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大惊恐一夜 路透记者透露不祥预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8日讯】香港理工大学外,抗争者与警方通宵对峙,18日凌晨5点半,速龙小队攻入校园,理大瞬间成为火海。但警方旋即否认“攻入校园”。留在校内采访的路透社记者透露,一夜惊恐,昨晚现场就有血腥摊牌的不祥预感。

路透社首席记者庞弗瑞(James Pomfret)于17日晚11点左右,透过推特说,香港理工大学内抗争者与校外的港警整夜对峙,冲突不断。现场有种担心血腥摊牌的不祥预感。数以百计顽强而绝望的抗争者被警察包围,其中有些人感到不安。

庞弗瑞表示,路透社有团队留在理大校内,“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留下”。

11月17日从早上9点至晚间,香港警方使用震撼弹、突击步枪、声波大炮等各式武器围攻香港理工大学。校内抗争学生与警方理工大学内对峙了一整晚。

18日清晨约5点半,有防暴警由漆咸道南一带向畅运道理大方向快速推进,之后理大正门失守,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攻入校园门口,于门口制伏多名抗议者。传来不少抗争者的惨叫声以及嚎哭声。

视频所见,有抗议者被防暴警打至血流满面带走,有的被捕人士被拖行数米。

据现场消息指,警方一度攻入大学医疗避难处,有伤者和医护人员被拘捕,现场留下大量血迹和一封手写血书。有抗争者为防止防暴警进攻,将平台的路障点燃,理大平台一片火海,一度发生小爆炸。

有圣约翰救伤队人员进入校园,用担架抬走一名男子。另有一名男子头部受伤,头部包扎了绷带,自行步出校园。

早上6点多,理大学生校董李傲然在理大发表讲话说,警方从三方推进攻入理大,包括历史博物馆、红火天桥、柯士甸道,其间有速龙小队成员从漆咸道南铁丝网冲入,截断畅运道过百抗争者退路,并推进至正门位置拘捕多名尝试撤回校园内的抗争者。

李傲然称,攻入时抗争者非常狼狈,有人受伤及大哭,校内当时亦有学生眼部受枪伤,另有40人因受水炮射击而出现低温症,而当时理大的义务救护员已被拘捕。

理大校长滕锦光发表视频讲话,指已接获警方保证会暂时停止武力,呼吁校园内的人和平离开校园。他指自己曾希望到理大现场,但警方以安全理由拒绝。

但警方6点多在脸书却声称,“并无攻入理工大学校园”,“绝无此事”。

警方未攻入校内之前,香港各界仍未放弃和平解决争端的努力。

理大校长滕锦光凌晨与浸大校长钱大康、城大校长郭位、科大校长史维、港大校长张翔于18日凌晨联名呼吁,希望在理大一带的各方克制,并促请校内的学生、校友及其他人士尽快离开理大。

但所有想离开理大的人员均遭拘捕,连媒体记者也未能幸免。

除多名校长发联名信外,理大学生校董李傲然及学生会长廖建钧,也在凌晨召开记者会,呼吁香港民众前往现场“救救理大”。李傲然一度哽咽地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校园将会“保不住”。

廖建钧则说,不希望“六四”事件在香港理工大学重演,希望大家救救理大这个80年的校园及学生。他说,校方对目前的情况束手无策,因为没有能力改变或影响警察的决定,只希望所有人能安全离开校园。

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也在凌晨与数名泛民主派议员、理大教职员前往理大门口,试图进入理大与抗争者沟通及警方见面。但经过一小时的努力,一行人先后尝试从3个地点进入校园,但都被警方拒绝,让他感到难过和痛心。

在理大校内的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峰则指出,校内有高浓度的催泪弹及胡椒球弹气味,且几乎断水断粮,处于人道灾难状态。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