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信留言关于偷渡: 我妈是怎么去美国的

——一个网友私信留言关于偷渡的故事

一个网友私信留言关于偷渡的故事。

我上初中高中的时候,我妈就开始谋划出国。计划去日本和韩国分别被人骗了两次,大概有两三万块钱。后来我上了大学,我妈美国签证失败了两次,曲线救国做了假履历网签去了加拿大。我记得‌‌“洗护照‌‌”还去东南亚廉价旅游了几次。

在加拿大工厂干两年有了些积蓄,还了帮她准备出国材料的朋友的钱,就开始从加拿大找人蛇偷渡到美国,因为美国的朋友比较多。

偷渡的方式是从黄石公园北门进,南门出。我妈和一个人蛇装作两口子从北门进,另外一对男女从南门进,然后在公园中的一个厕所里,我妈和那个女的换衣服,然后换人跟着走。当天下雨,大家都打着伞,所以很不好分辨。出了公园,进人蛇的面包车,车把我妈带到一个前往纽约的大巴车上,就算是完成了任务。

车的路程大概是十天左右,我妈一个人坐着车走走停停,用最基本的英语在每个站点补充食物和水。那年纽约附近有一场飓风,在快到纽约的时候车被迫在一个小镇上停了下来,车上的人被安排到了当地的一个休息室。然后有警察进来挨个询问,轮流出示ID。我妈心想要完了,灵机一动她边向外走边举著烟说‌‌“smoke,smoke‌‌”,警察竟然不查她让她出去了。她出门后点根烟故作镇静地走过街角远离了休息室,找了个电话亭给我在美国的同学打电话,我同学让她问路人在哪个地方,确认了是离纽约大概有20小时车程的一个小镇,我同学当即租了辆汽车前往接我妈。我同学交代我妈说,你需要在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克这些店里面,每个店里呆两三个小时,然后换地方,因为在一个地方一旦呆超过5个小时,就很有可能有警察来问询。于是这20个小时里,我妈在镇上的几个快餐店和咖啡厅里来回穿梭,最终等到了我的同学,顺利抵达了纽约。

这件事我妈一直没给我说,是我同学后来回来给我说的。我问起的时候,我妈给我补充了几个细节:一是在黄石公园里的时候,人蛇特别紧张,她能感受到人蛇浑身在颤抖,于是她用力挎着人蛇的胳膊说别紧张,我妈以前是练体育的,一用力人蛇还真的不颤了。二是从黄石公园出来的时候,外面有很多警车,还有大灯在来回巡视,人蛇催我妈快点,我妈上车时看见有警察在看她,于是她没关门,把伞伸出去把水晃干净再收进去后关上了门。

我是单亲家庭,父亲在我10岁的时候去世,我妈没有固定工作,有时候给人打个零工一个月千把块钱。我后来上学期间生活费基本是奶奶给的。我当时其实很不理解为什么我妈一门心思地想出去,一切不是挺好的。直到后来我在国内结婚,装修,彩礼,酒席发现原本可能会让我愁破头的问题,在这些年她挣的钱中完全不是问题了。我无限地折服于她对未来,对我们将要遇到的问题的预见性。当然我是很不争气的,一是没有想着出国,二是也还没有非常辉煌的事业,只是现在不用她再操我的心了。

我妈现在还没回来,她说趁著能干,再多赚两年钱,到时候回来也不给我添麻烦了。我真是惭愧。

看教官写的文章,被您的剖析所触动,给您分享下我妈的经历。我们是河南郑州人。

——转自《阿波罗新闻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