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警队被纵容 警暴日趋严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02日讯】香港反送中抗争运动持续进行,在10月31日万圣节,有人发起到中环兰桂芳进行蒙面派对,期间有港民及记者被警员以胡椒喷剂直喷面部,此外,在旺角的示威行动中,有社工被警察警棍打得头破血流。人权组织表示,警队被纵容过度使用武力的情况愈来愈严重。人权监察发言人叶宽柔指出,港府的这些手段无助解决问题,必须回应市民的核心诉求。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警方10月31日晚在中环多处施放催泪弹驱散聚集人群,并要求市民除下面具、尽快离开。有港民和记者被警察用胡椒喷剂直接喷向面部,其中香港电台一名摄影记者,被警员两度以胡椒水直喷面部,需要送院治理。

人权监察发言人叶宽柔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根据国际准则,警方使用胡椒喷剂时须符合武器使用原则,例如警员受到威胁时才能使用,警方不能用武力驱散和平的示威集会,如果集会人士没有使用暴力,警方亦不能够使用任何程度的武力驱散。她指在过去一段日子,警队被纵容过度使用武力的情况愈来愈严重。

叶宽柔说:都看到有很多很多滥用武力的个案,令很多人受伤,警方必须遵守武力使用原则,在国际上亦都适用于香港,其中两个很重要的原则,是要有必要性及相称性,必要性就是那个情况真的需要用武力才能使用,而相称性,像昨天(周四)的事件,只不过是与警员在说话,接着就用胡椒喷雾,这是不符合比例的武力使用。

叶宽柔指,政府一直以来使用警队镇压示威,现时又透过申请禁制令,限制市民表达及集会自由的权利,但这些手段无助解决问题,政府必须回应市民的核心诉求。

民权观察发言人王浩贤表示,在最近几星期,警方出现滥用胡椒喷剂的情况,事件反映前线警员已不能控制情绪。

王浩贤说:根据警方的指引,他(警察)只能够在个人对警察有袭击行为的时候,他才可以用相应的武力回应,而胡椒喷雾就是其中一种,所以如果单纯与警员有些质询,甚至口头争执也好,这是不构成一个理据用胡椒喷剂,射向那个人。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发表声明,呼吁警方保持克制,不要粗暴对待或干预记者的合法采访工作。声明提到,涉事记者当时已穿着清楚显示记者身份的衣物,协会对所有暴力予以强烈谴责。

社会工作者总工会周五举行名为“人道危机:追究失控警员恐怖袭击记者、救护员、社工”记者会。社总发言人表示,“反送中”运动展开至今,警方暴力不断升级,甚至针对在现场进行救援的救护员、社工及记者。

有社工在会上表示,周四晚旺角示威活动期间,在弥敦道及荔枝角道交界休憩处看到警员捉住一名长者,上前了解时感到头部有硬物撞击,事后看到片段发现自己被警棍打了至少五下。他认为警方打的不只是他的身体,而是在社工的尊严上“狠狠打下去”。

据报导,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以来,警察暴力镇压示威民众,致使局势日趋恶化。香港前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资深时事评论员刘细良日前对大纪元透露,中共长期渗透香港警察工会,包括青关会内的亲共组织花巨资收买警方,港警已变成了中共公安,警队高层官员被劫持,失去权力。

他透露,警察之所以这样明目张胆,如此霸道,是因为中共在香港的政治势力渗透到了警察工会,控制了中下层的警察,警队高层官员都被中下层警察劫持了。

刘细良说,在97年之前,在警察薪酬待遇方面需要一个集体谈判的组织,因此才容许警察工会存在,并不是让他来搞政治的。但现在警察工会一直活跃于政治领域,不少亲共组织给警察捐了巨额钱财,仅青关会就捐了几十万。这完全没规矩了,在英治时代是王家警察,不会容许这些事情发生的。

刘细良认为,当警察工会变成一个政治工具的时候,港警必然就变成了中共公安。以往港警是公务员,现在已经不是公务员,其实警务处长已经失去了对警队的控制,这即是所谓下克上。

他举例说,刘泽基只是香港警察机动部队警署警长,居然可以挑战特首林郑月娥。还有一个仅是警察员佐级协会的主席也可以去骂大学的校长,以至于教育局长杨润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都没话说。

刘细良指出,香港警察的转变始于林慧思事件。2013年7月14日,教师林慧思在旺角不满共党地下组织青关会捣乱法轮功街站,路见不平,出声谴责。而在场警察不仅对青关会的捣乱视若无睹,反而要求林慧思离开,这显然违反了警察的基本职能。

此后,幕后的政治势力还有意识地借一些事件,如雨伞运动、曾健超事件等一路鼓动警察工会,中间可能还有一些请客吃饭,公关活动,康乐活动等把警察工会拉拢到它们那边去,而不是拉拢总警司、行动处副处长等高层。

刘细良表示,最近有传闻香港员佐级警员(初级警务人员,包括警署警长、警长、高级警员及警员)可以用优惠的折扣,购买大陆地产商在大湾区的房产。媒体应该调查,如果确有其事,说明整个警队被政治操控并不是始于反送中运动。

(记者刘明焕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