午5点多钟,张卓被张公桥第二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8日)就死在派出所。

张卓,大学文化,1991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2年6月7日下午,张卓被非法抓进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8日,张卓的妻子被通知去派出所,被告知张卓已死亡。其妻一再要求见尸体,警察才让其在外面看一眼,不让她走进停放尸体的房间近看。

据知情人士透露,7日晚八九点钟,家属曾探望过张卓,见他一切正常。而在张卓死后,乐山警方极力封锁消息,对亲属严密监控。张卓死亡的当日,警方要马上火化尸体,在亲属极力反对下,才没立即火化。

三四天后,亲属方见到死者的尸体。据目击者称,尸体显然已被“美容”过,但亲属还是从死者的鼻孔、耳朵等处发现有少量血迹,而牙缝里的血迹却一眼可见,一只手背上还有一块暗红色的血痕。很显然,死者生前曾被暴力袭击过。

警方称张卓自缢而死,称自缢处距地面不足1.5米、离看守人员待的地方仅一米左右,“自缢”实难自圆其说。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副市长汪亚轩被害死

汪亚轩,女,53岁,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赤峰市副市长。1999年“7.20”之前,江泽民一意孤行地决定迫害法轮功,召开高层官员会议秘密传达他的指令,赤峰市就派修炼法轮功的市长汪亚轩去参加。

汪亚轩坦言法轮功的美好,讲述修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江氏的中共代表曾以谈话、做工作为名又找汪亚轩市长谈此事,要求以中共的“党性原则”为重,党的旨意高于天理良知,但都被汪亚轩回绝。

中共也摸到汪亚轩不会与中共为伍的底,于是制造汪亚轩死亡事件。1999年8月至9月间的一个公休日,汪市长到红山公园游玩,被坏人害死。中共却声称:汪亚轩到红山上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

明慧网报导,整个报案、接案、勘察,都是中共自导自演的,家属根本没有质疑的权利,就如此这般把一个按“真、善、忍”做好官、说真话的市长销声匿迹了。

当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汪亚轩总是抵制邪恶势力、保护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免受刑拘和判刑。

汪亚轩修炼法轮功,能强身健体,每天又诸事繁多,她怎么忽然去爬红山?尽管中共想尽办法伪造了假案,但还是露出破绽:

红山是赤峰市市郊的一座山,因山上有红石而得名。此山的红石部分是普通人不容易爬上去的,是立陡石山,不借助登山工具或有登山技能的很难上得去,而且红山底下是掏空的,更无法靠近。那里有中共的秘密军事设施、赤峰公安的秘密刑讯设施(汪亚轩极有可能就是在这里被杀害的)。

8月、9月份时值夏末秋初,如果从红山滚落到山下,那么在中途就会被蒿草、灌木、石块挡住,也根本滚不到山下;而且在缓坡的山体上,即便是不慎跌倒,再爬起来也不难,根本滚不到山下,更不存在摔死的可能。

另外,汪亚轩的身体上没有从山上摔落到山下的任何特征,衣兜里的手机还在那里,既没摔丢,也没摔坏,等等。

明慧网认为:有理由相信,汪亚轩是被中共杀害的,中共制造假相掩盖罪责。

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李凌被辽宁女监迫害致死

李凌(明慧网)

李凌,女,51岁,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凌至少三次遭绑架、二次被非法判刑,一次1年半、一次4年,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被迫害致死。

李凌1994年修炼法轮功后,患有的各种疾病全部康复,同时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被同事、邻居、亲人们赞不绝口。

2002年5月28日晚8时,李凌被从家里绑架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判刑4年,于11月15日再次被投进辽宁女子监狱。李凌被监狱视为重点迫害对像。狱警强迫她放弃修炼,白天强迫她干十几个小时的劳役,晚上又安排犯人折磨她。她精神和肉体上长期遭受折磨,致使身体彻底垮下来,头发大部分白、全身浮肿、人已脱像。

2003年夏天,沈阳大北监狱男监和女监一起搬迁到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改为沈阳监狱城,沈阳大北监狱女监更名为“辽宁省女子监狱”。2003年底,三大队管教科长郭乃娟上任以后,为捞取政治资本,加紧迫害李凌,手段更加卑劣。

李凌抗议监狱对她的残酷迫害,她在生产车间、收工后在回监舍的路上高呼:“法轮大法好!”多名警察和犯人冲过来将她按倒在地,将她带走实施酷刑折磨。李凌绝食抗议迫害,警察将她送进监狱医院强行灌食,还安排犯人张春娥等人胁迫医生夹控迫害李凌。

2004年11月中旬的一天凌晨2点多钟,目击者亲眼看到张春娥用一床大被子捂在李凌的头上,压上枕头,两手又死死地摁住压在李凌头上的枕头,李凌就这样被窒息而死。

山西大同市工商系统干部崔玉萍遭迫害离世

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崔玉萍生前是大同市工商系统干部,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迫害,身体每况愈下,终在2013年去世。

崔玉萍修炼法轮功以来,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认真、待人宽厚,一改工商干部“吃、拿、卡、要”的不良风气,在单位、在家中、邻里之间受到一致好评。

崔玉萍和儿子任勇常年坚持在街上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面对面向人们讲迫害真相,因此常常遭到绑架迫害,累计不下30多次。

崔玉萍一次又一次地绝食反迫害,曾被灌食、遭受戴大铁镣等酷刑的折磨。她30多次被绑架后堂堂正正从看守所闯出来,终于感化了警察。许多次,当警察接到对她的恶意“举报”后,就将崔玉萍拉上车,亲自送她回家。

2010年12月23日中午,崔玉萍的家被闯进的警察翻得乱七八糟。最后,崔玉萍和她的儿子任勇被绑架到了城区公安分局,当时在她家的妹妹崔玉桃及其5岁的小儿子也被一起绑架,后下落不明。

有邻居质问警察,她们都是好人,你们为什么抓她们?警察推托说是“上面”的命令。崔玉萍和任勇在城区公安分局被非法扣留11个小时后,次日凌晨1点回到家。

12月24日,因为妹妹崔玉桃下落不明,崔玉萍和任勇又去矿区公安局询问情况,不料,再一次被矿区公安局非法扣留。

2013年7月11日晚上7点左右,大同市国保支队警察孙文龙和大同矿区国保支队王志龙等绑架了崔玉萍、崔玉桃,并抄了她们的家。一次又一次的绑架迫害,使崔玉萍的身体每况愈下,终在2013年含冤去世。

河北张家口供电公司崔新乡遭迫害离世

崔新乡,女,崔新乡是张家口市供电公司职工,1995年修炼法轮功,先后7次上北京为法轮功上访,13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于2007年7月11日含冤去世,时年54岁。

2000年9月,警察非法抄她的家,将法轮功书籍等全部抄走,并把抽屉中的2,000元现金一并掠走。在她被保定高阳劳教所拒收时,警察硬是拉关系让她关在劳教所里。

从劳教所出来后,崔新乡在外地讲法轮功真相时,又先后两次被抓,由五一路派出所劫持回当地关押。2004年2月,她被非法拘禁在张家口市沙岭子洗脑班,由于多次绝食反迫害,造成她的内脏器官衰竭,于2007年7月11日含冤离世

(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大纪元记者李洁思/责任编辑:王安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