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催泪弹有多毒?人鸟警狗皆遭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2日讯】香港反送中运动5个多来,港警发射逾万枚催泪弹,烟雾弥漫整个香港。有前线记者已确认罹患“氯痤疮”,许多市民也出现红疹等皮肤病变,多区发现大量鸟类尸体,甚至连警犬、蒙面港警也深受其害。

根据警方记者会提供的数字,自6月12日至11月13日,港警已在香港各区发射至少9362枚催泪弹

13日至19日,警方更为疯狂的在校园、教堂等人口密集场合,发射催泪弹驱散抗争者。警方说,仅18日就发射了1458发催泪弹,橡胶子弹1391发。而在19日又发射了1567枚催泪弹。

13日晚,前线采访记者陈裕匡在个人脸书发文,指已确疹患上“氯痤疮”,而这是人体积存高浓度二恶英的表征。情况与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被下毒二恶英而患上氯痤疮雷同。

他质疑与近月采访期间频密接触催泪烟有关,并称也有很多在第一线吸入催泪弹烟雾的记者都患了氯痤疮。

牛津大学流行病学者陈嘉鸿称,二恶英经人体摄入后难以排出,亦无法分解,其毒性需20年才可减半,港警如此频繁地使用催泪弹,势必污染附近环境,港人未来须面对更多未知的健康风险。

警方向抗争者疯狂发射催泪弹。(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市民遭殃

脸书专页“Journesis”贴出香港各区民众经历催泪弹烟雾的后遗症,称港九新界多区市民出现皮肤敏感、皮肤炎、红疹及水泡等皮肤问题,痛痒难当。

许多民众纷纷在这篇文章下贴出自身起红疹的照片,许多人手臂或腿部爬满大小不一的疹子,一名自称住在旺角的市民眼睛、脸部和颈部都狂长疹子,最后用类固醇止住。还有人留言“齐齐向政府索偿”。

11月18日,港警在理工大学朝抗争者发射催泪弹。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中国催泪弹毒上加毒

据香港大学化学系邝博士(K.Kwong)发文称,催泪弹内的催泪化合物结构含氯及苯环,高温燃烧会分解出二恶英,因此“各国军用公司为免在催泪弹释出时产生有害化合物,一般将发射后催泪弹温度控制在450°C以下”。

但随着外国断绝催泪弹供应后,港警继而转用中国制的催泪弹,而中国制催泪弹的发热原料有别,温度或可达3,300°C,不但有爆炸危险,含有的化合物亦较多,因此高温或会释出更多二恶英等有毒物质,呼吁港府立即停用中国制造的催泪弹。

不少媒体已拍摄到射出的催泪弹起火后,甚至会融化柏油路,显示催泪弹相当高热,且日前还有一位医护志工被催泪弹打中背部后造成严重烧伤。

警察罹患“氯痤疮”

据连登讨论区网友“爆料”,警察内部亦传出前线警员陆续出现氯痤疮征状,指警员虽在发射催泪弹时戴上防毒面罩,但过后嫌太热会除下,久而久之吸入大量催泪气体,且所穿的防暴衣均残留有二恶英,清洗时又会污染警方洗衣机导致致癌物扩散。

推特上也有推文称,防暴警现时身穿的装备,并非“NBC Nato”型面罩,无法阻挡吸入二恶英。而二恶英亦会残留于衣物与装备上,令污染物带至警署及家中,或影响前线警及其家人的生殖能力,更有可能导致流产及畸胎。

网路上还传出警察家属哭诉丈夫罹患“氯痤疮”。

警方带同一只没配戴装备的警犬,步出发射催泪弹后的现场。

有消息称,警察陆续出现健康问题后,港警高层命令警员休假,不得传出消息。

除港警外,动保人士更是忧虑在前线“裸装”执勤的警犬安危。有直播显示,戴上防毒面具的警员带零装备的警犬,到发射催泪弹现场。有前线警犬在执勤期间肚泻,而领犬员见状并未带警犬休息,惹起动保人士不满。

事后,有传媒向警方查询过去5年警犬退役数字、非自然死亡数字、以及有否保护装备等3个提问,警方只提供退役数字,其他资料则拒绝公开。

爱协(SPCA)首席兽医桂珍说,如动物接触到催泪气体,眼晴、口部、喉咙、呼吸道及皮肤或会在一分钟内被严重灼伤。

雀鸟及松鼠等动物死亡

“香港动物报”19日发报告说,香港各区发现多宗雀鸟及动物(如松鼠)的死亡个案,数量比起平日为多,情况非常不寻常,不少市民怀疑一连串个案有可能与密集式发射催泪弹有关。

现时发现动物尸体的地方包括中文大学、理工大学、尖沙咀等地。

香港中文大学的生物系、环境科学系、地理系及其他学系学生对此极为关注,他们希望收集雀鸟及其他动物的死亡数据,找寻催泪弹与它们死亡的关系。

报告称,催泪弹对环境、动物和人类的祸害极深,对于有大量动物死亡,恳请市民一同填表报料,为它们发声,不要让它们死得不明不白!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