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孔子学院院长涉间谍行为 警钟向谁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9日,比利时《晨报》消息,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孔子学院院长宋新宁因涉嫌间谍行为,八年内被禁止入境比利时和申根区。此事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孔子学院的可疑角色再引热议。

《晨报》披露,宋新宁在比利时居住了十多年,在当地十分活跃。他为中共情报部门招募人员,并在当地中国学生和商界人士中招聘线人。比利时安全部门认为,宋新宁所从事的干预和间谍活动威胁到国家安全。今年7月,宋和妻子在中国申请新的赴比利时工作签证时被拒绝。

报导还指出,中共每年为VUB大学提供20万欧元经费。《晨报》提问:孔子学院是校园特洛伊木马吗?另据VUB透露,比利时国安部门曾就大学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发出提醒,但是被大学忽视。

宋新宁是首例被外国政府指出涉及间谍行为的孔子学院高级行政人员,足见此事性质严重,亦令人审视孔子学院的真面目。更重要的是,此案绝非孤例。从VUB看全景——中共在海外撒开的这张“学院”网到底有多大?宋新宁事件向三方面的机构和人群敲响了警钟。

一、接纳孔子学院的国家和城市

有关当局应当立即展开如下调查:其一,孔子学院在教学中输出共产意识形态、影响高校原有教程的情况;其二,孔子学院中方负责人和教师是否涉及刺探情报等非学术活动或交易;其三,与孔子学院挂钩及对其支持的本国政治人物和学者是否与中方存在利益关系,其相关言行是否给本国带来损害;其四,检讨上述所有方面可能涉及的情报信息泄漏等国安隐患并采取应对措施。

前欧洲委员会议院大会副主席、前瑞典国会议员约让‧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接受大纪元专访时曾表示,孔子学院就是中共的间谍和宣传中心。这个机构通过融入国外的大学进行渗透和窥探,向学生灌输共产主义思想,试图影响当地师生,威胁学术自由。林德布拉德举例说,中共一度想在斯德哥尔摩的王家工学院里建孔子学院,如果成真,那将是一场灾难,因为那里有瑞典空军与空中防御的大量研究项目。

对于孔子学院的实际职能,外界早有共识,它就是中共极权控制的、一个以学术为名的政治工具。2014年底,“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许琳接受BBC访问时公开宣称,孔子学院的存在就是为了对外输出中共价值观。

中共自2004年以来,在世界各地开办了500多所孔子学院。近年来,随着西方警惕中共海外渗透,孔子学院过多也引起了人们的怀疑。目前,美国、荷兰、瑞典、法国和加拿大的至少27所大学已经终止了与孔子学院的合作。

二、为孔子学院站台的西方政治人物和学者

这些人应当审视中共的动机,审视自身之亲共所为,马上停止与中共的“亲密”接触。因为与暴政交好,即等于出卖自由价值观,必将损害本国国家安全等利益。

例如,比利时VUB大学的教授扬·科塞尔(Jan Cornelis)与中国的合作曾被质疑存在问题,包括其与一所服务于中共安全部门的大学合作。此外,该校副校长罗曼·梅乌斯(Romain Meeuse)接受媒体采访时,刻意隐瞒宋新宁签证被拒一事,并于上周末在中国人民大学与宋见面。

再有,今年2月,德国孔子学院的理事、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余凯思(Klaus Mühlhahn)曾在媒体撰文为华为减压。此类事件都超出了常规的学术合作,其背后的复杂因素有待厘清。

德国时政评论人范知其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共可以把任何一个普通的商业或文化交流行为转换为间谍行为,孔子学院无疑是中共渗透西方的一个触角。他指出,外界需要聚焦那些被中共收买的西方学者,因为他们总会在一些关键时刻发声,以影响西方国家做出对中共有利的经济、政治、外交等决策。

三、助中共海外渗透的中方人员

那些被中共宣传所蒙蔽,或因利益之驱策而为中共效力的各级人员,应当及时抽身。目前,美国等国正在严查中共科技和军事等领域的间谍活动,不会姑息相关案犯。被捕的徐延军、季超群等国安情报员,以及涉嫌窃密的“千人计划”等多名华裔学者都是实例。

宋新宁此次不仅被拒绝回返比利时,还被整个申根区拒绝,可谓断了欧洲之路。更严重的是,他的间谍行为不会因此一笔勾销,肯定还在调查当中。那么,除了签证受限,他是否还将面临其它制裁呢?

事实上,中共以假、恶、暴为基因,为它效劳,往往涉及行贿受贿、刺探情报、施压威胁等种种不义之举。有罪必有罚。香港前高官何志平替中共高调宣讲故事,老年入狱,悔之晚矣。

孔子学院以外

宋新宁事件再发警讯:西方需要警惕中共的渗透,孔子学院只是一个平台、一个方面。对于中共在更大范围的动作,西方学者和媒体已经得出了一些重要的研究成果,值得重视。

2019年1月,加拿大著名媒体人文达峰(Jonathan Manthorpe)出版了《熊猫的利爪:北京对加拿大的影响与恐吓》,揭露几十年来中共对加拿大的高等教育、商业、房地产开发及外交政策等多个领域的渗透。

2018年2月,澳大利亚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出版了《无声的入侵:中国(中共)如何正在使澳洲变成一个傀儡国》。2017年9月,新西兰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发表了论文《魔法武器》,详细描述了中共通过政治献金和培养当地的代理人等手段,多方面渗透新西兰政界。

此外,美国对华为等中共科技公司的抵制也为防范红色渗透提供了证据和参照。中共所言、所行,都是为了加强它的统治、扩张它的势力,过程中必然伴随着侵蚀道德、散布谎言、输出仇恨和恐怖。无论是所谓的文化交流,还是经济协作,或是科技竞争,中共的那条红船,都将驶向败坏。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